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挺着腰撞击着 小喜不要了好大第二部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1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761 次 收藏

谁能接受伤害了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夺走了自己的一切的人的爱呢。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们再也无法回到从前,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放开你的手而已。

可以为你,挡下最后一次伤害,可以死在你的怀里,以沫,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

我唱着那天你不让我唱完的歌,我知道你哭了,我也哭了,你哭着求我别唱了。

可是以沫,你知道吗?那首歌是我全部全部全部的心声。

我说不出口,一想到要你去别人的怀里,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所以,我只能唱给你听。

当时你说喜欢我,我不敢回应。如今我还在爱着你,你却不能再回应。但是没关系,你找到了更爱的人,你们之间也没有什么仇恨,也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沟渠。你们尽管去相爱。

我知道的,你一定会幸福。

我本来以为,我绝对不会祝福你。你的幸福必须是我。

但是这一刻,我知道了,不是我也没关系,以沫,只要你幸福就可以了。是谁都不重要。

你一定知道,为什么,到了最后,我还是要告诉你,其实我一点也不爱你,对不对?

我怎么可能会不爱你呢以沫,只是,我以后再也不能去爱你了。你等不到我的回应了,所以,我不想牵绊你。

你尽管去爱别人。

但是,以沫,请你不要忘记。

我也在深深地爱着你。

我说的永远,终于终于,还是做到了。

这一次,我没有再迟到。

我抱到你了。

我爱你。

以沫。

我爱你,一爱就是永远。

永远。

永远。

永远。

金色的殿堂,柔软的床榻,靳雪国,夕颜十七年。

红叶寄相思,翩然一世界。窗外微风轻吹,少年骤然从噩梦中惊醒。

已是清晨,阳光美丽的不可思议,像是可以照亮心底的暗。

冷崇绝茫然地摊开手心。日光筛过他的指缝,在墙壁上映出黑色的形状。影子?他没有死?这里是哪里?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失去了所有,包括自己的生命……

只是,梦吗?

“哥哥。哥哥……”那个声音那么带着莫名熟悉的温度,一路辗转,碾进了他的心。少女抱着一大堆的七彩石砰砰砰掉在了地上。“爹爹!娘亲,哥哥醒了。哥哥醒了……”

“以……以沫?”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向他奔来的少女,她的眉心有一只美丽的蓝色蝴蝶。

“哥哥,你终于醒了。”少女的脸庞盛满了惊喜,“你等着,我去叫大家来。”刚要去喊别人过来,就被冷崇绝猛然拽了过去,少女顺势掉进了他的怀里。“哥哥?”她吃惊地看着他,“难道脑袋

坏掉了?炽冰烨那个家伙居然骗我,我去找他算账。”

冷崇绝压根就没有听她在说什么,只是紧紧抱住她的身体,感觉着她的体温,不像是一场梦境,“以沫,你居然还在,你居然……还在。”

“哥哥,你是怎么了?”少女渐渐安静下来,被他抱得好紧好紧,可是她一点也不想推开他。哥哥的怀抱,好舒服。她居然有点莫名想哭?

“以沫,以后哪里都不要去,好不好?只属于我一个人好不好?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

“好。”她小声地应着。

“真的?”他的身体震了一震。

“当然是真的。”她认真回答。

“那,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也不可以离开我,好不好?”一想到她属于别人,他就痛得快要死了。

她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犹豫着,小声地开口:“……下辈子不行。”

“什么?”他诧异地松开她,仿佛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朵。

“烨哥哥……”她缓缓低下头,双手无力地交缠在一起。

要怎么告诉哥哥才好呢?哥哥之前为了找治疗她体内天生带着的寒毒,不惜长途跋涉,去殇海国,身陷险境,为她盗来了这世界上唯一能治疗她体内寒毒的解药,却因被殇海国的人发现,受到强烈

攻击,因此受了重伤。

可就算那样,他的手上也依旧死死拽着那份解药,怎么都不肯放手。就算她抱着她所有最爱的七彩石和他交换他也不肯松手,也不肯醒来。

爹爹好容易才从兵荒马乱中将他救回来,但是,他除了有微弱到几乎无法察觉的脉搏之外,再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就像是立刻要死了一样。他一躺就躺了好久好久,他们什么方法都试遍了,可他就

是不肯醒来。

最后,烨哥哥告诉她,他可以救哥哥,但是……

“救你哥哥可以,你怎么报答我?”炽冰烨咬着稻草靠在树上,双手惬意地背在脑后当靠垫,他的慵懒和她的慌张划分成两个极端。

她抬头看着他,就像是在看另一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

那个人的声音在她耳边久久不散。

她的眼底散发出一丝明媚的光。

“下辈子我嫁给你。”她坚定地说着,脸色竟已苍白。明明是一个根本无法兑现的承诺,为什么她会觉得好难过?

“为什么非要下辈子?谁知道有没有下辈子?”他显然并不那么好骗。

“这辈子要嫁给哥哥!”她瞪着眼睛看着他认真地说着。娘说了,哥哥是她朋友的孩子,不是她的亲哥哥。她那时候还难过了好久好久,可后来凉哥哥告诉她,不是亲哥哥,你就可以嫁给他。

嗯啊!原来哥哥之所以不是她的亲哥哥,是为了让她嫁给他啊!那她就嫁给他!一定要嫁给他!她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还不知他活不活得下来呢。”炽冰烨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

他比她高了好多好多,差点将她的光线挡光了。她知道他喜欢她,她也知道他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的。“你不是说可以让哥哥醒过来的吗?”

“可我要你下辈子做什么?”炽冰烨吐掉口中的稻草,突然俯下身,有些顽皮地伸手揉了揉眉心的蓝色蝴蝶。

好痛!她崛起嘴巴盯着他,“那你究竟要怎样?我还不知道你究竟能不能救好我哥哥呢!”

揉了半天也没揉掉,他兴致黯然,却忍不住弹了弹她的眉心,算了。他站直身体淡淡说道:“那我们打个赌。”

一副十二分正经的模样。

“什么赌?”她揉着自己的眉心,还不忘追问。

“如果我救活了他,那么下辈子,你就嫁给我吧。”

还不是和她说的一样!她想也不想就问:“救不活呢?”

“这辈子我娶你。”他笑了起来,深邃俊美的轮廓突然变得格外温柔,却带着一丝孩子气,虽然有一点孩子气,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好像很可信的样子。

“成交!”她脑子被驴踢了,根本没听清楚他的条件,居然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他说过会救哥哥的,她相信他。

回过神来,她小声地低喃,“我答应烨哥哥下辈子嫁给他了。”偷偷瞄了冷崇绝一眼,她的心又变得慌乱起来。

烨哥哥?炽冰烨?冷崇绝的眼瞳不可思议地睁大。难道他穿越了?穿越回了前世?还是说……之前真的是一场梦?

他有些分不清了,可是,有什么关系,这里有她。那么,这里就是真的!

“哥哥,你怎么了?哥哥,不要生气嘛。”她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袖,“我和烨哥哥打赌输掉了,所以答应他下辈子做他的新娘,可谁知道有没有下辈子。”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有的有的,有很多很多很多辈子。

冷崇绝再次紧紧抱住她,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命令,声音却轻的像风。“以后不要和任何人打赌!”

我怕你去别人怀里,不许你再去任何人怀里!以沫,你可知道,你和他一句约定,便让我错失了你一辈子,我以为我再也无法爱你。我怎能再让遗憾继续。没有下辈子,至少还有这辈子,还有下下

辈子,下下下辈子……我永远都不会再松手。

“咦,难道哥哥是在向我告白?”她挑了挑眉,眼底撑满了好奇和……期待。

“嗯,就是告白,你答应吗?”

没有想到他居然想也不想就这么说,哥哥真是昏迷了太久,脑袋烧坏了啊?可是……可是,她好喜欢好喜欢这样坦白的哥哥。她小心翼翼地靠在他的怀里,“哥哥,等我长大。我长大以后要嫁给哥

哥哦。”

长大?

他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少女,才不过十岁光景。

十岁呢。

是他和她初见的那一年。

以沫,这一次,换我来追你。一开始就追你。这样,你就不会去别人怀里了吧?

“多久都等你。”他揉了揉她的发,宠溺地笑着。

以沫,你可知道,除了你,这世界再没有人能引起我注意。

你可知道,遇见你,再也没有想过放弃。

你可知道,如果不是你,我宁愿撕裂一切美丽也要留住你。

放弃你,下辈子都不可能。下下辈子都不可能。永远永远都不可能。

如果不能爱你……就算不能爱你,我也还是只爱你。

因为是你。

为什么我会爱你?为什么只给你爱我的机会呢?现在我终于明白

因为,是你。

“就算,下辈子不能嫁给哥哥,哥哥也还是最喜欢我了吗?哥哥也还是会一直等我吗?”

“傻瓜,一辈子而已,我等得起你。”

她咯咯笑了起来,他的冰冷就这样轻易被她融化。

她说,“哥哥,我想吃板栗。”

她说:“哥哥,帮我剥。”

她说:“哥哥,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不管什么时候都最喜欢你。永远喜欢你……”

“嗯。”他揉着她的发,声音轻的像风,“我知道。”

“就这样?”

“我也最喜欢你了啊。”

“呦,以沫,你哥哥醒了啊?”少年挑了挑眉,懒懒地靠在门口朝着里面看。

他的目光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萧以沫。

“嗯!”

“其实你不用摆出那种很受伤的表情,这辈子不能嫁给我,虽然是遗憾了点,但下辈子我会娶你过门哦。”炽冰烨说着冲着萧以沫眨了眨眼睛。完全无视了冷着脸的冷崇绝。

冷崇绝随便抓起旁边的一个东西丢了出去。

“啊,脾气好坏~~”炽冰烨一脸受不了地挑了挑眉。

“不许说我哥哥。”少女挡在冷崇绝面前,一脸正义凌然地盯着炽冰烨。

“呦,原来你喜欢这种坏脾气的哥哥啊?知道了知道了,下辈子我会好好向他学习的。”

“你”

“哈哈~~~”炽冰烨笑着,“以沫,出来玩吧。你的凉哥哥和祭北哥哥还有澈哥哥都来了。”

“诶?怎么大家都来了?”少女茫然地看着炽冰烨。

“额听说你哥哥醒了,所以他们来抢你。搞不好还可以约定你下下辈子。”

冷崇绝彻底黑线。

萧以沫嘴角抽搐。

“开玩笑的。”炽冰烨说着朝着房间里面走来,“你凉哥哥帮你做了新衣服,祭北哥哥要教你分辨草药,至于你的澈哥哥嘛,想唱歌给你听哦。”

“咦,真的?”萧以沫眼前一亮就要跑出去。

“站住。”冷崇绝沉着脸,明明还是一副少年的模样,不知怎么,全身上下都透着好冷冽的气息。

这个凉哥哥和祭北哥哥,他大概可以想得通。

这个澈哥哥又是从哪里地方冒出来的?

正想着,一个少年推门而入,“绝,你还要在床上赖多久”

“澈哥哥……”少女甜甜地叫着,“哥哥马上就出来了。”

这个就是他们口中的澈哥哥?

本能抬头去看光影里的少年。

他穿着一袭鲜红色的长袍,尽显魅惑,那微笑的弧度和眼底散落的不羁,就算还带着些许年少的稚气,但冷崇绝也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是谁

大家在院子里排排坐。所谓的大家依次是:萧以沫,冷崇绝,炽冰烨,林烟凉,茶祭北,花袭澈。

“哥哥,板栗剥不掉。”她羞羞地朝着冷崇绝递上一堆板栗。

冷崇绝想也不想开始剥,一颗两颗三颗……

“哥哥最好了。”她笑嘻嘻地说道。

十二分满足,继续剥。

然后

“以沫,手指伸出来。”林烟凉不知何时来到萧以沫旁边。

“干什么?”虽然很疑惑,但还是好奇地伸出了手……

一枚草戒指还没来得及戴进她的手指,就被冷崇绝夺走了。这家伙真是从前世开始就对他的小沫沫痴心妄想了。

“快还我!”林烟凉立刻喊道。

“好啊。”冷崇绝微笑,向他伸手。

林烟凉兴致勃勃地去接,还没接到,只见冷崇绝手中的动作突然转换,哗啦一声丢进了草丛。

“你知道我学编这个学了多久吗?”

冷崇绝笑眯眯地无视,继续剥。

“来,以沫,来试试这个……”

在这两个人争风吃醋的时候,花袭澈悄悄接近萧以沫中。

“小沫沫,你想听什么歌?我唱给你听哦。”

澈哥哥的声音好好听好好听。小沫沫认真地眨了眨眼睛,“世上只有哥哥好。”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