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和女儿偷尝禁果 领导日任兰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20日 来源:互联网 1370 次 收藏

目朗国的都城,邶阳城果然是个繁华之地,一眼望去皆是高阔的楼阁,大街上车来人往,络绎不绝。我独自穿梭在人群里,看着一张张生动却陌生的脸,与旁人说笑的,和摊贩讨价还价的,匆匆赶路的······我原来真的不喜欢热闹,越是热闹的环境,我越是感觉烦躁又孤寂。

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该做些什么。在21世纪时,我一直幻想着逃离一切,过一种没有压力,没有牵绊,自由自在的生活。原来当心中没有了方向,没有了信仰后,生活是这样的空白,太过孤寂。原来我所谓的信仰,所谓的助人,最终也是让自己好过了。

不知道在这繁荣的邶阳城,有没有类似图书馆这样的地方,对这里一无所知,头脑一片空白的感觉,太压抑。

寻了很久也没找到图书馆,我也太天真了,看来发展了有发展的好。打听到城外有一个名为鲁山的地方,建有一所书院,也许去那里也不错。买好食物和药品等必备东西我便出了邶阳城,渐渐的人烟越来越少,天色慢慢地黑了下来。来到这个时空,第一次独自面对漆黑的夜,不禁恐慌起来。借着月光,我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尽量隐藏着自己。啊,真是弱到自己都生厌,无奈,谁知道眼下这个世界的法制又是如何。

走着走着,终于看见远处似乎有亮光,隐隐约约的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如何处理?”

“······要紧······”

我悄悄摸近,看到他们扔下了什么又继续赶路,感觉到危险袭来,我屏住呼吸不敢轻举妄动,待那几人消失不见后我走近他们刚才所呆的地方。

天啊,竟是一个才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想起刚才见着那几人手中的过于庞大的包袱,难道他们是贩卖儿童的?想不到京畿之地,竟也有这样的勾当。

我小心地探那小孩的呼吸,很微弱,衣服上血迹斑斑,应该是被虐待过,想不通为何会如此,也许不是我想的贩卖儿童这样简单。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发烫,此处离城已经很远了,抱他回城找大夫肯定来不及。幸好我在出城时买了一些外伤药,仔细清理干净伤口后,涂上了药又快速包扎好,然后将他转移到了一个避风处。小男孩依旧昏迷着,还在发热,突然想到物理降温,我拿出自己的那块米色布,将随身带的所剩不多的水全部倒在上面,然后将布搭在他额头处,希望会有效。

我细心地照料怀中的小男孩,终于等到天快亮时,他的呼吸声渐渐地平稳有力。谢天谢地,他应该能熬过来了。费了一番精力终于找到了水源,回来后准备生火熬些热食。头顶又是一片蔚蓝的晴空,这样纯粹的蓝天总能让我的内心充满希望。东西快熬好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句微弱的声音。

“姐姐,你在做什么?”

我惊喜地看到小男孩终于醒了过来,他的眼睛生得十分好看,很亮,像夜空中最耀眼的星星。

“你终于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感觉全身都好疼。”

“别担心,很快会好起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茗。”

“阿茗,你还记得家在哪里吗?”

“家,我不知道。”

不知道?呃,终于体会到佚先生当初见到我时的感受了。想到阿茗可能遭遇到的痛苦,我决定等他完全恢复后再慢慢了解情况。

“哈,姐姐也没有家呢,等你好起来后,咋们一起去找吧!”

“姐姐,你叫什么?”

“我叫冉希,希望的希。”

两日之后,阿茗勉强能走路了,我带着他继续前往鲁山。

终于到了鲁山书院,原本我只是想来此处打磨时间,现在带了阿茗,也许把他安置在这里会很好,凭我一己之力,什么都还不了解,这样确实很难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的父母。虽然和阿茗只有几日的相处,却很是不舍的,但比起他的家人,我的不舍微不可言,所以一定要送他回到父母身边去。

佚先生说过,半个月后我可去夜孜国找他,不知道当时他没说的如果是什么,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去找他的。

鲁山书院果然是邶阳城第一书院,面积很大,书院的风格也很别致。只是求学的全部都是男子,看来这个时代依旧是男权主导的时代。

经过一番周折后,院长收留了我和阿茗。

白日里我通常呆在藏书阁里翻看各类书籍,而阿茗被院长暂时收养了。

庆幸的是,我在藏书阁里翻到了关于目朗国和夜孜国的介绍,还有一些关于天下时事的书籍。

当今天下,主要以大漠河为界一分为二,北为目朗国,南为夜孜国。两国曾频繁地交战,却不相上下,始终谁也没能吞并谁,最后两国皇帝决定议和,共享和平。

看似平和,实则总有野心勃勃之人,妄图掀起战乱,好从中获利。

书中记载,夜孜国如今的都城为南邺城,据描述,夜孜国的风俗和历史上的南方地区的风俗差不多。突然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方向,等到局势稳定些,我就南下去夜孜国。佚先生留给我的银两已经所剩无几,如果要去南邺城,需要一笔不少的经费,看来我得想一个办法出来攒足路费。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什么,也许我可以试试。

鲁山书院近日要举办一场赛诗会,会者皆能参与,进前三名将会有一笔奖励金,好像分别是一百两银,六十两银和三十两银,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在这个时代生活了半月之久,虽然有某些相似的地方,但它确实不属于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当年费力背诵的诗词正好可以借来用用了,呃,良心有点不安。可能我这辈子都回不去了,反正对21世纪再也没有影响,那就不用管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