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水出来了h 煜通一手拉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2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302 次 收藏

二十八、对峙

闪打雷劈不用很长时间,你可知道,积聚成雷要多长时间。地震吞下一座城市不要多长时间吧,告诉我准备一场地震要多长时间。可是一切准备停当,它就会发作,把面前的一切碾个粉粹。而平常,它一直准备着,虽然看不见,也听不见。 ---------(英)狄更斯《双城计》

韶一最终还是找了阿奕,当然在做出决定前,他瞒住了肖蛰。

为了这事,肖蛰用无声的倔强与他一直冷峙。每天冷若冰霜的女人,如入无人之地的对他视而不见。韶一开始以为,如以往一样,女人撒撒气,过一两天就过去了。肖蛰向来是豁达的人,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可这次,持续的冷低气压,空气稀薄的让韶一透不过气来,韶一知道这回事大了。但现实的窘迫如此,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阿奕是自己人,风险相对是可控的,他搞不懂为何肖蛰要如刺猬般,处处防着别人?生意总是互相利用,至于得失,各自算计。但是聪明如斯的肖蛰在这件事上就是转不过弯来,彻底地和他置上了气。一反常态的不吭气、不吵架,如陌生人一样的视若无睹的“冷暴力”啊。韶一预感到,远处属于肖蛰的隆隆的雷声,乌云堆积,暴风雨就要来临。

但事实上暴风雨没来得及,却等来了肖蛰被救护车送进医院的消息。韶一赶紧抓起钱包往医院赶,出门时脚上的拖鞋也没来得及换。抢救室里白色床单下苍白的近乎透明的女人,头上的氧气瓶咕噜噜地冒着气泡。女人闭着眼,越发纤廋的手臂上密布着杂乱的针眼。几根细细的塑料管连在女人头上、手上、胸前,身边的仪器滴滴的是她此刻脆弱的生命。韶一脸白了,他宁愿此刻羸弱瘫软在床上的女人,和以往一样,雷霆万钧的和她闹上一场,也好过此时无声的用生命的静默来与他对抗。女人是决绝的,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她总是精准地拿捏住他最担心的是什么,回头不经意间用自个生命中最高昂的代价要去他半条老命。韶一真忍受不了了,七尺的男儿,眼泪哗哗地流,惹得连边上照护的小护士也转过身去擦了擦眼。

因为是突然的晕倒,很多的检测报告还没出来。早先一些不适,女人都以为是贫血和低血压,用大把大把的药片控制着。如今情况严重如此,韶一非常自责。相濡以沫十几年,年少的葱茏还近在眼前,可如今才三十多点的女人,无声虚弱地陷在这生硬冰冷的白色里。他们到底这些年的辛辛苦苦的来回折腾是为了什么?名誉、地位、金钱,这些虚无的身外之物?韶一握住了肖蛰的手,冷冷的寒意从指间传来,男人更是涕泪滂沱。

许久后,晕睡沉沉的女人睁开了眼,转头看见紧紧攥着自己的手的韶一,男人焦灼的眼神,微微透着青光的下巴,满脸憔悴。

“你醒了,饿了吗?我给你剥根香蕉吧?医生说,让你多吃香蕉。”

“我---是---咋啦?没---力---气。”吐字都有些不清晰的肖蛰试图抬抬手,但努力了半天,手依然耷拉,一点劲也没有。

“医生说是低钾血症,所以你没力气,原因在查。”

肖蛰费力的扯了扯嘴角,又试着挣扎了几下,脑子是清明的,但是浑身上下就似抽了筋的木偶一样,不听使唤。

“现在别使劲,好好休息,在给你补钾呢。医生说,这些药水输完了,就有知觉了。”

韶一托起肖蛰依然冰凉的手,小心翼翼的一个手指一个手指搓揉。

“低钾血症就是你这种表现状况,肌肉酸软、麻痹导致晕厥。这次万幸送医院及时,要不,你说你,还让不让我和孩子们活?你怎么就不能让我省心些,阿蛰啊,你明知道我最在乎的是什么,你,你”男人伏在女人的手上,泣不成声。

闭上眼睛的肖蛰没有回声,在男人的低喃声中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