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若雪gl 腐文再往里含一点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1540 次 收藏

卫王府流星阁中,白凌玥换了身舒适的服饰,直接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休息。这趟皇宫之行,她实在累极了,于是回府之后,她见过王妃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中,午饭都没吃直接睡了过去。

“郡主——,郡主——”春梅走进房中,看着白凌玥甜美的睡颜不忍心叫醒,可想到郡主的吩咐,她又不敢怠慢,只好轻声呼唤着。

“嗯?春梅啊!有消息了吗?”白凌玥迷蒙中睁开睡眼,看到了春梅,缓缓坐起,揉了揉眉心,方开口问道。

“嗯,奴婢打听清楚了,郡主现在就要听吗?用不用再休息一会儿?”春梅看着疲惫的白凌玥,忽然有些后悔叫醒她。

“没事,可问出外祖母那天究竟说了什么?”白凌玥下床,走到桌边坐下,接过春梅刚递过来的茶水说到。

“嗯!听桑枝姐姐说她也没有听到具体内容,只是在临出门前听到李老夫人提到了普陀大师!”

“普陀大师?”白凌玥心中一动,皇后也提到了普陀大师,两者之间不知有没有什么联系。

“还说什么了?”白凌玥放下心中猜想,继续问着。

“再就是李老夫人说以后李姑娘会常来陪郡主,届时希望王妃世子妃多担待!”春梅想了想觉得除了普陀大师其他都算平常,不过既然郡主想知道,那说详细些也无妨。

“李丹青?”白凌玥忽然想起李丹青演练清水拳时周身围绕着的光晕,还有她的劫与贵人;李丹青在外七年,忽然回归,归来便打探她的消息,虽然她不曾说起七年过往,白凌玥也并未在她的身上感受到恶意,然而白凌玥还是不由自主的抱有一颗警惕之心。

“那祖母和娘亲可说了什么?又是什么表情?”白凌玥总觉得忽略了什么,皱眉问道。

“嗯?郡主这样一问奴婢想起来了,桑枝姐姐说到这儿时还说:王妃与世子妃很是奇怪,只不过是李姑娘来串个门子,她们却好像迎接贵客一般,热情中还带着感激的意味。”春梅双眼一亮,十分疑惑的说着。

“贵客?感激?李丹青?普陀大师,还有皇后,这其中定有什么联系,否则不会所有事情都聚到了一起。”白凌玥站起身看着窗外渐渐西斜的太阳,陷入沉思之中。

“妹妹,你起来了?”白珏才走进流星阁,就看到站在窗口的白凌玥,宠溺一笑的道。

“嗯!没想到略躺了一会儿,就这个时辰了,看来晚上要失眠了!”白凌玥笑着走回桌边坐下,巧笑倩兮的说着。

“那晚饭后我来陪妹妹聊天吧,这样你就不会无聊啦!”白珏眯着眼睛,看着白凌玥笑着道。

“那倒不必,哥哥明天不是还要去学堂吗?我晚上若睡不着自己会找事情做的!”白凌玥摇摇头,想着李丹青教自己的清水拳,想必一套拳打下来,应该会睡的很香吧!

“说的也是,妹妹一直都很会自己玩乐,只是别玩太晚就好!”白珏想着白凌玥的调皮任性,点点头赞成着。

“哥哥,咱们去看祖母吧,晚上我们陪祖母吃饭!”白凌玥看了看天色,站起身微笑着。

“好!”白珏点头,二人同时走出流星阁,春梅在二人身后紧跟而出。

“哥哥,祖父可说我什么时候与哥哥一同读书?”走在路上,白凌玥转身倒退着走路,看着白珏期待着。

“祖父没说,不过你的身体还没好全,就是想读书,也耐心些吧!再说你不是识字吗?那这书读来有何意义?”白珏一直都很羡慕白凌玥出生便识字,此时说出不免有些发酸。

“可识字不代表什么都懂呀?还是读书的好!”白凌玥眨了眨眼睛,调皮地说着,心中却想:只有读懂这里的书,才会知道更多东西,也有机会知道外面的事情,若自己将书读好了,或许家里的事情就不会再瞒着她了。

“说的也对!那一会儿你问问祖父吧!”白珏点头出主意道。

“给少爷请安,给郡主请安!”才走进暖堂,桑枝便迎了上来,微笑曲膝行礼。

“起来吧!桑枝姐姐怎么在外面?祖母在做什么?”白凌玥扶起桑枝,边说边往暖堂里面行去。

“郡主,王爷与王妃在商议事情,并吩咐今日让少爷陪您在流星阁用饭,如今饭食已经端过去了!”桑枝连忙拦下,不急不徐地说着。

“那我父亲娘亲呢?”白珏走上前去问着。

“世子与世子妃也在里面商议事情!”桑枝犹豫着道。

白凌玥深觉奇怪,仔细看了一眼暖堂,才发现今日的暖堂与往日相比安静了许多,很多粗使的丫环此时都被派遣了出去,而留下来的丫环即便走路都是小心翼翼。

“那好吧!哥哥与我回流星阁吧!”白凌玥上前拽住了还想问什么的白珏,转身便往回走,只是在看到春梅时,悄悄给她递了个眼色,春梅不留痕迹的点点头,缓慢地跟在白凌玥身后,远远地看到白凌玥进了流星阁后毅然转身,朝暖堂的方向急步行走。

“也不知是什么事情,竟然在晚饭之时商议!”进入流星阁的白珏好奇地嘀咕着。

“不论什么事情,既然不想让我们知道,你又何必去想呢?”白凌玥看着已经摆好的饭菜,拉着白珏坐了下来,递给他一双筷子,脆声说着。

“也对!”白珏点点头,接过筷子,开始大块朵颐。

“哥哥,吃了饭便回去吧!我有点累,想躺会儿!”白凌玥见白珏吃过饭,依旧坐在原位,出声说道,右手还假意抬起抚了抚额。

“不是说会失眠的吗?结果天刚黑你就这样了,到底还是身体没好全,那你多休息,我先回去了,读书的事情你别急,怎么也要把身体养好再说。”白珏皱眉站起,走到白凌玥身旁仔细看了她一眼,心疼地说着。

“嗯,我知道了,哥哥快回去吧!”白凌玥点点头,不经意间看到了归来的春梅,心中大急。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白珏见白凌玥只是有些累,放心地转身走出流星阁。

“秋灵,打一盏灯笼送少爷回去!”白凌玥连忙喊过一名小丫环跟上白珏。白珏回以一个放心的笑容渐行渐远。

“春梅,可打听出什么?”白凌玥连忙将春梅唤进内室,急声道。

“桑枝姐姐说,是白家族长送来祖传之宝,送来之时白家族长曾说族中有人因为此物而丧命,因此不敢放在本家,只能送来卫王府,毕竟卫王府是白家族中最有权势,最安全之地。”春梅悄声对白凌玥说着。

“祖传之物?可说了是什么样的物品?”白凌玥在听到祖传之物时,内心漏跳了一片,忽然觉得有些不安。

“桑枝姐姐没看到,所以也不知道是什么物品。”春梅想了又想,方回话。

“知道了,你下去吧!”白凌玥皱眉沉思片刻,摆了摆手。

“郡主,还有一件事情!”春梅看着沉思的白凌玥欲言又止。

“什么事?”白凌玥转身,看着春梅。

“桑枝姐姐说,族长是上午送来的祖传之物,送到之后就走了,午饭也没吃,如今王爷王妃和世子世子妃商议的是另一件事。”春梅面色古怪地说着。

“什么事情?”白凌玥见春梅如此,心中大感不安。

“听桑枝姐姐说,是王爷的小儿子要回来了!”春梅看了白凌玥一眼,一副难以置信的语气。

“什么?你说谁要回来?”白凌玥瞪大了双眼,抓住春梅的双臂,惊问着。

“王爷的小儿子,世子的弟弟,郡主的叔叔,听说他名白文礼,之前一直外放为官,如今皇上宣他回京担任礼部侍郎,妻子是家乡知府的女儿何知音,还有一个女儿名唤白雨云。”春梅急声说着,她也很难相信这一事实,所以她很是明白郡主的震惊,并将自己打听来的一切一字不漏的说给她听,希望可以让她早做准备,免得失了分寸。

白凌玥将春梅的话听入耳中,传入脑海,进入内心,不安的涟漪在心底一圈圈荡开,如波滔汹涌的海浪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她的脑海与心脏,使得白凌玥面色略有苍白,脚步踉跄倒退,直接跌坐在床上。

“郡主——”春梅连忙上前,惊慌地喊着。

“我没事,你下去吧!”白凌玥摆了摆手,望向窗外漆黑的夜色淡淡地道。

“郡主——”春梅不放心,不敢离开,祈求地看着白凌玥,希望能够被允许留下来。

“你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白凌玥摇摇头,坚持着。春梅还想再说什么,但看了看白凌玥凝重的神色,转身走出内室,行至门口便停了下来,这样一来,屋内有任何声音她都可以听到,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白凌玥看着窗外的夜色,口中喃喃自语:“祖母只有父亲一个儿子,那么这位尚未谋面的叔叔应该是庶出之子,一位从未在卫王府呆过一天,且做到了礼部侍郎职位的庶出之子,为什么会选择在此时回来看人脸色而不是别府而居?还有族长送回来的祖传之物,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听了就让人心里不安!”

白凌玥的心终是因一件件不明白的事情乱了些许,但更多的却是因为白文礼的回归而不安。

白凌玥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缓缓起身,在春梅担心的目光之下打着清水拳,脑中却回想起李丹青的一言一笑,仿若灵光乍现,忽然想明白了什么!紧抿的双唇有了一丝放松,勾勒出一道弯弯的弧度。

然而白凌玥没有想到的是,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房屋之上的少年看了个清楚明白:没想到她是郡主,清水拳?不知是何人教的她?不过五岁稚龄,却武的有模有样,她果然是有天赋的;只可惜她把她的家人看的太重,罢了!还是回去吧!若有缘自会相见的!

少年站起身几个跳跃消失了踪迹,白凌玥下意识的转身,却在这黑夜之中看到了一抹紫色。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