绳结花缝惩罚 丫头你忍忍我开始动了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3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475 次 收藏

“小麦,我想你对这件事情有误解,婚约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林羡脸上毫无表情地回答道。

真是活久见,一个还没到高二的学生竟然有婚约!而且之前林羡从未提起过,我突然觉得我并不了解林羡,心里顿时五味陈杂。

“是不是当着大家的面,不好意思呀,那我不说了。”小麦害羞道,之前觉得她得有二十岁了,但今天坐得比较近,看一下,虽然妆比较浓厚,但其实五官还是稚嫩的,估计应该和我们差不多大。

车子开的这一路上,琪姐把一会儿电台访谈的流程给林羡讲了一遍,还嘱咐小麦,到时候该说不该说的,自己心里有点数。

他们一起谈论着工作,而我一句话也没说,不过从他们的对话里,能够听到,访谈其中有一个环节是小麦也参加的,小麦是公司的练习生,公司想让林羡带带她,方便日后的出道。

到了电视台,大家纷纷下了车,琪姐和林羡走在前面,小麦紧跟其后,想努力和林羡齐平,而我却不想走得太近,自从知道林羡和小麦有婚约后,我整个人都不知道在做什么,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来B市。

到了录音棚,林羡和电台主持人坐进了录音间,开始录播,一切都很顺利,到了小麦的环节,是林羡以师妹的名义介绍的她。

聊了一会儿,没想到主持人临时提议:“林羡,我现在替我们广大听众摸个福利,既然来了,又带来了师妹,两人合唱一首如何?”

林羡很大方地答应了下来:“好的。”

“那我们就合唱你的《不自知》吧。”小麦赶紧提议。

“我觉得还是唱个经典的吧,毕竟我的歌不需要宣传。”林羡通过玻璃望了我一眼,我赶紧逃避了他的眼神。

在两人合唱的时候,琪姐赶紧和电台的人沟通,刚刚商量唱什么的那段,一定要删减掉。

虽然他们并没有演唱我和林羡的《不自知》,但他们两个合唱的时候,小麦看着林羡的眼神和笑容,突然感觉我像个多余的人一样。

“琪姐,我有点不舒服,先走了。”我说完,把林羡的包递给琪姐,转身就走。

琪姐赶紧问道:“你去哪里呀?”

“放心吧,B市也有枫竹,我去酒店休息一下,下午就不跟你们一起回A市了,帮我跟林羡请个假吧。”我说完,离开了。

打车到了枫竹酒店后,刷脸开了一间套房,坐在空空的房间里,整个人都放空了。

我把从和林羡重逢,到今天上午他和小麦合唱的那一幕,统统想了一遍,我柯以诺怎么说也是堂堂的枫竹大小姐,干嘛非得吊在林羡这一棵歪脖子树上呢!

但这个助理我还得做,我现在知道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最好他和小麦真的有什么,我就要眼睁睁地看着,让自己彻底死心。

等暑假一过,我给老妈写一份我自己的体验报告,就算交差了,以后我和林羡井水不犯河水,他爱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跟我没关系。

狠心是下完了,林羡的电话又再一次让我心软。

“喂?”

“以诺,你现在在哪儿?听琪姐说你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林羡关心的语气传了过来。

我冷冷地回道:“不用了,还有不到三个小时,你就得赶飞机回去了,晚上的音乐节好好演出,我睡一觉就没事了。”

“你在枫竹吗?我在一楼大厅,赶紧告诉我房间号,不舒服有很多种原因,必须去医院。”他严肃了起来。

我的火也上来了,竟然喊了起来:“是啊!不舒服有很多种原因,我现在看见你就很不舒服,赶紧走!”

说完,我挂了电话,并把手机扔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其实我现在很想掉眼泪,也很想冲到一楼大厅,质问林羡,他和小麦到底是什么关系。

但是我不能,我已经很丢人了,还要去自取其辱吗?而且现在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凭什么这么问呢?

一楼的林羡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他也意识到自从小麦说出“婚约”这两个字,我就再没有说话,也没有正眼看过他,在录音棚的时候,小麦又很过分地要合唱我们的歌,他知道我应该是吃醋了。

所以决定用自己之前很不齿的方式来找我。

他走到了前台,前台的两个小姐姐一看到林羡,眼睛都发光了。

“你好,我想找一个人,能帮我查查她的房间号吗?”林羡开始刷脸模式。

“可以给我们签个名儿吗?”其中一个小姐姐兴奋地问道。

“别说签名了,只要你们告诉我柯以诺住在哪个房间,合影都行。”林羡赶紧说道,他这次真的是把自己的节操都搭进去了。

“她在1108!”另一个小姐姐忍不住回答道。

“谢谢。”林羡签名合影完,赶紧向电梯跑去。

不一会儿,我的门铃响了。

“我不吃午餐!不用送了!”我在里面大喊。

“以诺,是我,能开下门吗?”林羡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不舒服,不想见人,你走吧!”我其实内心动摇了一下,但还是坚持住了。

“别闹了行吗?小麦的事情,我可以给你解释。”林羡有点着急。

“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了,你们两个的事情与我无关,你走吧,一个公众人物,被看到很丢脸的。”我走到门口,努力平复着心情,但心里却期待着,他接下来会怎么做。女人啊,为什么总是这么喜欢口是心非呢。

这时林羡的电话响了,我听不清楚里面的内容,只听见林羡说:“再给我几分钟可以吗?”“我知道,但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行吧,我现在就过去。”

我一听到他说要过去的时候,心彻底凉了,应该是小麦在叫他了吧,不是说采访完就要见家长说婚约么,肯定是那边在催了。

“以诺,我有点急事,得先走了,你自己记得吃午饭哈,明天我一定把我和小麦的事情和你解释清楚。”林羡说完,我听见了跑走的声音,脚步越来越远,直至没有。

屋子又清净了。

这下好了,人家想进来解释的时候,你不让进,现在人家走了,你凉了吧!

我不禁自嘲道。

晚上六点钟,闹铃准时想起,提醒我记得打开了手机里的收音机,听林羡上午录的节目。

这个闹钟是我上飞机前定的,但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听。

在酒店里闷了一下午,我决定晚上出去透透气,B市有一个很著名的步行街,晚上会有很多美味的小食,现在除了吃,我不知还有什么可以转移我的注意力。

打了车,开始出发。

结果车上就放着林羡的电台节目,说着说着,就开始了他和小麦的合唱,商量唱什么的那段确实给剪了,但剪完感觉这两个人更加和谐了,耳朵怎么就不设计一个耳皮呢,不想听的时候就能闭上,该多好!

“小姐,麒麟街到了。”司机师傅不知道叫了我几声,我才缓过神来,下了车后,光是看着街口,就能看到里面攒动的人头,还有美食飘来的香味儿。

走进去,决定把我觉得好吃的,统统排队买一遍,把什么林羡、小麦统统甩在脑后。

买了几家后,突然有一家小串吸引了我的注意,虽然排队的人很多,但我还是选择站在了排尾。

我随着队伍一点点的挪动着,这时,突然一个声音又把我的思绪从美食拉回到了林羡的身上。

“八点了,快,手机打开,今晚音乐节直播,林羡也在!”

“他的电台你听了没?还带了一个小师妹,感觉那个小师妹对林羡不是一般的感情,对他说话和对主持人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希望他们两个人没什么关系,不然我就要失恋了。”

听到这里,我突然不想排队了,小串已经对我没有了吸引力,为什么走到哪里都有林羡呢!

这时姚璐的电话打来了。

“以诺,今天过得怎么样呀?你现在在现场吗?”姚璐在电话里很兴奋。

“我今天突然有点不舒服,就在B市的枫竹住下了,没跟他们一起回去。”我说道。

“怎么会不舒服呢?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儿啊,怎么这么吵!”姚璐担心起来。

“我来麒麟街买吃的来了。”

“不舒服还到处跑,真是不让人省心!”

“行了,不和你说了,我也该回去了。”我现在的心情,不太适合聊天,所以就结束的通话。

刚到枫竹的大厅,我远远的好像看到了秦渊的感觉。

“以诺!”

天呐,果然是秦渊,他看到了我,正向我走来。

“秦渊?!你怎么在这儿啊?过来玩儿吗?”

“下午听林羡说你不舒服,我怕你一个人在B市不安全,就赶过来了,”秦渊说道,“我就住在1109,一起上去吧。”

我听见秦渊说是他自己来的,心里不禁失落了一下,本来还以为是林羡让秦渊帮忙来的呢。

站在电梯里,我不好意思的对秦渊说:“秦渊,不好意思啊,因为我,让你这么远跑一趟。”

“干嘛这么说,是我自愿来的。”秦渊笑着,他的笑依旧那么温暖。

“谢谢你,如果林羡能有你一半好就好了。”我苦笑着。

秦渊听完,也苦笑道:“我再好也没用啊,你喜欢的是他。”

但声音很小,我没有听清楚,再问他,他就改了口:“只要你好好的,就行。”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