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皇太后上一级 好深好大再浪一点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10日 来源:互联网 1821 次 收藏

六年前。

顾婉还是A大经济系的学生,那时候父亲还在,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但却也是幸福和谐。

顾婉从小就很喜欢音乐,尤其在古筝方面,有很高的造诣,但她有个特点,不喜欢在人前表演。

有一次文艺汇演,班长想让她报名节目,但被她以身体不适为由推脱了。

班长也就没有勉强,还热心的叮嘱她要好好休息,只是临走前嘀咕了一句:“班里好不容易有两个有才艺的同学,怎么都生病了呢?”

晚上到了汇演的时候,看着室友们都去了礼堂,她因为装病不能去,却又实在好奇。

当表演开始后,她偷偷顺着礼堂的后门溜到了现场,隐藏在人群中,看着同学们带着快乐的表演。

但顾婉因为身材娇小,前面的同学个子太高,人群动着动着她就看不到舞台了,没办法,她只好不断的挪动位置,直到听到“嘶”一声。

她赶紧把脚抬起来,一脸歉意的对着被踩到的男生低声道:“哎呀,这位同学,真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

被踩到的人也抬起头看向她,面上没有丝毫的不悦,只是笑着道:“没关系。”

说着看向台上,又看看顾婉,揶揄着问道:“怎么不光明正大的去看?”

嘿嘿干笑两声,顾婉坐在不远处的班长,尴尬的解释:“这不是……躲人嘛。”

对方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嗯,我们同病相怜,我也是。”

顾婉惊讶还有人能把装病放鸽子这件事说的比她还自然的,心中暗笑,面上故作豪爽的拍了拍男生的肩膀,笑眯眯的:“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但对方显然段数比她高多了,不但说的自然,还在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就叫起了朋友。

本以为互相交流两句就该沉默的顾婉,看着伸到面前的手掌,听着对方带着笑意的自我介绍,眨了眨眼,懵了。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宋羽辰。”

这么自来熟,顾婉也不好意思打人脸,伸出手和对方握住:“你好,我叫顾婉。”

后来的事情就跟所有大学时的情侣发生的故事一样。

顾婉性格的古灵精怪,对事的坚持不懈,对人的礼貌谦虚等等吸引了宋羽辰的主意,让那时已经开始尝试替父亲打理家族企业,整天面对严苛企业管理教育的宋羽辰看到了不一样的人生。

而宋羽辰的温文尔雅,果决魄力还有对她的细心体贴让从没有感受到爱情的顾婉沦陷了,两个人开始了美好的恋爱。

彼此间逐渐了解的小习惯,性格上一些小差异的互相包容,随着交往的时间越来越久,两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深。

看着顾婉在诉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脸上依旧还有着淡淡的幸福笑容,黎浩宇知道,那时候的他们是真的甜蜜恩爱,就像他和她。

“那你们怎么会分开了呢?”

其实黎浩宇的问题也是很多人都不解的。

毕业时她突然提出的分手,不但让宋羽辰伤透了心,也让他们的同学们啧啧称奇,她记得有同学还问过她,两个人没有任何矛盾,为什么一定要分手呢?

“因为走出象牙塔人总要面对现实。”

睁开眼睛看着黎浩宇,顾婉轻轻说道。

可能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懂这难在哪里,可对于黎浩宇而言,他非常明白。

黎浩宇低笑,很平静的接过话:“是宋董事长找上你的,是吗?”

点点头,顾婉没有说话,接下来的黎浩宇也不必再问。

灰姑娘为了王子的国家放弃了自己的爱情,国王为了强大自己的国家选择让王子和邻国公主联姻,多么狗血的故事,却硬生生拆散了一对儿有情人。

更狗血的是,多年后,王子重逢灰姑娘,心死灰复燃想要把灰姑娘留在身边,可却越推越远……

“那你这一身的伤……”

虽然基本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可是对于宋羽辰对顾婉的伤害,黎浩宇还是想了解更多。

“他的脾气从来都没有变过,从大学时到现在,一直都是那么暴躁。”

有些难过的收紧双臂抱住自己,顾婉的话里带着浓浓的鼻音。

心里一处柔软被触动,暗恼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黎浩宇赶紧将顾婉揽进怀里,轻声安慰:“没关系,都过去了,放心。”

想起这些年的委屈,顾婉终于流下泪水:“为什么会这样,他总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我好累……”

“我信你!”

心疼怀中女人的脆弱,情不自禁的,黎浩宇抬手勾起她的下巴,认真的看着顾婉:“我信你,你是个善良的姑娘,你该拥有更好的。”

泪眼婆娑的望着面前的男人,顾婉鼻子有些发酸,看他越来越靠近的唇,心中微颤,顾婉闭上了双眼。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插了进来,两个人猛然回神,顾婉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推开他。

黎浩宇也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叮嘱了她好好休息就拿着电话出去了。

望着黎浩宇离去的背影,顾婉将自己蜷缩到被子中,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宋羽辰的公寓,他渐渐醒了过来,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身边的床,空的。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场爱情,他等了六年,可是等到的不是修成正果,而是彼此越伤越深,他甚至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做错了。

入鼻是一阵饭香,他下床准备去楼下,可以转头就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条,皱了皱眉,他拿过纸条,那是顾婉给他的留言。

宋羽辰:

当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也许我们的重逢就是个错误,我以为你改变了,可你还是从前的样子。彼此间没有信任,在一起只能互相伤害。

我累了,既然你不信我,那我们就此别过吧,别来找我。

顾婉留。

看着留言的内容,宋羽辰狠狠的将纸条揉成一团扔到了地上。

顾婉,你想离开我,那也得问问我同不同意!

宋羽辰冲到楼下,看着餐桌上摆放的简单饭菜,他突然红着眼睛扑过去,一把将所有的饭菜尽数掀到了地上,抓过电话给林鹏打了过去。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立刻给我找到她的下落!”

顾婉,这一次,你休想逃!

在黎浩宇这里静静的待了一天,顾婉感冒的症状好转了,身体也开始慢慢康复,想着前几天就接到母亲的电话,好几天没回家的她想回家了。

当顾婉提出想离开的意思,黎浩宇虽然心里很不舍,但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身份来说,并没有资格去挽留她什么,只能站在朋友的立场问道:“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