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爱宝贝by九txt百度网盘 男主装残废轮椅腹黑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互联网 288 次 收藏

台长方言坐在办公室里,仔细看着所有应聘主持人的试镜录像。看的差不多的时候,打电话给秦羽柔,让她到办公室来一趟,顺便按面试号码把同步资料带来。

不到三分钟,秦羽柔便带着资料来到了办公室。

“方台,这次公开招聘,按照成绩,主持人有6名入围,记者一共有4名入围。这些是对应的资料,剩下后面的那些都是成绩没有入围的,您看一下,然后您决定出录取人员结果以后,我再安排办公室的人通知。”

秦羽柔说着便将两份资料递给了方言,方言示意她坐下,边翻看资料边说:“羽柔,我基本都已经仔细看过了。这次选的非常不错,那天我说的1号,哦,原来她叫米拉,把她直接放在新闻组吧,其他的几位你就看着安排吧。有一个叫苏可可的,是省委宣传部苏部长的女儿,他亲自给局长打电话安排这件事情。并且苏阮集团苏总也亲自打了电话给我,苏可可是他亲侄女,苏阮集团每年在我们电视台有大笔的广告投入。我想这已经不是我可以拒绝的事情。她基础相比其他几位有点差劲,好在形象还不错,以后慢慢培训吧。必须把她加进来。记者那边四个人你来决定怎么分吧。”

“可是,方台,米拉是唯一一个非科班出身的,直接放到新闻组是不是太冒险了?此外,剩下的5个人都非常优秀,怎么换呢?”

“非科班出身就不能播新闻吗?更何况她是播民生新闻,并非时政新闻,不至于冒险。而且我和其他两位副台长也商量过了,觉得她完全可以胜任。我们只需要6个人,1号是必须留下的,2号是唯一一个录取的男主持,那么还剩下四个女主持,你看着换掉一个。”

“可是方台,这——。”

“什么都不要说了,羽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这已经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

“我明白,那好吧,那只能把第六名换掉了。”秦羽柔有些无奈而惋惜地说着,转身准备出去的时候,方言突然问了句:“呃,羽柔。这个周末有空吗?”

秦羽柔疑惑地看了看方言说:“我们家周末约了很重要的客人来家里吃饭,所以,我可能没有时间。”

“哦,好吧,那没事的,你先去忙吧。”方言说着,带着遗憾的微笑。

“嗯,那我先走了,真不好意思。”秦羽柔觉得方言每次跟自己说话总是特别温柔,至于这温柔里包含着什么,她毫不知情。

方言看着秦羽柔关上门离开,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也许秦羽柔从来都不知道他对她有一份那样炽烈而持久的喜欢,从五年前秦羽柔来到电视台报到的第一天,他看见她的第一眼开始。可她对他始终保持着一种说不上的距离。

对于一个33岁优秀的单身男人而言,有时候是会因为这种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而格外执着、又因为这种执着而迷失的。

对于米拉和许穆而言,等待结果的日子如同便秘一样是种煎熬。但是听说好运气有时也会像一场瘟疫一样互相传染。

于是,在一个大雨的天气,米拉和许穆再次同时接到电视台的通知,他们终于被录取了,三天以后去电视台去11楼总编室报到。也许并没有那么意外,但是许久没有过的惊喜还是将他们深深的淹没。与此同时,米拉接到了远在重庆的闺蜜乔荞的电话。

“喂?米拉,是我,乔荞,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好的不得了,你知道吗,我终于被录取了!乔荞!”米拉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啊?天哪!宝贝,你简直太伟大了!你终于迈出了理想的第一步,太棒了!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啊?”乔荞听到这个消息,似乎比米拉还要兴奋。

“没有,我也刚刚接到电视台通知的电话,而且刚挂了电话,你就打来了,还没得及跟你说呢!对了,你那边工作定的怎么样了?”

“嘿嘿,我也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啊?快说快说!”

“我,即将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肩负起给祖国花朵施肥的重任。而且——”

“真的啊,太好了!哎呀,还有什么,快说呀!”

“淡定,淡定。我说了以后你可不要太激动。”

“哎呀,别卖关子了,快说啊,急死人了。”

“嘿嘿,而且我即将入职的那所学校,就是B城的一所国际学校的初中部!”

“啊?天哪,太好了,怎么会这么好呢,这就是说我们两个又可以在一起了?我真是太高兴了!”

“本来是有两所学校愿意录用我,一所在北京,一所在B城。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决定去B城,去和我最亲爱的米拉小朋友在一起。而且北京太大,让我没有安全感。”

“嗯嗯嗯,英明伟大的乔荞,你知道你的选择有多正确吗?正确的让我兴奋的今晚要睡不着觉了!”

“那就失眠吧,青春的燃烧从失眠开始。我大概一个星期以后过去报到,学校的那边教师宿舍暂满,所以我可能要打搅你一段时间了。”

“随时欢迎你来骚扰,并且本公寓实行三包,包吃、包住、包睡。”

“那我就是三陪,陪吃、陪住、陪睡。另外房租咱俩可以一人一半。”

“哈哈,得了,房租就算了,咱俩就甭客气了。”

“那好吧,那就等我去了以后再说吧。去之前我会再给你打电话的。”

“好的,到时候我去火车站接你。”

“嗯,好的,那先拜拜,么!”

“么!”

米拉挂上电话,想象着乔荞的即将到来,忘记了自己手里攥着的是手机,兴奋地将手机向后扔了出去。

“啊!”一声尖叫,正好砸在倚着卧室门边上的许穆的额头上。

“你脑袋上有坑吗?”许穆捂着额头,弱弱地问了句。

“没,倒是把你的脑袋砸了个坑。”米拉摇摇头,自知自己犯了错,捡起手机,还好,手机居然还没摔坏。

声东击西音乐教室终于开张了,也许是那五折的广告效果非凡,前来报名的人特别多。每周的一、三、五是少儿班,二、四、六是成人班,周日休息一天。

为了防止安全对自己起疑心,谢举脱下拘谨的西装,一身时尚潮人的打扮,按照白美琴的安排到声东击西报名学习萨克斯。好在成人班里还有几位与他年纪相仿的男人,没有让他显得很特殊。

于是,安全、骆驼和祥子整天忙着授课,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有种赚到的满足感。安全也因此几乎忘记了后备箱里的那个包,以及那个丢了包还诬陷自己是抢劫犯的神经病。

大约过了两三天,他开车路过湖心广场的时候,才突然又想起那个包来。

正巧,在广场的喷泉池边有一个疯疯傻傻的中年乞丐,他立即停下车,二话不说,便从后备箱取出那个包直接扔给了那个乞丐。

“喏,送给你了!”

“谢谢,谢谢啊!”乞丐的乐呵的直点头致谢。

“甭客气!”安全说完便心满意足的开着车走了。

想着马上就要去电视台报到了,而闺蜜乔荞也很快要来到B城了,米拉这两天一直激动不已。几乎忘记了要准备证件和照片的事情。

直到许穆问起她关于照片的事情,她才想起来。

“米拉,你说,咱们毕业时候照的一寸照片还能用吗?”

“废话,当然能用啊,你激动傻了吧。哦,对了我也得找找我的照片,还有毕业证、身份证、学位证。”

“不是,我是觉得毕业那照片照的太像劳改犯了,一点也不帅。”

“得,上次报名不就用的那个照片吗?”

“嘿嘿,报名那时候不是还没遇见秦羽柔嘛。”

“得,你那张脸摆在那呢,就算把你照成周润发,也没用!”

“你可真会打击人,不带你玩了。”许穆说完便回自己屋去了。

米拉在卧室里翻箱倒柜,不一会整个卧室就变得狼藉一片,丢三落四简直是她的最大特长。找了一大圈,终于把照片、毕业证、学位证都找齐了。可是身份证却怎么也找不着了,这下可把米拉急坏了。

“啊!”她突然回想起那天去面试的时候,她挎的那个包,那个包里面一共三个夹层,身份证就放在最里面紧贴包面的那个最不起眼的夹层里。

“完蛋了!该死的抢劫犯!”米拉真是又气又急,抓起手机翻查前几天接到的电话号码。可是几乎把手机翻爆了,也没能找到那个号码,因为隔了几天,她的手机已接号码里能存的数量有限,那个号码一定是被冲掉了。

“哎呀,这可怎么办呀!这个该死的抢劫犯,大变态,王八蛋,我要诅咒你,喝水被噎死,吃饭被撑死,走路被摔死,开车被撞死!”米拉正在气呼呼地自言自语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米拉急昏了头,看见是陌生号码,完全不想理会,便按住了。可电话又打了过来,电话是安全打的,他把包给了乞丐之后,便突发奇想要打电话告诉她一声,好好气气她。

米拉烦的不行,又按住了,可安全还是不死心,又打了过来,米拉真恨不得把手机摔了。于是直到安全拨了第六次,米拉无奈而好奇地接了电话。

“喂,你还好吗,神经病。”安全的声音极为挑衅。

“你才——”米拉刚想骂对方是神经病,却突然停了下来,她听出对方的声音正是上次那个抢劫犯。

“你是抢劫犯?太好了!抢劫犯,我终于找到你了!”米拉简直激动不已。

“说话客气点啊,谁是抢劫犯,都跟你说了不要乱咬人!你找我?找我干什么?”

“好好好,对不起!什么都别说了,你赶紧把我的包还给我吧?拜托了!”

“哟,原来你正常起来还是挺温柔的嘛,你早这样客气点,我不就把包给你了,你不是说你不要了吗?还诬陷我是抢劫犯。”

米拉听出对方的得意与刁难,心里气的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可为了取回她的包,拿到身份证,她只好委曲求全。

“行行行,对不起,你怎么说都行,你不是抢劫饭,我是抢劫犯,行吗,您就大人有大量赶紧把我的包还给我吧,我快要急死了,我的身份证在里面,我明天要带上证件去单位报到。”

“身份证?里面有身份证吗?你干嘛不早说啊!”安全一下子没了刚才的得意劲儿。

“有,就在最里面那个最不显眼的夹层里放着,拉链拉上的。你给我打电话那会,我根本就没想起来。你行行好,赶紧还给我吧,我好不容易才考上的,万一要是耽误点什么事怎么办呀。”米拉都快急哭了。

安全听的快傻眼了,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着:“是这样的,我说了你别着急,我会负责到底的,我以为没什么重要的东西,而且你说你不要了,所以我就是想气气你,我就把她送给一个乞丐了。”

“什么?你这人心眼怎么这么坏啊!”米拉说着便呜呜地哭了起来。

“你先别着急,我一定想办法帮你找回来,要是耽误了你什么事,我也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就刚刚才给了他,没多大会,就在湖心广场喷泉池那儿。我现在就拐回去给你拿回来,你别着急,别着急啊。”安全说完挂上电话,赶紧调了车头往回走。

米拉哭的稀里哗啦,听到湖心广场喷泉池,她便赶紧出了门,匆匆赶往湖心广场。安全开着车,比她先到一步。

还好,那个疯傻的中年乞丐还在那里,居然还能认出安全来,一只手摇着包,一只手拿着包里的钱,对着安全傻笑,包已经被他蹂躏的脏兮兮的。

“这个暂时不能给你了,钱你拿着吧。”安全伸手去拿乞丐手里的包,乞丐呜呜地哭着,死活不松手。

米拉刚好在这个时候赶到,看见这一幕,赶紧上前去一把将包狠狠地夺了过来,乞丐疯疯癫癫地哭着在地上打滚。

米拉顾不上其他,赶紧拉开那层拉链,从里面把身份证拿了出来,还好没丢。米拉把包扔在地上,将身份证用双手紧紧地捂在胸前,像抓住救命稻草,完全忽略了站在一旁的安全。

安全静静地看着她,心里不禁一丝喜悦,是她。此刻,他近距离地看着她,她依然穿着V领白棉布衫,水蓝色长裙,蓝色棉布蝴蝶状发卡,素面朝天。他仿佛能确定她们是一个人,自助餐厅、倒车镜补妆、骆驼表哥的水吧。

终于米拉缓了口气,才看见站在面前的安全,与秦羽柔并肩的那个大眼睛男子。

怎么会是他?米拉心里一惊。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都有些莫名的尴尬。

突然两人同时开口。

“抢劫犯。”

“神经病。”

这不约而同的一张嘴,两人都忍不住笑了笑。

沉默片刻,安全突然开口说:“对不起。”

“没关系。”米拉淡淡的说了句。

“呃,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在这儿等人,然后你用我的倒车镜补妆,我为了不打搅你就一直呆在车里没出声,后来你的包被抢了,我就开车去追小偷了,偷你包的不是个惯贼,只是个从家里逃出来的十五六岁的孩子,他身上没钱饿急了才这样。然后我就把你的包拿了回来,然后给了他两百块钱让他回家了。”安全不紧不慢地解释着。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呃,是吗。那,那个钱给他了,还有,我真的不知道里面还有你的身份证。我之前为了联系上你,大致翻了一下,就看到一堆发票、卡什么的,和一点零钱,我就在一张卡的背面找到你的名字和电话。嗯,就是这样。”

“嗯,我知道了,没关系。应该谢谢你,如果是被那个孩子拿走,就真的找不到身份证了。”

“你的名字很有趣啊,叫米粒?”

“不,那个不是粒,是拉。米拉。”

“哦,我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那是字写的太连了,我看错了。”

“嗯。那,再见。”

“嗯,再联系。”

米拉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听到这句再联系,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回答,只想尽快结束掉这场陌生的对白。于是她转身回家,突然背后又传来安全的声音:“对了,我叫安全。”

米拉顿了顿,并没有回头,她的心跳始终在加速,可安全这两个字分明已经深深地烙在了她的心坎里。

于是,那一夜,他们在各自的房间里遥不可见,辗转难眠。

半夜月光清白如纱,米拉起身打开抽屉,拿出一本青色粗布面的笔记本,她小心的翻开,看着那片干枯已有些黑黄的三色堇发呆。那是那一年,她来B城上大学之前,母亲顾吟珠亲手帮她夹进笔记本里的,笔记本也是母亲送的,非常朴素而雅致的一本。母亲跟她讲起三色堇的传说,并且告诉她,三色堇的花语是得到幸福,凡是看见三色堇的人都会得到幸福。

于是每当她有心事,就会翻开笔记本里那朵三色堇看一看,祈祷着幸福和好运的到来。

安全,这两个字,也许就要在她豪不知情的情况下,从此嵌入她生命的轨迹,或纠缠或碰撞或分离,一切都是不可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