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少的隐退神秘杀手妻 双飞是什么意思

小榄小榄 2020年02月14日 来源:互联网 263 次 收藏

俘虏的头颅被送到了云州城下。

去送俘虏头颅的小分队一共十个人,全都是大嗓门的汉子,临行之前就由冷烨华面授机宜,等到了云州城下,他们一面亮出头颅,一面就开始喊话。

这十个人都是事先演练过的,十个人一起发声,声音洪亮整齐,条理清晰的把这些俘虏被俘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又一遍,确保云州城上下,无论士兵还是百姓都听到了听懂了才停下来。

早在冷烨华派来的小分队第一遍讲述的时候,寒枭就听见了,他面色阴沉,眸中一片阴翳,不知在想些什么,心腹便道:“大人,您下令吧,属下这就让弓箭手放箭,让那些人再也无法出声。”

寒枭语声森然,一字一顿的道:“然后呢,让所有人都觉得是我理亏吗?”

心腹一凛,即刻躬身道:“属下不敢。”

“让他们喊,冷烨华策划这一幕总也有好几天了吧?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

听闻太医已经到了柳城,而柳城如今一切正常,想来温扶染的胎儿保住了,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不是吗?

他对自己的医术极其自信,对温扶染的身体状况也很清楚,太医院里那群只求稳妥的家伙,是断不可能把她的胎给保住的。

寒枭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失败。

至于送给冷烨华的那封信,他事先就预估了两种结果,如今冷烨华没有追究,更没有对温扶染大发雷霆,这些,是在他的预料之内的,也是他可以接受的。

“外面什么反应?”

寒枭这话问的没头没尾,心腹却明白他问的是听了冷烨华派来的人的喊话,大家都有什么看法。

心腹出去了解了一番,回来禀道:“大人,百姓们并不认识咱们这些杀手,都议论着呢,属下已经放出消息,只说这是冷烨华的阴谋,让大家不要上当。”

“至于咱们自己的弟兄,确实是有些动摇的,只不过,绝大多数的人还是愿意继续效忠大人。”

寒枭冷笑一声,“冷烨华来这一手,摆明了是断了大家投降的后路,为今之计,也只有跟着我拼到底了,他们不选择继续效忠,难道去送人头么。”

心腹眸光一闪,一个字都没有说。

因为寒枭的心腹措施采取的很快,云州的百姓们,有一部分相信了他传播的消息,只说那些人头都是冷烨华为了招降他们而使的阴谋,其实根本就不是寒枭手下的人。

更有甚者,还说这些人头其实是柳城的普通百姓,却因为冷烨华要使阴谋诡计而无端端丢了性命。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觉得冷烨华身为国朝皇帝,没必要这么做,寒枭就是抛下了自己的兄弟只顾自己逃命。

这一切都在冷烨华的意料之中,所谓俘虏的头颅只是第一招,是用来瓦解云州的凝心力的,就在百姓们议论纷纷之际,第二个十人小队到来,这一次,他们抬出了俘虏们的尸体。

“各位听好了看好了,头颅和尸身就都放在这儿了,你们抬回去,将身子和头缝在一起,不影响下葬,这是我们皇帝陛下的恩典,即便反对朝廷,陛下还是不忍心他们死了也无处安葬。”

死无葬身之地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这意味着一个人无法享受香火祭拜,也无法进入轮回,这是极其可怕的事情。

而冷烨华的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寒枭不给这群俘虏收尸,就是寒枭愿意看着这群俘虏死无葬身之地,是寒枭冷血无情,让跟随他的人落到一个极悲惨的下场。

寒枭固然可以冷下心肠,甚至派人继续去放出流言,只说这仍旧是冷烨华的阴谋,可是,他军队里总有知道真相的人。

被俘虏的这批杀手,并不是孤家寡人,他们在军队里也有同袍有伙伴,有惦记他们的人,虽然寒枭严令不许收尸,还是有人大着胆子偷偷溜出城,给自己的好友收殓尸体。

收尸的人原是想秘密进行的,却不知怎地走漏了风声,这下子可捅了大乱子了,云州民心瞬间动荡,纷纷指责寒枭冷血,手下给他卖命,他却连给人家收尸都不肯。

更有甚者,开始赞扬冷烨华才是真正的仁厚君主,而寒枭,不过跳梁小丑而已。

寒枭听了自然大怒。

他自身本领固然高强,也有一批属下给他卖命,可是他却从不知做一个真正的上位者,该如何行事。

没有一个领导人,是生下来就具备领导能力的,这些能力,大多都是后天学习的,或者在实践中获取经验。

可是寒枭,他既没有经历过这样系统的学习,更没有多少实践经验,他只具备管理一个杀手组织的才能,却没有平衡局势的能力,此时就乱了阵脚 。

一时情急,寒枭命令杀掉私自收殓尸体的士兵和议论自己冷血的百姓。

最大的败笔,是他没有秘密行事,而是公开处决。

这下子彻底炸了锅,寒枭不但失去了民心,还失去了自己士兵的拥戴,很多人都觉得宁愿战死,都不能再跟着寒枭了。

百姓中本来就有心向朝廷的人,趁此机会就告诉大家,冷烨华是仁厚的君主,绝不会对大家不义,只要投降,肯定是有一条活路的,反而是跟着寒枭,才是一条道走到黑,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民心持续动荡,寒枭对云州的约束力越来越弱。

消息传回柳城,冷烨华知道,机会来了。他虽然在将领面前说的斩钉截铁,一定要硬碰硬的打仗,绝不接受投降,那只是在鼓舞士气和震慑寒枭。

实际上,如果能兵不血刃拿下云州,他自然乐意为之。

他立刻组织起力量,亲自领兵上阵去攻打云州,此时的云州早已大乱,寒枭还是有些心腹手下的,一面对士兵们许以重金,一面驱使百姓去对抗朝廷大军。

寒枭采取的法子极是阴毒,他打开城门,让百姓们走在前面,尤其是妇女儿童,更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带领一队心腹在后面,若有哪个百姓敢退缩,立刻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百姓们在他的威逼下,尽管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只能从命,不然立刻就是死路一条。

于是当冷烨华带人兵临城下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云州城门大开,妇女儿童哭哭啼啼的走在前面,最小的还在襁褓中,身后是举着鬼头刀的士兵,显然如果这些妇女儿童想要后退,士兵的鬼头刀就会砍下。

朝廷的士兵看得目眦欲裂,纷纷痛骂寒枭没有人性。

寒枭不为所动,他的手下却并非个个如此,其中举着鬼头刀的一个,就是之前被杀的一名俘虏的亲弟弟,想到哥哥的遭遇,再看看寒枭,他心中悲愤莫名。

“弟兄们,驱使无辜百姓挡在自己身前,这不是一个士兵该做的事情,士兵就该热血疆场,而不是让百姓给自己挡刀!”

话音刚落,已经被狂怒的寒枭一剑削去半个脑袋,登时鲜血四溅,百姓们本来就神经紧绷,这下子更加害怕,不知道谁发出一声喊,大家立刻本能的开始四散逃跑。

现场乱做一团。

寒枭大叫,“回来,都回来!”眼看着百姓们不听,他对自己手下大叫,“给我砍了他们!”

然而手下们都不肯动,寒枭大怒,就想自己动手,先杀一个百姓震慑众人,长剑挥出,却被心腹挡住了。

“大人,小六子说的对,百姓无辜,士兵的刀剑,朝向的应该是同样拿刀剑的敌人。”

寒枭气得五官都扭曲了,“连你也敢来反抗我?”

“属下从未想过要反抗大人,只是大人也该想想,咱们落到这一步,到底是什么缘故!”

寒枭声音嘶哑,“妇人之仁!我只知道无毒不丈夫,他们姓冷的又是什么好人了?他们建立这个王朝的过程中,就没有让无辜百姓流过鲜血吗?”

心腹目瞪口呆,只觉得寒枭已经疯魔了,冷家王朝在建立的过程中固然也是流过血的,改朝换代百姓自然遭罪,可是那都是百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在位的冷烨华,是出了名的体恤百姓的。

如今国朝日渐繁华,百姓生活富足,哪一样,不是冷烨华的功劳?

其实心腹也不是很懂寒枭为何要起兵反抗冷烨华,如果是为了扶冷烨瑾登基,自己混个拥立之功从此站立在庙堂之上也就罢了,可是他们跟朝廷作对了这么久,他压根没看见冷烨瑾的影子。

可见,冷烨瑾不过就是一个幌子而已。

那么寒枭是为什么呢?

然而此时却容不得这心腹多想了,冷烨华的大军已经开始进攻,寒枭的其他手下,被小六子喊声打动,也不愿意杀戮百姓,等百姓四散逃窜,朝廷的军队没顾忌,自然开始进攻了。

本来他们还是想抵抗的,可是冷烨华却忽然喊出一句话,“只问匪首,余者不论。”

这句话的诱惑力可太大了,皇帝金口玉言,摆明了只要抓住了寒枭,其他人都可以不用问罪。

民心早已涣散,此时军心也完全动摇。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