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上面自己动会累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4月22日 来源:互联网 134 次 收藏

医院地下停车场,姜家VIP席位。

男人靠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阖眸浅寐。

“老板,现在出发去祖宅吗?”阿笙恭恭敬敬的问。今儿个是清明节,姜老爷子要求姜家小辈都要到场。

“嗯。”姜凉懒洋洋地应道。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有些抽风的手机铃声响起。

姜凉嘴角也轻轻抽了抽,抽风二傻子白慎言,怎么想起给他打电话了。

修长的手指轻轻滑动,接下电话。

那头背景音乐震耳欲聋,男的哭,女的嚎。白二爷就是这种作风,白天黑夜,昼夜颠倒。

“凉妹妹,一起出来浪啊~”浓浓的酒气,隔着电话姜凉都闻得出来。

“你喝了多少酒?”姜凉皱眉问。

“不多不多,就一桌人拼酒,喝了两箱XO~嗝~”白慎言傻兮兮的回答,声音有点飘,还打了个酒嗝。

“我让你哥接你。”白慎言连声否答,不断摆着手。

“不不不,告诉他,那我还不凉喽!凉妹妹,哦不,姜小爷。你赏个脸,也出来浪啊~”

姜凉答非所问:“今儿个清明节。”

电话那头,白慎言却是秒懂。

“哦哦哦,你家老爷子要扫墓,你还要去看你心头那抹白月光~”

白谨言醉醺醺的,有些神志不清。

啪!姜凉一把把电话摁掉!果断的打了一通电话,给白谨言。这才舒心的躺下,浑身畅快。

阿笙默默为白二爷鞠把辛酸泪。

宁小姐,那可是老板的禁词。说不得,碰不得,一说就炸毛。

两人驶了小半日,终于在午饭之前赶到。

这姜老爷子也是个传奇人物,颇具才能。

年轻时叱咤商场,善于情场。尤其是那双眼睛,一针见血,极其老辣。

晚年寄情山水,喜好游山玩水,特将祖宅宜居到云隐山的半山腰。

站在山头,无论你的视线在何处停落,都有一页清纯的风景。

水光敛艳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脚下的宛溪水,吸收了多少幽谷兰露,接纳了多少桃花流水。

碧波潺潺,山花落水时,鱼鹰惊梦。青鸟点足处,尺水兴波。紫燕掠过楼头,撒一天呢喃。

柳絮飞落槛格,敷一方清雪。远眺山景,白云悠悠,丘壑中雾岚袅袅。

从深山峪谷的寺庙禅院,传来的晨钟暮鼓。穿过葱葱树林,深深白云。

一声一声,悠长而深远,带来清新和宁静。

姜凉唇角微勾,老爷子作风不怎么样,倒也有几分眼光。

姜宅隐没在半山腰间。

高高大大,极有代表性的微派建筑,粉墙黛瓦的马头墙。

大门一侧,用巨石刻着篆书的“姜家祖宅”四个大字。

碑石斜卧,宛然似成醉态。

有一守门老头立在门旁,怀里抱着根儿扫帚。头一点一点,好似还未睡醒。

“咳咳!”阿笙清了清嗓子。

老头浑身抖了一下,抬头,见是姜凉,怀里的扫帚一下子倒地。

迷迷瞪瞪的揉了揉俩小眼睛,愣了一秒,然后跌跌撞撞的跑回去。

“老爷,老爷,小公子回来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