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咬的真紧 来吗 使劲 再用力一点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6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1263 次 收藏

晓夏急得直跺脚,她站起来假装要离开,只见雷鸣一手将夏拉进自己怀中,用嘴唇紧紧地盖在了夏的嘴上,这一刻空气凝住了,晓夏慢慢地闭上眼睛,她静静地享受着这盛宠,一个男神给她的宠爱。

晓夏心里偷偷地想:嘻嘻,这梦里都不敢想的事情,终于发生在自己身上了,我真是命太好了!哎呀,早知道就不涂唇膏了。

过了许久,雷鸣停了下来,他轻轻托着晓夏的下颚,认真地说:“晓夏我爱你!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晓夏娇羞地点点头,一头扎进雷鸣的怀中。

雷鸣顺势将晓夏拥入怀中,柔声地说:“晓夏,我一定会让给你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说完,雷鸣亲了晓夏的脸颊一下,幸福洋溢在空气中,闻起来都是丝丝的甜。

晓夏依偎在怀中,她多希望时间永远留在这一刻。她细声细语地问:“雷鸣,你这么优秀,怎么会看上我的呀?”

雷鸣点了点晓夏的鼻子说:“因为你傻呀!”

晓夏:“我情愿傻一辈子,只要你喜欢。”

这时,雷鸣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看手机,说:“我还有个会要开,你先回去吧,下班后我找你。”

晓夏点点头,回到了办公室。尽管人是回来了,但是灵魂却留在了雷鸣那里。晓夏仍旧沉浸在刚刚的甜蜜中,实在是太幸福了,雷鸣的眼神、雷鸣的话,晓夏把刚刚发生的每一个细节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着,这突如其来的美好,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晓夏简直不敢相信,她不时用手摸摸项链,又轻轻地用手掐掐自己的手臂,啊,真疼!太好了!一切都是真的!自己没有做白日梦。

忽然,晓夏才想雷鸣说了下班后要约她一起出去,哎呀,广顾着高兴了,险些忘记自己这身打扮:怎么会想起化烟熏妆呢?多丑啊!晓夏再看看身上的这身衣服,出门的时候真是太不注意了,竟然穿着一身顺色的衣服就出来了,紫衬衣配蓝裤子,真有种自暴自弃的感觉,不过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要自己打扮得美美的。

晓夏赶紧跑到洗漱间,用水使劲地把脸上的妆洗掉,再抬头一看,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早晨还肿肿的眼睛,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好了!晓夏拿出化妆包,细细地在脸上化着眉毛、眼线、唇线,可能是太激动了吧,晓夏一会儿把眉毛化歪了,一会儿把眼线画重了,怎么花都不好看,晓夏望着镜子,对自己说:“一定要冷静,慢慢化,一定会化好的!”终于,用了40分钟的时间,晓夏才打扮好妆容。

晓夏望着这身衣服,决定还是买身新的吧。到中午,她顾不上吃饭,急匆匆地跑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商场,从一楼到五楼,晓夏认真地挑选着每一个女性专柜,左挑挑右选选,哪个都觉得不满意,终于在一个柜台上看上了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穿上后,夏对着镜子照照了,这件裙子的领口设计得格外漂亮,太合适配这条项链了,若不是服务员提醒,晓夏直接穿着标签的衣服就走了。

赶回公司,已经下午两点了,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晓夏轻轻地告诉自己:不饿、不饿、一点也不饿,果然过了一会儿,晓夏的饥饿感真的消失了,有情喝水饱,大约就是这个道理吧。

高兴了一上午,什么也没做的晓夏,赶快把手头上的工作补一补,自从晓夏做了雷鸣助理,工作的确轻松了很多,很快,就把工作做完了。晓夏拿着手机,咦,怎么才4点多呢,还没下班呀。她双眼紧紧地盯着手机,数着秒针一下又一下地蹦,看得晓夏眼睛都酸了,才过去五分钟。她揉揉眼,继续数秒针,终于在一番左等右盼后,手机响了,是雷鸣的电话,夏迅速拿起手机,接通后说:“喂,现在可以走了吗?”

对方笑了笑说:“我在车库等你。”

晓夏激动地收拾好东西,直奔车库。

上了车,晓夏深情的望着雷鸣,充满期待地问:“咱们去哪里呀?”

雷鸣:“一家私人会馆。”

一路上,晓夏双眼不停地盯着雷鸣,弄得雷都有些不自在了,他轻轻地把晓夏的头拨正说:“好好坐车,不要看我。”

晓夏又把头转了过来,说:“我要仔细地把你看清楚,我要记住你的每一个表情。”

雷鸣无奈地说:“看吧,看吧。”

就这样,在晓夏的注视下,雷鸣把车开到了会馆。

刚一下车,一位美女服务员就迎了过来:“雷先生,好久没来。今天还是去208房间吗?”

雷鸣嗯了一声,拉着晓夏的手向前走,晓夏还是第一次来到私人会馆,果然很气派。晓夏踩在红色的地毯上,有种明星的感觉,在一排服务员鞠躬问好后,走进了会馆的正门,这时,一位男服务员在右前方引路,带着他们来到了208房间。

推开房门,只见迎面的圆桌上摆着一束玫瑰,桌上放着一本相册,晓夏诧异地望着雷鸣:“你带我来这里看相册吗?”

雷鸣笑而不语,他拉着晓夏坐在沙发上,指着桌上的相册说:“打开看看。”

晓夏打开相册,惊喜地发现里面都是自己的照片,有低头忙着工作的,有在餐厅吃饭的,也有匆匆走路的,晓夏笑着说:“原来一直都在偷拍我呀!”

雷鸣:“我只是把美的瞬间拍了下来。”

晓夏边看相册边忍不住问:“雷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我的呀?”

雷鸣看着傻傻的晓夏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反问道:“你觉得呢?”

晓夏认真地想了想,摇摇头说:“我还真不知道呢,因为你开始我都不敢太接近你。”

听到这话,雷鸣向晓夏那边移了移,两人凑得更近了,他说:“你现在敢接近我吗?”

晓夏小脸泛红地说:“你,你想干什么呀?”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