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和宝玉的乳 儿媳妇的美好身体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4月12日 来源:互联网 221 次 收藏

淡淡的木槿花味道萦绕在鼻尖,清风吹过,瓣瓣粉红飘落,仿佛只为树下的两人盛开。

乐小汐眸子亮晶晶地,又满是柔和,像是要将对面的男人吸进眸子。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雷劲琛都能感觉到对面的女人呼出的热气,她的小脸白皙柔滑,在木槿树下,格外娇艳动人。

乐小汐的眸光突然一转,小手径直越过雷劲琛的肩膀,缩回来时手指间夹着一根咖啡色的长卷发。

“第一次意识到简胜跟白悠悠有染,就是因为我在他身上发现了白悠悠才有的长卷发。”乐小汐自嘲的一笑,将发丝提高一些,让两人看的更清楚一些。

淡淡的咖色,特有的大弯……乐小汐猛地回过神,扔垃圾一样将那根发丝扔掉。

但是这根不是白悠悠的,这的色泽跟柔顺,应该是江雅珑的吧,

雷劲琛顿时一脸回神,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因景生情,若不是乐小汐在他的身上找到江雅珑的头发,或许这会他们已经……

乐小汐完全是怔住,思绪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浅笑的男孩满脸温柔与她对视,她的白T恤上,一根白悠悠才有的咖啡色长卷发,瞬间把一切割裂!

为了让自己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乐小汐使劲揉搓着脸蛋,一直揉的脸蛋发红才放开。

“我们回去吧。”沙哑地声音带着淡淡地忧愁。

雷劲琛沉默了一下:“后来呢?”

“后来?”

瓢泼大雨,看不清面目的人群的指指点点,主席台上鄙夷地目光,以及拖着沉重行李箱任由雨水打湿自己的女孩。

回忆像开了闸的水,欢快地奔腾着。

乐小汐拧着眉捧着头,疯狂地想要将那些记忆通通甩掉。

后来?后来她被冤枉、被背叛、被打成抄袭,最后,被退学。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她回忆不堪的过往。乐小汐突然觉得愤怒,她一点,一点都不想想起这些事!

通红的眼直愣愣地盯着面前的男人,琥珀色地眸子充斥着浓浓的不安与警惕,苍白的唇轻启:“回去吧。”

她不想再回忆了,明明都是过去的事情,为什么要让她再次记起。

“乐小汐!”雷劲琛握住她着耳朵地双手,微微叹气:“你一直逃避,就永远都走不出那个阴影。”

“走不出也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雷劲琛,我怎么样不要你管!”乐小汐猛地抖掉他的双手,死死地捂住耳朵,满脑子面容模糊的人群不屑的叫嚣着。

她痛苦地蜷缩着身子,紧闭着眼,从那个时候,她就告诉自己,再也不会去招惹不属于自己的男人,她不想,再承受一次背叛,那种令她窒息、令她痛不欲生的感觉她不要再承受一次。

“乐小汐!”雷劲琛将她抱了起来,只是怀里的小女人挣扎的太厉害,以至于他都隐隐有些要抱不住了。

“你能不能坚强一点,你就准备永远龟缩在你的壳里吗?”

乐小汐这会听到的声音完全变了样子,就像他在遥远地地方断断续续地吼出来的一样。

“是又怎么样?雷劲琛,我早已经做好龟缩一辈子的觉悟了!你根本不懂,你怎么会懂我的感受?”乐小汐也不挣扎,就那么将自己缩成一团,浑身颤抖。

泪水肆涌,将她所有的委屈都哭了出来:“你怎么会懂被背叛的感觉,那种全世界看着你被踩入地狱的感觉你怎么会懂!”

他根本不会懂,他比天之骄子更耀眼,喜欢的女人也是象牙塔里的公主!

她因为哭的厉害,连着嗓子都哑了,吐出的话带着颤音。

心里被揪着的感觉越发的强烈,雷劲琛将缩成一团的女人就那样拥入怀中,罢了,今天就这样吧,再逼她只会让她更加的反感。

本着让她好好发泄一番的心情,雷劲琛一直等她哭了个够这才拍拍她的肩膀:“是继续哭还是回去?”

乐小汐打了个嗝,白了他一眼,从他怀里钻了出来,扭头就走。

不要以为借她肩膀她就会感激他!

这会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两人一路走来倒也没碰到什么人。

乐小汐径直走到车前,杵在车旁,等着雷劲琛开锁。

雷劲琛紧跟着走了过来,挑眉:“走那么快,我还以为你有钥匙呢!”

滴滴解锁,乐小汐快他一步拉开车门上车。

开着车,雷劲琛的余光也注意着乐小汐的表情,这会倒是挺安静的。

“你要是一直这么安静就好了。”

“要你管!”

“……”雷劲琛被她呛得话都梗在了嗓子眼。

“你这叫卸磨杀驴。”刚刚还在他怀里哭的一塌糊涂,转脸就不认人了。

“你以为我乐意,借给我肩膀的时候我以为你是有肩周炎我才不得已靠一靠”不得不说,乐小汐毒舌起来简直能把雷劲琛气疯。

“你这女人可真是不识好歹!”而且简直就是一头倔驴,偏偏要往胡同里钻。

乐小汐立马给他个鬼脸,心里暗暗发誓,回去一定要把雷劲琛写成一个猥琐的阳委男,看他还能得瑟地起来。

一回到别墅,乐小汐就扔下雷劲琛自个哼哧哼哧上楼,快他一步地洗漱,然后自觉的抱着枕头睡沙发。

雷劲琛环胸挑眉看着她熟捻地抱着枕头去睡沙发,宽大的睡袍将她小小的身子衬的更小。

雷劲琛,她明明是你买回家搪塞家人的,在她身上放的心思太多了。雷劲琛更像负气似得滚上了大床:以后不要搭理她,事情办完就让她滚。

乐小汐可不知道雷大少下了这个决定。

半夜。

雷劲琛去上了个卫生间,刚准备走下床,却鬼使神差地去沙发瞅了一眼,顿时额上几条黑线。

女人睡姿太难看,枕头也不枕了,反而紧紧地抱在怀里,整个人呈现一个大字形,被子也早已经被她踢到了地上。

雷劲琛认命地轻手轻脚拾起被子,小心翼翼地给她盖上。

可他这还没转身呢,小女人一脚又把被子踢飞了。

……雷劲琛无语的再次重复之前地动作。

“不要……”梦中的女人发出长长的一声谓叹,整个身子缩成一团,怀里的枕头被她挤压成一片,眉头紧锁,呼吸急促,小脸上也带着一股不安。

“是梦到不好的回忆了吗?”

雷劲琛叹了口气,倚着沙发坐了下来,默默握着女人的小手。

她的手很软、很小,雷劲琛跟她的手贴在一起,明显的比她大两圈,把她的手紧紧地包在手心还绰绰有余。

自从雷劲琛握住她的手之后,乐小汐的表情渐渐柔和了下来,呼吸也变得绵延顺畅。

雷劲琛再次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一晚上都守在乐小汐的床边,抬头看看躺在沙发上的女人,还好,她还没有醒。

雷劲琛小心地拆开她的手,站起身活动活动身子,他也服了自己,靠着沙发也能眯一晚上。

转身躺回大床准备再眯一会,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助理的电话。

接了电话以后,雷劲琛脸色沉了下来,匆匆收拾了一番就离开了卧室,走之前还特意去瞧了一眼睡的香沉的女人。

乐小汐是被闹钟吵醒的,揉着眼打了个哈欠,拖拉着身子准备去洗漱,经过大床时下意识看了一眼,床上被子叠的很整齐,看来雷劲琛已经起床了,这会估计应该在楼下吃早餐了,乐小汐撇撇嘴,雷劲琛也太小气了,是生她的气吧,连捎着叫她起床都不干。

我这样的小老百姓,迟到可是要扣全勤的!

不过洗漱好下楼后,乐小汐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少爷很早就走了。”

乐小汐扬眉,这算是冷战吗?连跟她碰面都觉得多余?

乐小汐也只是脑子过了一下,立马就把这事忘了。

她现在是有工作的人了,吃过早饭还要去上班呢。

乐小汐一进编辑部就发现了异常,昨天还各种笑话她的人看见她几乎都是躲着走,而且从来不跟她眼神接触,也不跟她说话。

这是什么意思?排挤?还是集体孤立?

“乐小汐,身为林氏的职员,请不要以你以前的老样子要求自己,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乐小汐这还没坐稳呢,身后就传来斥责声。

这声音还蛮熟悉的,乐小汐看过去,果真是赵主管。

“赵主管,公司规定八点上班,现在是七点五十五。”乐小汐也不是软柿子,赵主管估计是记恨着昨天的事,今天刻意在这儿堵着她。

“公司规定是公司规定,我们编辑部有我们自个的规定。”赵主管脸上的横肉颤了几颤,“身为林氏的新员工,不要想着一步登天,好好学学你的前辈。”

乐小汐眯着眼,“是!”

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也记得这么清楚?

乐小汐不想因为一点小事跟她吵起来,昨天本来就已经够高调了,要是今天再跟她吵起来,那可有的好玩了。

赵主管斜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转身进了办公室。

乐小汐以为赵主管也就是言语上呛她两句,没想到接下来她做的越来越过分。

“乐小汐,去帮我买杯拿铁,加糖!”

“乐小汐,打印纸没了,你去拿点!”

“乐小汐,把这份文件送到策划部!”

……

第N次被使唤之后,乐小汐脸上的表情也绷不住了,在赵主管再一次叫她的时候,直接发飙了:“赵主管,我到林氏是做编剧的,不是给您跑腿的,您如果真有事,可以让您的秘书去做!”

赵主管阴沉着一张脸:“哪个后辈不是你这样过来的。”

“那你怎么不使唤别人?”

赵主管轻蔑地看了她一眼:“你是新人,我不使唤你使唤谁?”

“就是呀小汐,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你慢慢就习惯了!”

“对呀,赵主管人很好的,这些都是后辈该做的!”

得,乐小汐无精打采地坐回座位,反抗无效!

赵主管扫视了一圈编辑部的人,暗暗点点头:“这么听话,今晚就不用你们加班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