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友用震动棒惩罚的故事 小叔老公同时上我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1907 次 收藏

“汤墨儿一边去,你阿姐我现有要事商量。”赵棠华不客气地推开自家弟弟八卦的脑袋。

小汤墨委屈地闭住了嘴,默默地退到小角落里,眼神幽怨地看着凑在一起说秘密的两人。

“丫头我劝你别打鬼主意,陆师叔在你还想跑?”元思同情地拍了拍少女瘦削的肩膀。

陆师叔自从十二年前从疆域回来后原本就闭关不问世事了,两个月前才出关,按照陆师叔那黑白分明的性子不会要将这丫头带走正法吧?

白衣少年眼神复杂地看了眼还乐呵呵筹划逃走的某人,心下一片同情,他又打不过陆师叔,只好抱歉了。

赵棠华瞧了眼外边,微亮的晨光里只有两道模糊的身影,她哀叹了一声,索性坐在椅子上也不说话了,些许粗糙的指尖磨砂着袖中的丝线,房中只剩下烛火的噼啪燃烧声。

什么玩意儿,才没活几个月,又要被大卸八块,这种复杂又诡异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怪难受的。

这一刻的等待仿佛是临刑前那个时间,煎熬啊!

她神色晦暗地看着外边,手指莫名地收紧了。

吱呀一声门开了,宋大娘先进了来,身后跟着青衫道长。

赵棠华麻木地抬起头,与那双望不见底的眼睛对上,他的眼里和以前一样,冷静地如冬日玉华峰顶的一样,霜雪无波。她想起以前一起同行时,无论遇到什么事,陆颐也是这般,她还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木头人。

青衫道长只看了她一眼便挪开了视线,静立在门边。

“阿糖,和我来。”宋大娘头也不回地进了里间。

赵棠华暗暗和弟弟交换了个眼神,忐忑地跟着进去了。

宋大娘在房间里一直忙碌地收拾东西,也没和她说话。赵棠华手足无措地站在墙边,试探地问道。

“娘?道长跟你说什么了?”

胖妇人将一个包袱塞进少女的手里,转身抹了两把眼泪。

“娘!”赵棠华伸手拉住胖妇人的衣摆。

她此时真想出去打陆颐那小子一顿,一出现就让人如此不痛快。

“阿糖,你随道长去要好好修行,莫要贪玩。”宋大娘转过身,压住不舍之情,她女儿长这么大终究是要离开了。

“娘,我……”她的话梗在心头,不敢吐露出口。

娘,我真心地叫你一声。我活了两辈子,第一次有人像真正的娘亲那样对我。赵棠华看着眼前这个鬓角已有霜花的妇人,心里一片柔软。

谢谢你,娘。谢谢你,汤糖。

上辈子在王府的时候,王妃对她也好,可是总是带着淡淡的疏离,她也不让她叫她娘,而是叫母亲。

宋大娘摸了摸少女低垂的头颅,最后咬咬牙讲人推了出去。

“走吧,别回头。”

走吧,别回头。赵棠华恍惚地看见漫天的火光和黑红的血迹,那个女人也是这么说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