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日啊受不了啦 我和女官员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2月10日 来源:互联网 423 次 收藏

端木彦斌只是摸了摸枪的钢纹,便笑着说:“都是些上好的家伙,这些我都要了,也不用再验什么货了,难道我还信不过你吗!”

“哈哈哈,跟你谈了这么久我都不知道该怎样称呼你?”

“我叫端木彦斌,五千万美金我会一分不少打进你的账号,不过你也得向我保证这批枪的安全。”

“哈哈哈,端木先生果然够爽快,就这么定,明天这个时候,咱们就到这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两人重重地握了一下手。

端木彦斌:“先祝我们头一次合作愉快。”

薛家诚:“一定一定,明天你处理好这批货后,我们再大肆庆祝。”

端木彦斌此时看起来并没有完成任务后那种放松的神态,眉宇间反而更增添一丝凝重。

薛家诚都看在眼里,他不解地问:“端木先生是否还有什么其它的问题?为什么眼色看起来有些不对?”

端木彦斌:“这个是123货柜箱吗?”

薛家诚:“是啊,这有什么问题的,这几个数字和你八字相冲吗?拜托,你不要这么迷信好吗?”

端木彦斌:“你就不觉得散播假消息这件事里面有猫腻吗?”

薛家诚:“猫腻?什么猫腻?不是说把货转手了就屁事都没了吗?现在怎么又说起这事?”

端木彦斌:“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这批货我怕你不是能轻易脱手。”

薛家诚一听这话急了。

“你快跟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怀疑你们内部有叛徒,那些假消息就是从你们里边的人传出去的,不然他们怎么会知道这批货就藏在高尔斯码头,而且还准确到在123货柜箱里?”

“这。。。”这下轮到薛家诚烦恼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忽然灵光一现像是想到了什么。

薛家诚大力地踢了身边那几个保镖一脚,完了觉得还不够解气,又重重地朝他们的脑瓜子上蹦了几拳,疼得那几个保镖是敢怒不敢言,只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

“哎哟喂,你们这几个贱骨头打得我的手都快残了。”薛家诚一边打一边骂。

那几个保镖连忙自扇嘴巴。

“老大消消气,老大消消气,是我们不对,是我们不好,老大饶命啊!”

“你们知道错在哪里了吗?”他点起一根雪茄,幽幽地抽了起来。

几个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吱声。

薛家诚拿着雪茄指着他们说:“幸好端木先生提醒了我,你们这几个都是跟我了好些年的老人了,现在我给你们两条路,一是自首,我念你们无功也有劳,自行了断就算了,你们家人我绝对不会碰一下,另外一条,你们不自首也可以,但是要是被我查出来了,我的手段你们是知道的,这下不但是你要死无全尸,就连你的家人也无一幸免,到时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保镖们一听全都慌了神,他们本以为是犯了什么小错惹了大哥生气,小惩大诫过后就会雨过天晴,谁知道竟然是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劈头盖脸地扣下来,真是祸从天降。

顿时,他们一个个都跪了下来,满嘴求饶:“老大,消息真不是我们传出去的,真不是啊,你要明察秋毫啊!“

“老大饶命,老大饶命啊,你是知道的,我们几兄弟哪个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啊,我们一定是被冤枉,这里头肯定有误会啊!”

“误会?”薛家诚从裤兜里掏出枪来,扣响保险指着一个保镖的头说。

“那你跟我说说,那些外人是怎样知道我那批枪藏在高尔斯码头123货柜箱的?要是说得不对,我一枪一枪地要了你们的命。”

那个保镖被吓得语无伦次尿了一裤子,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响头大喊:“冤枉啊,饶命。”

看到情况不对,端木彦斌也忍不住出来劝场了。

“不是我多事想来干涉薛老板你管教小弟,只是这件事应我而起,想来我必须要出来说几句公道话。”

薛家诚这才把枪收下。

“你看看你们这帮窝囊废,就这么不经吓,一群只知道丢我脸的人,我特么还怎么指望你们来保护我?还不谢谢人家端木老板替你们求情?快给我都站起来,不要再跪在地上哭哭啼啼,老子我还没死呢!”

那些保镖们再次大眼瞪小眼,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超短紧身裙的女人摇曳生姿顾盼生辉地踩着高跟鞋的缓缓地走了过来。

“诚哥,什么事惹得你这般生气啊?”她用雪白的胸脯紧紧地挨了过去,薛家诚便趁势而上,一把搂住那个女人的小蛮腰。

“这位先生说,我们这里可能出来反骨仔,吃里扒外把自己内部的机密消息传了出去,现在不知道和我哪个敌人联手想弄死我。正所谓宁杀一百错勿纵放一个,我本来正想家法处置他们了,谁知道这位先生又要出来替他们说句公道话,我现在头都大了,不知道他这是要演的是哪出?”

“噗”的一声,那个女人的吹的泡泡糖破了,薛家诚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笑着说:“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学人家小孩子一样吃泡泡糖?”

那个女人向他抛了一下眉眼,娇嗔道:“讨厌,人家喜欢泡泡糖就像你喜欢泡妞一样,不行吗?”

那些保镖一看到那个女人来了就好像见到了救命符一样,他们大声喊:“小美姐,救命救命啊!”

那个女人朝着他们瞪了一眼:“你们给我闭嘴,说说看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是那批黑枪惹的祸?”

为首的保镖回应道:“可不是嘛!不知道为什么藏匿枪支的地点让外人知道了去,老大偏要说是我们干的好事,可是小美姐,你是知道的,我们都是对老大忠心耿耿的人,哪会做这种没良心的事。”

小美:“那可说不准。”

保镖脸色一青:“难道连小美姐你也不愿意相信我们吗?”

小美也重重地敲了他脑袋瓜一下。

“蠢货,你们一个个口口声声地说没有走漏风声,那难道这消息是自己长了腿自己跑出去散播到外面去的?你们当中真有谁敢对着青天白日发誓保证自己在外面喝醉酒或者和别人吹牛的时候一个字也没说出去?”

众人都低下头,左右互相瞄了一眼,便再也不敢出声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