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吸奶下边扎很爽 室外调教h任务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17日 来源:互联网 79 次 收藏

夜已经很深了,若黎望着窗外那阴沉沉的天空。

他今年二十五岁,因病即将离开这个世界。在他无法入睡的时候,泪流满面!

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他以为自己不怕死亡,可真到了这一天,说不怕的都是虚伪。“他怕活着的人痛苦,怕来不及守着她们的约定,怕来不及完成心愿,怕来不及报恩,怕来不及……”

却来得及看到亲人的泪水!

真希望人真的能有下一世,等到来生再报答。

“秒速五厘米,那是樱花落下的速度吧。但是生命的速度呢?七年足够全身细胞更换……”

“宁愿你是我义无反顾撞过的南墙,是空欢喜一场,是梦一场,也不愿不得已,伪装得不在意。”

那个女人直直的站在墓前,墓旁有一树樱花,三月,正是樱花好时节。白色的花瓣被风吹散,以秒速五厘米掉下来。

她却如同一座绝色佳人的真人蜡像般倾国倾城。也不知道它站了多久,她看起来还很年轻,却是满身沧桑。她仿佛在等什么?

那是个很寻常的墓,墓碑上的照片是个很和蔼的老人,笑得很慈祥。女孩很虔诚的看着那老人,慢慢天色渐渐昏暗下来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有一个人影若隐若现缓缓地向她走去。她却没有丝毫的恐惧,要知道这可是墓地。她很淡然的任由那个人影慢慢靠近,脸上却显露出了一丝失望的表情。

很明显,他并不是她要等的人!只见那人过来和她说了几句话之后,取出一封信交给了她,就离去了?

女孩立刻拆开信封看了起来,信才看到一半,她用手蒙住嘴巴不禁潸然泪下楚楚动人。

她叫提莫,从小由外婆带大,墓碑上那是她外婆,外婆已经离开三年了。

有一次,她生了一场大病。乡下,家里离医院很远而且交通又十分不便,一时很难找到车。外婆就徒步背着她一边走一边抹着眼泪,带着她去看医生。

她嘴里一直在喊“囡囡、囡囡”,突然小提莫就不应了也不动了,外婆的哭声就更大了,可力气却更小了。

外婆始终喊着“囡囡”,嘴里从未停歇过,不知道哭了多久?走了多长?她背着提莫终于到了医院,两腿已经累得颤颤发抖,竟然还扑通一下跪在医生面前,哭着请求:“医生,求求您,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囡囡啊!”

医生立马扶住老太太,“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的,您快起来。”才把她扶到旁边的椅子坐下。

从此以后外婆的腿就再也没有恢复正常。

因为外婆提莫才看到了今天的世界,因此也看到了外婆的满头白发。每次她不开心就会回到外婆身边,她总是那么无微不至的关心她呵护她。每次当她离开的时候她都会在村口看着她:“囡囡,有什么不顺心就回外婆身边,外婆来接你”。

外婆不识字。有一次提莫回到家,她塞了瓶牛奶给她。她下意识的看了保质期,已经过期半年了,就随手把它拿去扔进了垃圾桶。还对外婆说:“外婆这牛奶都过期了你还拿给我喝!”

外婆嘟囔着嘴:“我想省给你吃,但你大半年都没来,外婆又不识字。”

提莫愣了愣,感动得要哭……

提莫最后一次见她,她已经睁不开眼,说不出话来,但是提莫跪在床前叫她,她直流眼泪。她再也无法睁开眼看着她可爱的囡囡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在那村落等着她回来!

提莫说:“如果可以,我多希望把我的寿命分给她一半,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而我却无能为力,你知道那种感受吗?”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生老病死,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够改变呢,你外婆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对吧!”若黎轻轻地摸着她性感妩媚的发丝,安慰道。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唯一可能的就是不可能,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而我们又不得不接受。

提莫是若黎的女朋友,他真的很爱她。倘若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就不忍心连累她,不忍心耽误她,也不忍心看着她为你吃苦。

若黎做完手术还没多久,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赌了一把,欲想换回那个曾经意气风发的自己,但是结局往往不尽人意。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有幸运女神在保护。

每天醒来看着自己,微乎其微的生命,一天不如一天,简直犹如魔鬼般的折磨。有时候若黎真想一觉睡过去永远也不要醒来,永远活在梦里。

没有人告诉他这病的名字,有些病情往往所有人都知道,可是病人却被蒙在鼓里。它的名字很长,那是一窜英文代码,不是专家或者天才真的很难记住。家人和医生都安慰若黎说:“只要你坚持下去就还有希望,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放弃。”

但他自己的心里很清楚,他的时日已不多了!

今天是三月初九,也是提莫外婆的生日,一年前的今天他陪莫莫一起去看她外婆,祭拜完之后。

他深情的看着莫莫,神色有些复杂,愣了半天才开口道:“莫莫,我……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一年后,的今天,我们还在这里见面,倘若,我没有回来,你最好把我忘了吧。”

“你要离开?你要去哪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提莫眼里满是疑惑地瞪大眼睛。

“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我是为你好。”他转过头去,不敢与她直视。

提莫缓缓地移步到他面前抬起手轻轻地摸着他的脸,眼神里却有些凄凉和失望,道:“你看着我的眼睛,最近你是怎么了?奇奇怪怪的。什么事都不和我说商量。你要知道我可是你女朋友,你是让我猜吗?我也有很多事要忙,你这样让我真的很累!”

“我知道,我知道你喜欢唱歌,喜欢表演,你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忙。所以你就好好的去忙你的事情好吗?不要再管我了!”他如果今天不狠下心来,以后会拖累她一辈子的,所以他的语气如同一把坚利的刀子,刺得让人心疼。

提莫愣了愣,“你是病人,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你的病情是不是更严重了?你不是告诉过我很快就会好起来吗?以后我会抽更多时间去看你,有什么事情你第一时间告诉我好吗?若黎。”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为什么?他为什么最近会变成这个样子,和以前简直判若两人。

“我真的没事,实话跟你说吧,我这次是要出国做个治疗,可能最近几天就要出发了,时间也许会有点久。所以要等明年才能回来看你,你一定要等我回来。万一……我是说万一,我没能回来的话,你就把我忘了吧!”说出这些话时,他的气息约为紊乱,希望他的决策是对的吧!

“我可以跟你一起过去,我可以照顾你,在你最需要我陪伴的时候,我怎么可能离开你身边呢?你让我和你一起去面对好吗?”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她非常了解他,他所说的也许、可能、或许,基本就是绝对,但她不甘心,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这段感情。

“你最近有个选秀的节目,已经参加完一半了,而且我相信你肯定能够拿到冠军,我不希望你半途而废,再说了那是你的梦想。”他内心是犹豫的,是渴望的,他多希望她能陪在自己身边,但他不能样那自私。

“你知道,这些跟你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根本就不在乎!”她说话的声音有点颤抖,美眸深邃地望着他。

“莫莫,你就不要再犯傻了好吗?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他摸着她的头发,热泪盈眶却不敢流下。

她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转过头去,无奈地擦了一下眼角,接着说道:“但是黑白你得帮我照顾一下,最近我实在是没精力去照顾它,所以它就拜托你了。”

“跟我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你放心吧。你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就不要太过担心和多虑了,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你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专心的完成你接下来的比赛,好吗”

“可是这样我完全过意不去。”

“该过意不去的是我,我完全没有尽到一个男朋友该有的责任,不能陪你一起完成你的梦想,希望你以后能够谅解。”他深感内疚,“但能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我也是!你放心,我一定会等你的。到时你可不许失约,咱俩不见不散。”她说。

“好,不见不散。”他看着她,眼神迷离,楚楚可怜。

若黎把黑白交到她的手上,转身那一刻泪如雨下,不敢回头……

黑白很有灵性,它懂若黎,有时候只需一个动作,一个眼神,黑白就能意会。

若黎是一个好奇心极重的人,非常喜欢旅行,特别对那些传说的神奇之地充满着向往。

……………………

三年前

他和墨亦辰一起,在喜马拉雅山附近享受风景,他从未见过如此雄伟壮观的地方。臂如说那里的冰塔,天然的冰雕群晶莹剔透,姿态各异,仿佛是一个水晶宫的天下,又好像不似人间。

经过尼泊尔和中国大陆交界处,天气忽然变化异常,起初还闷热得让人受不了,可是突然却下起了冰雹。

因此他们不得不找个地方避一避,但是不经意间却发现了马路边的黑白。只见它在马路边蹲伏着瑟瑟发抖,饿得已经完全不像狗样了。算它运气不错,恰巧被若黎他们遇见了,他拿出面包丢给它,因为当时没有其它食物了。

只见它伸长脖子低头下去左右闻闻,却又将头甩向了一边,毫无动容。“嘿!有意思?你说它是蠢呢,还是不食人间烟火?”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饿得就快不行了,竟然还在挑食?”

本来,它浑身长着软绵绵雪白的毛,但此时却像穿着一件肮脏的白毛衣,一对大眼睛咕碌碌直转,如同两颗黑宝石,深不见底仿佛来自地狱,却又望尘莫及。

现在冰雹也是下得越来越大了,如果不救它,留它在这里不是冻死或许也是饿死,见死不救,那可不是他的一惯作风,所以他决定把它带走。

经过若黎一番精心打扮之后,他眼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得意的道:“果然,还是狗模狗样的嘛!”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