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脱我裤子 办公室玩弄艳妇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714 次 收藏

任武总结这一次任务的得失。

后面体积能够成长到这么大异果的作用功不可没,但在它体魄成长到很高程度前神藏养剑术也是功不可没。

它让任武在前期的时候能够快速掠夺大量资源成长。

同时五脏明灯术也增强了他的恢复能力和爆发力,虽然在战斗中不太明显,但用处多多少少还是有的。

“还是我掌握的能力不够多。”任武沉吟思索。

如果自己掌握的能力足够多的话,或许以后无论穿越到什么类型的世界自己都会有更足的底气。

离开卧室,卧室门外站着藤手蜗人。

任武之前让它守住卧室门,不让其他人进来。

藤手蜗人就老实的站在卧室门前站了整整两天。

任武离开家里,给任龙打电话,电话显示静音未接通,任龙在上课。

任武就给任龙发了条信息。

很快收到回复,马上过来。

课堂上的任龙将手机放进书包里。

然后提着书包弓着腰悄悄从教室后门离开。

和任武的爸妈不同,任龙他爸让任龙继续在学校里读书。

只不过任龙如果有事的话随时都可以请假。

课堂上的老师看见了任龙从后门离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见。

茶馆里,任武订了一个靠窗的包间。

咚咚。

敲门声。

“进来。”

包厢门推开,任龙笑嘻嘻的走进来。

“表哥。”

“嗯,好久不见。”任武微笑,点点头。

任龙:“???”

不是前几天刚见面吗。

“你胖了。”任武笑眯眯的说道。

任龙幽怨的望着任武。

你瞧瞧这是人说的话么。

我刚进来屁股都没坐热,你就一句直击灵魂的暴击甩过来。

“那我也没办法嘛,我喝水都长肉,这天生的。”任龙笑嘻嘻的说道。

“表哥,你好像心情不好的样子?”任龙试探的问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任武想到了秃子,也不知道傻乎乎的能不能好好生存下去。

“没事。”

任武摇头,关于穿越平行世界是任武最大的秘密,他不会给任何人说。

“好吧。”任龙见表哥不想多说就不继续问了。

任武又和任龙聊了一会儿家常,随后两个人下午顺便去捉了一只s级的妖魔假面伞魔。

是一种外形似人,左手异变成了伞的妖魔。

喜欢在下雨天的时候伪装成单身女子从偏僻的小巷里经过。

在第七世界的时候任武修炼过恶灵缝合术,并且将其修炼到了第三层已经可以制作s级的恶灵傀儡。

任武用魂剑将假面伞魔重创后,假面伞魔被重创后直接趴在地上求饶。

任武将这只捉来的s级妖魔与藤手蜗人融合在一起。

保留藤手蜗人的主体意识。

终于藤手蜗人晋级到了s级,身体素质有了质的提升。

“我去,表哥你这太厉害了。”任龙像只小咸鱼一样在一旁喊666。

s级的妖魔在表哥手中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任龙已经不是一开始的小白,越是了解得越多就越崇拜表哥。

表哥才修行多久啊就这么厉害了,难怪能够被摘星塔额外招生。

进化后的藤手蜗人形态发生了一点变化,脑袋上戴着一个小尖伞帽,因为比较大,看上去有点像是斗笠。

因为形态发生了变化,所以任武从背包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材料给藤手蜗人缝合头顶新的这块区域。

打开背包,看着里面色泽不一的几块绿布,任武陷入了沉思。

挑了一块偏灰的绿布开始缝合。

任龙用手电筒给任武打亮光。

巷子外传来脚步声。

一个背着剑匣戴着墨镜的男人来到巷子外,

低下头,就看见巷子里一个人站在一旁打手电筒。

手电筒下面,一个男孩坐在地上,他怀里抱着一只诡异古怪的人,用一根丝线在它脑袋上缝合着什么,这一幕怎么看都不像正常人。

不过他没有在藤手蜗人身上感知到妖魔的气息,也没在这两个人身上感知到妖魔的气息。

“缝合会?”这个人看见任武的手中的丝线还有藤手蜗人的能力,声音有些变化。

“好像裴屠就在缝合会记,正好……”

脚步声越来越近。

任武抬起头,看见巷口那人走过来。

“请问……你认识裴屠吗?”

“你是?”任武抬起头。

“看来你认识他。”墨镜男子点头,左手往身后剑匣一拍,机关开动的声音卡擦卡擦响起。

袖口下的黑皮手套五指张开。

一柄柄青铜剑飞出悬在半空中化作一条长龙飞向任武。

半空中,青铜剑之间爆发出蓝色的闪电链条。

一瞬间就将任武和任龙困在中央。

任武眉心射出9条魂剑。

墨镜男子左手平举,一个半透明的屏障护住他周身。

以前无往不利的魂剑这一次突然失效。

与屏障撞击的时候泛出波纹。

“没用的,伤害不到我。”墨镜男子平静的说道。

“在你这个年龄能够修炼到ss级灵魂之力已经很不错了,放心,搜魂不痛苦的,一瞬间就会结束。”

任武瞳孔微缩,他自然知道搜魂是什么。

不痛是骗鬼的,而且被搜魂后轻则智力下降,重则变成白痴。

任武疯狂挣扎。

唯一的底牌就是天之手了。

但是天之手是召唤天灾,什么是天灾任武见识过的,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范围打击。

而且自己家就在附近不远处……

“别动我表哥,有什么冲我来!”任龙大喊,想要吸引路人的注意。

但根本没用……

巷子里格外的安静

当墨镜男右手搭在任武头顶搜魂的瞬间,任武眉心突然裂开。

眉心裂开一条竖瞳,竖瞳极度冰冷。

瞳孔呈纯金色,金色的瞳仁上有一条条复杂的花纹。

墨镜男子脸色突然骤变,“不——”

声音急促,高亢而短。

任武发出闷哼。

鼻子里流出鼻血。

任武感觉到大量而又零碎的记忆片段灌入他的脑海。

“卧槽……灌……灌顶???”这是此刻任武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这个墨镜男是个大好人啊,为了放松他的警惕居然就是为了给他灌顶……

任武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