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h)-清糖类似 妈妈我放进去不动好吗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72 次 收藏

枫苑

流夜等人吃完之后便开始闲聊,灰瞳默默地收拾碗筷,看来有必要找几个丫鬟过来了,现在他可是又当爹又当妈,阿不,是又做牛又做马,他灰瞳可是堂堂蛇君座下四大使者啊,是为了保护夫人而生的,可不是干杂活的,明天就从紫霄殿调人过来。

“小夜,那些花是你养的么?真漂亮。”颜玉边嗑瓜子边翘着二郎腿。

“前些天有人送过来的,西域曼陀罗,昨天刚开的花,你算是赶巧的。”流夜慢悠悠的喝了口水。

颜玉一听,眼睛倏然瞪大:“什么!居然是它!我在爷爷的医书上看到过,这种花不开花则已,若是开了,则会散发出剧毒,中毒者会渐渐开始嗜睡,最后一睡不醒。”西域曼陀罗出自西域,这里是很难见到的,没想到今天居然能见到。

“我知道。”流夜淡淡的说,平静的仿佛与自身无关。

“既然知情,为何留着?而且你说它是昨天开的花,那毒已经....”颜玉有些疑惑。看流夜的样子不像是中了毒的。

流夜嘴角一勾:“想不到连大名鼎鼎的神医世家的颜家都能被我骗过去。”颜家,世代研究药物,对于药物毒物几乎无所不知。

“难道你没中毒?这不可能,一旦开花,毒一定会如体。”

流夜笑道:“这也是曼陀罗的一种,不过它的名字叫彼岸妖娆,两者非常相似,只不过后者无毒。”

“好一招狸猫换太子。”颜玉不得有些佩服了。

“那接下来就麻烦你了。”

“包在我身上了。”颜玉过去虚扶着流夜。

流夜将身子靠在颜玉身上,然后闭眼。

“公子这是怎么了?”灰瞳刚从厨房出来就看到流夜虚弱的倚在颜玉身上。

“没什么事,中毒了而已。”

“这也叫没什么事?这是大事,什么毒,深不深?”灰瞳慌了,君上要他保护夫人,现在人出事了,这可如何是好?

“吵什么吵,闭嘴,我可是神医。赶紧帮忙将人扶进去,我待会开付药就好了。”颜玉踢了一脚灰瞳。

将流夜扶到床上躺下之后,灰瞳就催促着颜玉开药。

颜玉随手写了一张方子交给灰瞳,还特意嘱咐:“记住了,药你要亲自煎,去幻家的主厨房,不要带回咱们的院子里来。”

“为什么不能带回来?”灰瞳不解。

“照办就是,哪儿那么多废话,还想不想救人了?”颜玉佯装生气。

灰瞳立马就出去了,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简直就是母老虎,这么凶。”

颜玉将门关好,过去喊流夜:“可以了,灰瞳已经出去了。”

流夜睁开眼:“灰瞳马虎,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他。”

颜玉点点头,从身上摸出了一颗药:“这药可以使人昏睡,将戏演的更像。”

流夜二话不说,将药吞下,然后躺好:“阿紫那边就由你帮我解释了。”

厨房

灰瞳将药买齐之后直接来到厨房。

厨子大叔见到他,非常高兴,拉着他嘘长问短,因为曾经灰瞳在他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

“灰瞳,今儿怎么过来了?枫苑厨房坏了?”

“没有的事,大叔,我过来煎药,这不,这边的不是有你在嘛,可以帮我照料一下,你也知道,老爷不看重四少爷,枫苑那边连个打下手的都没有。”

“煎药做什么,你生病了?”

“不是,是我家少爷得了风寒。”灰瞳觉得自家夫人中毒这件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说不定就是府中的人下的手,要是被他知道是谁干的,他非要那人生不如死。

“行,那东西随便用,我去买菜。”厨子大叔说着就出去了。

同时,厨房门口的一个黑影也离开了。

“你确定没有听错?”

“没有,这是奴婢亲耳听见灰瞳说的,说是给四少爷的药。”

“看来那野种是真的中毒了。”幻清淮大喜,“娘,你的计划真厉害。”

“毕竟还只是个年轻的小子,怎么斗得过老娘。”三姨娘有些得意。

“现在我们就等那个野种慢慢的去了,然后紫哥哥就是我的了。”幻清淮想到紫倾歌那张冷峻的脸就不由得脸红。

“儿子大了,不中留了。”三姨娘打趣道。

幻清淮掩面跑了出去。娘也这是的,这么多下人在呢,让他怎么好意思呢。

枫苑

灰瞳将药端进流夜的房间,不出意料的,紫倾歌也在。他有些心虚,将药放到桌子上:“药,药熬好了。”

紫倾歌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流夜床边一遍又一遍的抚着那张略显苍白脸。

灰瞳弱弱的开口:“君上,是我的责任。”

“既然知道错了,就得接受惩罚。”

“属下甘愿受罚。”灰瞳单膝跪下。

“那就把药喝了吧。”阿夜只是睡着了,是药三分毒,就算是普通的养身子的药在身体没有问题的时候也还是少喝为妙。

“啊?这可是少爷的药。”灰瞳大张着嘴。

“阿夜没有事,所以这药你喝了,每天都你喝,然后将药渣倒到枫苑门口。”

“是。”君上都开口了,说明夫人一定是没事了,他只要好好执行命令就好了。

从那天之后,灰瞳就每天开始喝自己煎的药,然后到药渣。

“君上,我发现在我每天倒药渣的时候会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躲在不远处,等我完事后,会将药渣捡走。”

“恩,继续做。”紫倾歌面无表情,这下该轮到他们了。

今天早晨,幻木篱来过一趟。只是为了向紫倾歌证明他也是有在关注这个儿子的,更多的目的还是为了得到一些情报。

为了显示诚意,幻木篱也派了人过来伺候,还特地派了自己的贴身侍女过来。可是紫倾歌并不想和他聊,他觉得没趣,待了一会也就回去了。

自幻木篱过来之后,其他人也陆续过来了。

幻清瑶一来就直接问:“人怎么样了?”满脸的紧张。

颜玉知道紫倾歌不会回答这人,就开口:“放心,有我这个神医在还能怎么样,过几天就能苏醒了。”

三姨娘与幻清淮过来的时候刚好听见这句话。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个野种这么命大,看来他们还要继续下一步行动了。

人虽然是都过来了,可是全部都被紫倾歌挡在了门外,谁也不许进去。

其他人也都没说什么,他们反正也是来过过场的,又不是真的关心,现在得知幻木篱已经走了,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唯有三姨娘和幻清淮,他们还想看一下情况。

“颜公子,四哥他真的没事了?”

“怎么,你很希望他出事?”颜玉挑眉。

“没有的事,都是自家人,我关心还来不及呢。”

“是这样啊,那你可以放心了,我已经帮他解了毒了,过几天就会醒过来了。”像是意识到刚刚说了什么,颜玉连忙解释:“不,我的意思是他的风寒已经被我治好了。”

“那就好,那我与娘就先走了。”证实了情况之后,幻清淮拉着三姨娘转身就走。

后面的颜玉眼中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