还珠尔康日金锁 双飞风韵犹存两个熟妇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262 次 收藏

安景天快要被气死了……大口大口喘着出气,口中你,你的指着安景天,嘴唇剧烈蠕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迟严风原本并没有想把事情做的这么绝,他留了很多退路,不算怎么样,最好的结果是不要和安家闹的老死不相往来。

可安书瑶被打,他表面镇定,实际上,方寸大乱。

看出他的担心,安书瑶赶紧靠上去拉了拉他的衣角,“别担心我没事。”不过,她并没有反驳迟严风的话,因为他说的并没错。

徐秀芬是有苦说不出,安景天当年干的事最难看的就是她,不但原谅了安景天,还帮他养女儿养了这么多年,现在养大的女儿还要来抢自己女儿的未婚夫。

她想想都觉得自己悲催,自然是不愿意多提一个字,上前走到迟严风刚才扔出的照片面前翻看着,“这些都是什么?”

这不看就算了,一看彻底吓一跳。霍明泽那些明里暗里和容暖掐手约会的照片被拍的清清楚楚,就连日期照片上都加了钢印直接打上去的。

徐秀芬越看越傻眼,“这,这都是什么?”

“霍明泽的出.轨证据,你们以为安书瑶为什么要离婚!?”

所有人都被这神转折弄的有些傻眼,徐秀芬一遍一遍看着那些照片不敢相信,安如雪也跑到跟前拿起照片核对。安景天瘫坐到沙发上,不敢想象自己一直信任的人居然会这么赤.裸裸的背叛。

站在大门口的霍明泽神色复杂的走进来,“在看什么?”

安书瑶的后背猛然收紧,他怎么来!

迟严风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些没什么猛料的照片上,便将这个照片下的录音笔拿了出来。

整个房间都是他那天在酒吧里喝醉了酒,愤怒慷慨说出的话。

全体石化……

录音还没播完,霍明泽已经听不下去,冲到茶几上拿掉了播放键,怒不可遏,“安书瑶!你阴我!”

安书瑶觉得特别可笑,“这难道不是你说的话吗?”

是虽然是……他突然看向一旁眸光冷傲,充满失望的安景天,两步跨到他面前普通一声跪下,“爸,我没有做读不起安家的事,您相信我!”

安景天盯着安书瑶,“这些事你早就知道了?”

安书瑶愣在原地,有些失神。不是因为迟严风知道霍明泽的这些事,而是他既然想要把这些事曝光,居然完全没有和她说过。

“安书瑶我在问你话。”安景天不耐烦的说。

安书瑶终于回神,点点头,“是,我早就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出来?”

霍明泽一张冷漠的脸,转过头慢慢微笑着,“是啊安书瑶,说说看,你为什么要瞒着这种事?”

“你闭嘴!”看着眼前这些东西,安景天勃然大怒,完全不像听到他说话的声音。

徐秀芬本来还想靠霍明泽去和安书瑶好好战斗一番,这下好了,这个男人根本毫无战斗力可言。

“你啊,这种事都做得出来,真是太让人失望了。”扔下那些照片,徐秀芬坐到一旁的沙发上,气的直喘粗气。这下好了,安书瑶势必会毫无不犹豫的和霍明泽结束。而安景天也不会再阻拦什么。

他是犯过错,但是那仅此一次的错误他选择用一生来赎罪,在众多有过一次错误的家庭里,徐秀芬遇到安景天,真的已经算很幸福的了。

安书瑶受不了这压抑的环境,也不想被迫接受周围或嘲讽或同情的目光,看着安景天,十分淡然的说,“一年前,在和霍明泽结婚之前,我去过香港一次,住在龙城酒店,结果那天晚上出了事。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生了不太好的事情。”

“我被人设计,对方大概也是被人设计,阴差阳错我们走到一间房出了那样的事。我不知道他是谁,当时因为太仓皇早起就离开房间飞回江滨,所以也并没看清那个人的脸,这件事虽然可以隐瞒过去,但是我还是和霍明泽坦白了,他说过他愿意相信你,愿意接受我。那只是一次意外。”

安书瑶用很平静的语气,几乎说出了她一年的遭遇。说的简单,单其中悲苦不是亲身经历的人,确实是没办法体会的。

迟严风默默拉住她的手,给她力量,让她有勇气面对这份她逃避了一年的现实。

安景天觉得自己在听电视连续剧,满脸的不可思议,瘫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霍明泽站起身,狭长的眸冷傲的眯着,似乎没想到安书瑶居然会真的承认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这如果放在平时他肯定会开心,但是如今知道了当时那个男人就是迟严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迟严风心疼的揉着安书瑶的脸,手指肚轻轻抚摸着痕迹明显的五指印,“该说的都说了,我们回去吧。”

安书瑶摇摇头,她轻推开他,上前一步,“爸,我要和霍明泽离婚。不管您同意与否我都会这么做,希望您支持我。”

她不会轻易放弃家人对她的支持,但这并不代表家人不支持就会影响她什么。

“你和明泽离婚我没有意见,出了这样的事,你所有的决定爸都支持。但你和迟严风,我们不同意,迟家也不会同意。”

“那是我们迟家的事,您就别跟着瞎操心了。”迟严风面无表情的说。

“你!!”安景天敢怒不敢言。

事情越来越清楚,出面发言的人越来越少。迟严风觉得没必要再耗下去,拉着安书瑶要走,却被一直沉默着的安如雪拦了住。

徐秀芬从沙发上站起身,温柔的唤她,“雪儿,你干什么?”

安如雪好像没听到,并没有理会,眸光直直盯着迟严风,“我们一起去迟家吧!”

“你,和我?”迟严风冰冷的重复。

安如雪重重点头,“如果爷爷选择安书瑶,那我心甘情愿成全你们。如果他没有,那么……”她的眸光转向安书瑶,“就请你离开迟严风,有多远滚多远。”

“抱歉,我不想配合你做这种事无聊的事情。”安书瑶转身看向沙发上的安景天,“爸,报纸上的新闻我会安排公关运营,绝对不会影响安家的脸面和公司,您大可以放心。如果你们回来只是为了这件事,那我先走了。”

一切都说清楚了,安书瑶突然觉得浑身轻松。原来坦然的面对这一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不顾其他人,她鼓起勇气,笑着对迟严风说,“严风,我们走吧。”

迟严风眸光泛着光亮,顺手搂过她的腰,“郝校还没走,我让他准备一点消肿的东西。”她的脸红肿的厉害。

安书瑶乖巧的点头,“好。”

两人紧紧相拥离开,也算是在所有人面前表态。一个必须离婚,一个非她不娶。

唯有安如雪,像个小丑一样,就这么被晒在原地。

双手紧紧的握在拳头,她在心底暗暗发誓,即便她得不到迟严风,她也绝对不会让安书瑶得到!

环山公路,跑车呼啸而过。

迟严风一边开车,一边拉着的安书瑶的手不肯放开,“你刚才表现很好。”

“憋在心里的话终于说出来,舒服多了。”以后在家人面前,至少可以不用伪装什么。

“不管怎么样,我都在你身边。如果觉得处理的很吃力,就全部交给我。”

安书瑶侧过身,淡漠的神情望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始终没有回答迟严风的话。

良久,跑车已经渐渐驶入市内,安书瑶突然想起简单的事情,猛地坐直身子,“你知道冷萧然的家在哪里么?”

“不清楚。”

“帮我查一下,我要去他家里,现在就去!”

迟严风有些不高兴,她的脸还肿着呢,也不关心关心自己,“这个时间他肯定在公司,你跑家里找他干什么?”

“简单在他家!那个白痴忘记带钥匙,结果被学长带回家,我要去接她回来。”

迟严风看得出来安书瑶和冷萧然还有简单的关系并不像安书瑶口中说的那么简单,他们之间好像有很深的纠葛,从大学时代一直缠.绕到现在。

他很想知道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只要安书瑶不肯说,他不会多问,也没必要找人去查。想要告诉他的时候,安书瑶自然会说的。

看她急成这个样子,难得有什么事是亲口拜托他的,迟严风怎么可能不照办。一个电话打去公司人事部,不出五分钟,就弄到了冷萧然在江滨的现居住地址。

公寓里。

简单用座机电话叫了一大堆的外卖,在茶几上依次排开摆的满满的,人靠着沙发盘着腿,一边看韩剧一边吃。

冷萧然接到安书瑶的电话在外面兜了一圈觉得没意思,终于舍得回来,一进门就看到简单这副造型。

她手里还拎着一个鸡腿,地上,桌子上,地毯上到处都是炸鸡的碎渣,还有几个橘子皮,平静的躺在地毯上。而她,翘着二郎腿,冲着电视机里的韩剧笑的前仰后翻,那样子如果心情好的时候看着挺萌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