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醒来结合处在一起 尿调教h失禁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5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898 次 收藏

“夫人,小姐回来了。”王妈附在老夫人耳边低声回禀。

正在逗着“小顽”的楚老太头都没有抬一眼,情绪有些恹恹的,可能是上了年纪的缘故。

“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玩吧,我回房间躺躺,人老了,就是经不起折腾。”

王妈笑着应下,知道老太太又在闹情绪,每次她逗弄“小顽”时,就是她想楚老先生的时候。

老太太顺着王妈的搀扶回了房间,最后还不忘叮嘱:“先别忙把它关回笼子,它也闷得慌,多让它在院子里放放风。”

王妈替她盖上被子,笑着道:“我可不敢把那小东西放到院子里,您忘了前几天您那满园盛开的山茶花是怎么被它残害?”

老太太想了想,挥挥手说:“罢了,你就让它在大厅晃晃。”

楚盼带吴呦呦去了她家的小型宴客厅,此刻宴会已经开始,大家都知道楚盼向来不喜欢这些应酬,这些宴请一直都由她的妈妈操办。

宴会不过是找个由头大家聚聚而已,所以主人只需来在宴会结束之前礼貌的来露个面就可以了。

吴呦呦今晚可是大开眼界,那些穿着晚礼服举着酒杯交谈的美女帅哥她虽然一个都不认识,但是她看到了兴城一位名气很大的女演员:“天啊,那是大名鼎鼎的女星王恒耶,我从来都是隔着屏幕看她,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了。”

吴呦呦激动地捂着嘴,兴奋得就要跑过去求签名。

楚盼立即拉住她:“你是我的朋友,而我是今晚的主角,王恒她也是一个和我们长得一样的普通人,你能不能别掉我的价。”

“可那是王恒呀!王恒!”吴呦呦还在继续激动。

“那又怎样?”楚盼拽住她,平静的陈诉:“她是我妈妈的朋友,只要是我家的宴请,都会雷打不动的来参加。”

“哇!”楚盼在吴呦呦眼中立即变得无限高大。

她突然想起了今天来楚家的目的,觉得有些不对劲,挠了挠脑袋纳闷的问:“今天不是为你办的生日宴吗?怎么你还没有到就开始了。”

楚盼不以为然的道:“我的生日宴一向如此,他们都知道我不喜欢应酬。”

吴呦呦好羡慕楚盼,竟然活得这么随心所欲。

她看着自己和楚盼身上的校服,不好意思的说:“怎么觉得我俩就像偷偷摸摸进来找东西吃的小屁孩。”

楚盼被她逗笑了,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所以当楚晏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两个花骨朵般的女孩,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笑得如花般艳丽,一个端庄大方,一个俏皮可爱,他很少见侄女笑得这么开怀,这才是女孩应该有的快乐。

不过那个女孩似乎很陌生,穿着和侄女同样的校服,乌黑的头发捆成一个简单的马尾,笑起来眼睛弯成了月牙,秀气挺拔的鼻子配在她小巧的脸蛋上,让她看起来十分灵动,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的粉红,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楚晏也就是多看了两眼,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黑的白的黄的、清纯的火辣的含蓄的、好看的不好看的将就的……

女人也就那样。

见楚盼难得如此小女儿状,楚晏就决定不去打扰她们,转身去了花园里的葡萄架下去透气。

所以当吴呦呦哭狼嚎般的叫着在花园里奔跑时,他正在那里打电话!

楚晏被这突兀的叫声吓了一跳,急忙从暗处走出来。

“怎么回事?”他大声问道。

哪料此时一个软乎乎的东西想他扑了过来。

投怀送抱!楚晏当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四个字。他好歹也带着金光闪闪的光环活了二十八年,这种事情实在经历得简直不要太多。

于是楚少爷想都没有想,就习惯性的把温香软玉推开,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但对方似乎非常轻盈,竟然就这么被他推倒,摔了个四脚朝天。

当楚盼奔过来扶吴呦呦仿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小叔一脸厌恶,非常警惕的站得远远的。

她叹息着摇了摇头,十分无奈的说:“小叔,这是我朋友,你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女生?”

真是毫无风度可言。

“你朋友?”楚晏看了看地上那坨正愤愤然瞪着他的“东西”,一脸黑线:“她怎么了?”

楚盼肩上站着楚夫人的爱宠 “小顽”。看见楚晏,立即偏着小脑袋,瞪着绿豆大的小眼睛,学着老太太的声音叫:“晏晏,晏晏!”

楚盼才懒得理它

“被小顽吓到了!”楚盼一边扶着吴呦呦,一边回答。

事情实在发生得太突然,谁都没有想到呦呦会被吓成这样。

“小顽?”楚晏没有听懂,但他向来不待见这只多嘴的小鹦鹉,回头冷厉的瞪了它一眼。

小鹦鹉缩了缩几乎没有的脖子,大声叫到:“怕怕,怕怕。”

“怕你还叫这么大声!”楚晏没好气的骂道。这小东西都快成精了,成天跟着老妈都学了些什么。

吴呦呦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害怕尖嘴巴的活禽,才会被吓得像疯子一样到处乱跑,这都不算,还莫名其妙的被个鼻孔朝天的男人十分嫌弃的推倒在地,屁股现在被摔得火辣辣的痛,今晚简直就是特意来丢人的。

她都快要哭了,捂着脸瓮声瓮气的说:“好丢脸!我要回家。”

有几个在外面透风的客人被叫声惊动,围在门口议论起来。

楚晏居高临下的俯视这个一脸狼狈的少女,心想现在才知道丢脸,那刚才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咋咋呼呼的乱叫乱跑。

“呦呦,我家这鹦鹉被奶奶惯坏了,平时都是关在笼子里的,没想到今天出来吓到了你。”楚盼很抱歉。

吴呦呦衣服和头发有些凌乱,一刻都不想在楚家呆下去。只是重复着:“楚盼,我想回家 。”

这时王妈赶了过来,跟楚晏说起事情的经过,原来今天老夫人叫她把小顽放出来放风,她实在太忙,就忘了把它关回笼子,小顽平时顽皮惯了,自己在客厅飞来飞去甚感无聊,好不容易见有人进来,就热情地冲过去变着声调叫:“回来了!回来了!”,楚盼它是一向不敢靠近的,所以就捡软柿子吴呦呦肩上扑,吴呦呦本来在和楚盼聊着偶像王恒的事情,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扑吓得就开始胡乱奔跑,小顽觉得有趣就使劲追,吓得吴呦呦边叫边跑,好在小顽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在楚家姓楚的几个人面前还不敢太放肆,楚盼急忙唤回它,可吴呦呦被惊吓后还有一个缓冲期,本能的边跑边叫。

后来就撞上楚晏,之后的事情他是当事人,就不用多说了。

楚晏皱眉,知道误会了吴呦呦,但他又拉不下面子道歉,只得干巴巴的说道:“不过能被一只鹦鹉吓到,也是奇特。”

“小叔!”楚盼出身阻止他再说下去,因为他说出来的话实在刺耳得很。

吴呦呦快要哭出来了,这都什么男人!简直太没有风度了,把她推到在地,不仅不道歉,还倒打一把。

“楚盼,我走了!”吴呦呦抬脚就往外走,楚盼担心她,但又不怎么会安慰人,没办法只得道:“要不你去我房间梳洗一下再回去?”

可吴呦呦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

“那我送你回去吧!”楚盼难得这么善解人意,毕竟她和吴呦呦相处了一个晚上后,对她改观很大,觉得她是个值得交好的朋友。

今晚的侄女竟会关心人啦!真难得!

但他还是无情的阻止侄女:“小盼,这么晚了你去不安全,让郑叔开车送你朋友回去吧。”

吴呦呦急忙说:“真的不用送,我出去打个车回去就可以了。”

“哪有这样的待客之礼!”身后突然传来了楚老太的责备,她已经得知了事情的经过,是特意下来安慰安慰小姑娘的。

刚好听见小儿子冷漠疏离的阻止着楚盼,楚老太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儿子是她四十六岁那年才怀上的。

楚天雄本来就比她大了七八岁,当初是十分不赞同她要这孩子,一方面心疼她,高龄生孩子,风险实在太大,怕她有个三长两短。另一方面自己老了,年幼时日子过得苦,青壮年时又忙着打拼事业,没有顾得上自己的身体健康,到了老年身体里潜伏的毛病仿佛一夜间全都爆发了出来,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恐怕是照顾不到这个小儿子的。

但楚夫人确硬着脖子执意要生,只要是她和天雄的孩子,都是她的命根子,哪知拼了老命生这个小儿子,打小就十分有主见,自己非常的独立,根本无需她和天雄操心,但确有个最大的毛病,不爱搭理人,哪怕是自己的父母。

她生了三个儿子,老大经历了那件事情后,和自己愈发疏远,老二性格温文尔雅,是她最喜欢的性子,但确成了自己替别人生的儿子,出国去念个大学,就被个养女人迷得晕头转向,就此扎根国外,难得回次家,老三虽然说事业上沉稳干练,但性格实在太冷,成天黑着一张脸,让她看着就心塞。

吴呦呦见是楚老夫人,慌乱的理了下衣服头发,站得笔直,非常恭敬的叫了声“老夫人”

楚老太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点头夸到:“真是个好孩子,今天的事情都是奶奶不好,让你受惊了。”

在吴呦呦的心里,楚夫人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人,那是她爷爷奶奶那辈人中传说中的人物,这么亲切的和她说话,她感觉受宠若惊!急忙低头道:“还是我太莽撞了,给您带来了困扰,请见谅!”

楚老太笑盈盈的点了点头,说你要回家,我叫你宴叔叔开车送你回去。

楚晏在一旁直皱眉头,不赞同的抗议:“妈,我很忙。”

“真的不用了。”吴呦呦本就对楚晏意见很大,他现在还一脸嫌弃的拒绝,更加觉得这男人可恶!

“还是我去吧!”楚盼看着吴呦呦这会儿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她作为一个女生都情不自禁的想去保护她。

哪知楚晏又阻止她:“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让郑叔去。”

吴呦呦不知为什么,心里特不好受。感觉自己就是个多余的人,真想立马就在眼前消失。

她悄悄的抬头瞟了一眼说话的男人,只看到个子很高,像堵墙一样挡在楚盼身旁。

楚晏觉得女人就是麻烦,不耐烦的又看了看对面的女孩,哪料正巧接收到吴呦呦愤愤的目光,他一愣:看吧,还莫名其妙发火。

“算了,还是我去吧。”他要赶快把麻烦送走。

楚晏迈着大长腿迅速离去。

他那降尊纡贵般的态度让楚夫人老脸一红,这个儿子,真是让自己看着就来气!

“呦呦!我小叔他平时就是这个性子,虽然性子那个了一点,但人其实很好的。”楚盼摸了摸鼻子,尴尬的解释着。

小叔的个性虽然一向如此,但今晚在一个小女生面前,确显得有失风度。

吴呦呦十分勉强的说:“主要还是我的原因,总之,今晚很抱歉。”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