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被群交的经过 女人喊痛男生却停不下来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444 次 收藏

“之前我见到叶尘的时候,就是在斗武场内,那一战他虽然胜了,但最后却也负伤,情况不容乐观。此外,那战过后他已连胜十场,下一场他面对的对手实力只会更强……”秦弑天又道。

听其一席话,脸色阴晴不定的江枫终于是坐不住了,略作思索过后,当即起身,对秦弑天道,“你立刻派人前往姚江城皇天府通知阎晖和宇文家!然后随我去一趟莽山城。”

既已知叶尘处境,他自然没有坐视不理的理由。

即便他清楚,想让这个斗武阁放人并没有这么简单,但他依旧要一试。

根据他从秦弑天的描述当中判断,莽山城斗武阁的整体实力应该能和昔日姚江城梁家相比。

其内尊武武者或许并不止一尊,甚至很有可能拥有武皇强者存在。

否则,区区尊武武者坐镇的斗武阁又怎么可能在莽山城长期生存下去,单单是一个斗武场生死相斗的规矩,就足以得罪不少人。

而今,雷霆武皇恐早已离开东海郡,即便没有离开,他也寻不得其踪影。

现在能够求助的仅有尚在姚江城皇天府的阎晖,还有宇文家。

秦弑天进入吞云宗崖山院已有一段时间,在崖山院内有不少权威,差人前往姚江城传信这样的事情,自然办的妥。

只是姚江城距离吞云宗有几日路程,同莽山城也有一段距离,这一来一回势必会耽误不少时间。

江枫等得起,叶尘未必等得起。

心中放心不下,他只能选择和秦弑天先行一道前往莽山城,接触这斗武阁后再做定夺。

“是,江枫师兄,我这就命韩战前往姚江城!”

听闻江枫一令,秦弑天当下道,话音落下便先行离去。

虽然在吞云宗崖山院内可供秦弑天驱使的弟子很多,但秦弑天显然对韩战更放心。

一来韩战是秦弑天义弟,二来韩战本身实力也相当不俗,他能位列崖山院榜上第十一之位绝不是因为秦弑天的关系,而是其自己的实力。

秦弑天火速安排,一炷香时间过后,两人在吞云宗山门外碰头,随后第一时间朝莽山城赶去。

此刻,吞云宗崖山院一处院落当中。

同样是房门紧闭,屋内坐着三人,其中两人皆江枫旧识,赫然便是那谢宇和梁霄。

另外一人身披白袍,眼神阴翳,面容和谢宇有着几分相似。

“谢环师兄,刚得到消息,秦弑天和那江枫离开了吞云宗,朝莽山城而去!”梁霄坐在屋内一侧,对着正坐屋内的白袍青年恭敬道。

白袍青年谢环,乃谢宇一母同胞的兄长,也是崖山院榜上排名第二之人。

此外,他也曾受过姚江城梁家些许恩惠,在听闻梁家因江枫覆灭,整个梁家仅有梁霄存活后,便决议要为梁家报仇。

此前,他就不止一次和梁霄、

谢宇商议过对付江枫的计划,但因今日演武场一事,得知秦弑天同江枫竟是旧识后,先前的计划立刻被他全盘否决。

整个崖山院,能够对他地位产生威胁的本唯有秦弑天一人。

但现在秦弑天和江枫联合,他们再想要再对江枫动手便不再那般容易。

“莽山城?他们去莽山城干什么?”

谢环闻言不禁眉毛一挑,对着堂内两人问道。

“听说是为一个斗武阁的武奴,秦弑天和那武奴认识,我想江枫可以也认识!”谢宇回答道。

“不止如此,在他二人离开吞云宗前,秦弑天还派韩战去了姚江城,想必是去搬救兵去了。”梁霄补充道。

“斗武阁,武奴?”

听闻梁霄谢宇之言,谢环若有所思,随即狰狞的笑了起来,“看来这是个机会,说不定能够一举灭杀秦弑天和江枫,即便不能,也能让他们先付点利息。”

看着谢环脸上的狰狞笑意,梁霄谢宇相视一眼,随即谢宇便问道,“大哥莫非有了什么主意?”

“谢宇,你现在立刻动身,先去截杀那韩战,绝不能让他活着赶到姚江城!”

谢环阴冷一笑,当下对谢宇令道,说着的同时,眼眸闪过一抹杀意。

韩战在崖山院排名第十一位,崖山院众弟子当中,有能力杀他的不多,谢宇就是其中之一。

杀一个韩战,犯不着谢环亲自动手,梁霄又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只能是谢宇去。

“是,大哥!”

谢宇当即应道,也没有再听取谢环其他安排的意思,立刻夺门而出。

毕竟,韩战离开吞云宗已有一段时间,若不马上追击,兴许会追不上,让他早一步抵达姚江城,那时谢环剩下的计划也就无法再顺利实施。

等谢宇走出房门后,谢环狡黠的目光继而落到梁霄身上,“梁霄师弟,我与谢宇二人曾受你父梁山不少恩惠,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如今梁家覆灭,我兄弟二人理当为梁家报仇雪恨。不过,现在你为梁家独苗,我觉得让你亲手报这血海深仇更为妥当。”

梁霄闻言一愣,随即不禁眉头一锁。

报仇?

没有人比他更希望报仇,更希望江枫死。

只是,他没有这个能力。

如果有,梁家也不会覆灭。

“谢环师兄,我不是那江枫对手。即便是秦弑天,我也敌不过……”梁霄阴沉着脸道。

“我知道!”

谢环笑了笑,梁霄几斤几两,他岂会不清楚?

别说是梁霄,就算是他,也未必是江枫对手,甚至面对秦弑天,他顶多也只是有把握将之击败,断无法将之诛杀。

他又怎么可能让梁霄去杀这两人呢?

“我没打算让你去杀江枫,不过杀斗武阁的武奴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难度吧?”谢环笑了笑。

他要梁霄杀的并不是

江枫,也不是秦弑天,而是叶尘。

梁霄拥有地榜天骄的实力,叶尘也不过是地榜天骄的实力,何况此前叶尘已然负伤,梁霄要杀叶尘并不是没有可能。

现在既然知道叶尘是江枫、秦弑天旧识,杀一个叶尘能还以江枫颜色,何乐而不为?

“我不仅要你杀了那斗武阁武奴,最好还是当着江枫的面杀,这样才能激起他的怒火,如果他忍不住对你动手,斗武阁绝不会坐视不理,说不定我们能借斗武阁之手,除去江枫、秦弑天两人呢?”谢环笑了笑道。

激怒江枫,迫使他破坏斗武阁规矩,引来斗武阁迁怒。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梁霄闻言却是眼眸一凝,脸色略显阴翳下来。

不得不说,谢宇的这个计划很完美,但所谓完美却只是对于谢宇而言。

对于梁霄来说,未必是完美计划。

他可以杀叶尘,但如果真的引起江枫暴怒,不顾斗武阁阻拦,将他诛杀,那他自己的性命岂不是也交代在那里?

“怎么?用你自己的命去赌江枫的命,不敢?”

谢环见梁霄沉默不言,猜测到其心中顾虑,不由冷笑道,“在吞云宗,你没有任何复仇的可能,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去与不去,你可想清楚了。”

如今,江枫被授予崖山院首席之位,本身实力不俗,又有着秦弑天相帮。

梁霄哪怕依靠谢环也无法对江枫产生任何威胁。

所以,谢环所言不假。

这是梁霄报仇的唯一机会。

放弃,就是放弃报仇。

“我去!”

一番思虑过后,到最后梁霄低沉着脑袋,眼眸浮现深深阴霾,口中沉声道。

“很好!”

谢宇一笑,随即翻手间取出一只瓷瓶递向梁霄继而道,“这里是我谢家奇毒‘见血封喉’,为确保万无一失,你与那武奴在斗武场死斗之时可将此毒抹在长剑上。”

梁霄从谢环手中接过瓷瓶,随即眼底浮现一抹杀意。

“多谢谢环师兄!”

言毕。

梁霄夺门而出。

几日过后,江枫和秦弑天两人抵达莽山城,同一时候梁霄也差不多感到。

江枫两人不作停留,径直朝斗武阁而去。

斗武阁所属的斗武场位于莽山城正中心,是莽山城标志性建筑。

整个斗武场乃一处圆形建筑,直径近三百米,可容纳十万人同时观战。

至于斗武阁主阁,则屹立一旁方方正正。

斗武阁主阁同斗武场一者方,一者圆,交相辉映,从而也体现了斗武阁遵从的法则——规矩。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斗武阁在莽山城乃独霸的一方实力,奉行斗武阁规矩,秉持着绝对公正。

这也是莽山城以及附近城池中人乐于来斗武场观战生死斗,参与生死赌局的一大原因。

江枫两人来到莽山城中央后

,没有时间参观斗武场,而是直接进入了斗武阁当中。

秦弑天立刻唤来一名斗武阁侍者。

“两位公子,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们的吗?”

侍者是一名颇为俊美的男子,来到两人身前后毕恭毕敬的对两人招呼道。

“让你们今日的管事前来!”江枫直接道。

他们来此是为带走叶尘,区区侍者又怎么可能做的了主?

所以,江枫并没有打算同这名侍者多说的意思,直接让他请出管事。

“公子,林管事事务繁忙,即便公子要见林管事,也得告知小的您所求何事,小的自会通传林管事,至于林管事是否来见,这就不是小的能够做主的了。”侍者对着江枫露出温和笑意,依旧是礼貌的说着。

斗武阁管事在斗武阁地位颇高,统管斗武阁一切事务。

也因此,斗武阁管事事务繁忙,并不是什么人来见都能见到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