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点再深点再快点还要 让女朋友爽到飞的小技术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31日 来源:互联网 1286 次 收藏

如果是男生的话,除了薄瑾瑜她还真想不出还会有谁!

那会不会是给错人了?

不对,不是给她的话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抽屉里面呢?

“写的不错唉。”

一句话,猛地拉回言清漪的思绪,抬眸看着他:“什……什么写的不错。”

冷玹霖挑眉:“这么好的文笔绝对是个文科生。”

言清漪:“……”

第一堂课是数学课,老师抱着上课用的教案走了进来,打过招呼并没有上课,而是就在坐同学说道:“我们A班的成绩,老师一直都是非常满意的。当然,薄同学请假也是在所难免的,还有冷同学的,老师也是相信你的成绩的,下次努力就好。至于言同学,老师也是听说过你的成绩,这次没有考试是因为你住院了,现在感觉好点了没?”

她还以为老师要找她兴师问罪,知道不是后扯了一个笑容:“谢谢老师关心,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次因为我……和我同桌的缘故,导致班级的整体成绩拉了不少,下次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老师也回了一个满意的微笑:“嗯……那有言同学这句话我也就放心。”

随后,老师开始讲课。

言清漪郁闷地推了一下身边的人:“喂,你干嘛不说话,让我一个人说?”

冷玹霖无辜耸肩:“老师没让我说话。”

“写你的试卷去吧!”她翻了一个白眼,低头开始写试卷。

他的唇角轻挑,看了一会也低头写着试卷。

言清漪,这辈子你注定是逃不掉的了!

她连写带玩地不知道写了多久才结束,慵懒地打了哈欠伸着懒腰,才发现身边的人不知何时就已经写完了,还一直盯着她看。

“你看着我干嘛?”

“我只是看你写完了没?”冷玹霖真是说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至少比言清漪快十分钟左右,写完就注意到言清漪咬着笔帽像是在思考,又落笔刷刷地写着,那认真的模样让他一下子看呆了。

“我……”她刚打算说话,就察觉身边的不对劲,还有冷玹霖的眼神部分,立刻扭头过去,惊住:“白初夏?”

没错,此时的白初夏正是偷偷摸摸地从后面溜了进来,坐在她的旁边,似乎很累的样子。

白初夏俊美的面颊露出心累的表情,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嘘,别说话,我在这里上会课。”

言清漪嘴角抽搐,师姐还需要上课吗?

老师注意到了后排多了一个人,也没有怎么理会,毕竟白初夏的能力享有这个特权是理所当然的。

然后,估计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到,下课铃声就响了。

白初夏看着缓缓离教室而入的老师,哭丧着脸:“不要走,老师,你能不能拖堂啊~”

言清漪饶有兴趣地看着她,顺便搂着她的脖颈:“难得看我的女朋友这么难过,给爷说说谁欺负你了?”

“一个……智障!”

“白初夏!你说谁智障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血洗了她和白初夏友好感。

“原来如此啊~”言清漪机智地后退了一步,和冷玹霖并肩:“同桌,你觉得谁会赢?”

“半斤八两。”

半斤八两?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白初夏觉得自己问了有史以来最白痴的问题。

“怎么,你还想逃?”简泽雨同样也不甘示弱。

言清漪默默点头,的确是半斤八两。

“言清漪……”白初夏默默回头:“你真的要看你的女朋友被人欺负吗?”

“打住!”她立刻做了一个停的手势,抱着冷玹霖的胳膊看戏:“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是和你的亲亲未婚夫过吧,更何况我和我同桌只负责看戏。”

“你这样落井下石不好!”白初夏警告。

“同桌,你说我有落井下石吗?”她笑眯眯地问着冷玹霖。

冷玹霖震震地摇头,心思却算在言清漪抱着他的胳膊上,这应该是她第一次主动的近距离接触吧。

原来,他们之间的距离还可以这样拉进。

简泽雨开心地感谢两个看戏的人:“谢谢两位学长成全。”

白初夏给了她一个不怀好意的眼神。

言清漪耀武扬威地吐了吐舌头回敬。

“白初夏,你不是说等我考了年级第一就答应让我……”

“叫学姐!”

“凭什么叫你学姐?我就算叫言清漪学长也不叫你学姐。”

言清漪满意地插了一句话:“好说好说。”

白初夏气愤地看着两个人:“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啊,你没看到吗?”她耸肩。

“白初夏,别想着岔开话题!”

“我有岔开话题吗?明明是……”白初夏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就别人封住。

教室里多少学生盯着看好戏,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搞得原本嘈杂的教师变得鸦雀无声,仿佛掉下一根针都可以听到。

言清漪更是惊讶的嘴都合不拢。

师姐是什么人?竟然被简泽雨给强吻了!

天呐!

她见过学长强吻学妹的,还没见过学弟强吻学姐的!

突然感觉到胳膊好像被人撞了一下,缓缓看了过去,只见冷玹霖平静着脸色,下巴指了指后门。

她顿时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按照师姐的性格来看,这一强吻简泽雨最起码也要住院半年,为了防止牵连无辜,还是走为上策的好!

于是乎,趁着战争没有打响,她和冷玹霖偷偷地从后门溜了出来。

“天呐,简泽雨是我见过最有勇气的人,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强吻白初夏,明天一高的头号新闻绝对是:枫翎一高风华绝代之一的神秘校花遭花心学弟强吻,而且地点就是三年A班,到时候肯定都会来采访我,毕竟我也是近距离观看的,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当然,也会有人采访同桌你的,只要你不那么凶就行!”

话都说完了,言清漪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一句话,当着冷玹霖的面说他凶,会不会直接弄死她?

“同桌,我不是说你凶,口误口误,绝对是口误!”

冷玹霖没有她预想中的生气,反而语气平和地问着她:“我很凶吗?”

她低低地说道:“是有点啦。”

“你说什么?”

“没!我说你一点都不凶,非常好!”不凶就有鬼了,千万别让雷劈她。

“说实话!”

“没有……我说的真的是实话!”

“最后一次机会。”

言清漪露出一个自以为很好看的微笑:“你一点都不凶。”

冷玹霖居心叵测地看着她,步步逼近,将她抵在墙角,一手捏住她精巧的下巴:“说不说?”

她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地砰砰乱跳,盯着眼前这个帅的人神共愤的脸吞了吞口水,下巴还可以感觉到他指尖的温度,更是让她的双手颤抖地不知道怎么办。

一直在她的目光下,冷玹霖的慢慢缓慢靠近,吓得她还以为要吻自己,没想到是略过她的薄唇靠近耳朵,用勾人心魂地嗓音低声道:“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告诉其他人言清漪是断袖,曾经强吻过冷玹霖。”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