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红肿花唇 西门龙霆景佳人打开双腿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6月13日 来源:互联网 1232 次 收藏

茅羽悦推门而入,江源满脸通红,正享受着力量复苏,看到茅羽悦进来,下意识的紧了紧腰带,向后退了两步。

茅羽悦把门关好,伸出丁香小舌十分诱惑的舔了舔香唇,娇笑着看着江源,说道:“小江源,刚刚是什么声音?”

“哪有声音,你听错了吧。”江源向后退了两步,眼神惊恐。

看到江源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茅羽悦心中满是成就感,缓步走到江源身边,抬手轻抚江源的脸庞,说道:“小江源,你又不老实,还学会骗人了,你要知道,骗人的孩子可是要受到惩罚哦。”

“茅羽悦,茅姐姐,算我求你了,你能不能放我一马。”江源哭丧着脸说道。

“哈哈,江源,你是在求我吗,这样可不真诚,我是喜欢你的,每天这样主动早已表明了心迹,你就从了我吧。”茅羽悦轻轻一推,把江源推到在床上,随后压了上去。

“茅羽悦!”

被茅羽悦调戏实在是没面子,现在力量复苏,体制有所改善,江源用力以翻身,立刻变被动为主动,将茅羽悦压在身下。

茅羽悦一愣,黛眉微蹙,疑惑道:“你……你的力量恢复了?”

“是啊,所以不要惹我了,不然看我怎么教训你!”江源吓唬道。

“教训我?你能怎么教训我?无论我把你推倒,还是你把我推倒,结果都是一样的,我还省点劲。”茅羽悦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江源无语,茅羽悦身为一个女孩,脸皮怎么这么厚。

“茅羽悦,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几天里我实在受够你了!”江源尽量把气势造足,双手摁住茅羽悦,将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手掌高高扬起,随后传来啪的一声。

“呀!”

茅羽悦尖叫一声,小脸上出现一抹红晕。

江源一巴掌拍在她的小翘臀上,手感极佳,弹性十足。

不过在手掌落下的时候心有不忍,毕竟茅羽悦是个女孩子,如果下手太重总归有些不好,做做样子,稍作惩戒就好。

因此这一巴掌的力道并不重,倒像是在抚摸一样。这也是茅羽悦脸红的原因,江源这家伙,看上去道貌岸然,没想到占起便宜来这么直接。

“知道厉害了吧,以后别惹我。”江源也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茅羽悦扭头白了他一眼,娇嗔一句:“坏蛋!”

“你还来劲了是吧!”江源说着,抬手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比刚刚那一下重了许多,但依旧不会让茅羽悦吃痛,声音略显清脆,伴随着茅羽悦的闷哼声。

看茅羽悦还没有认错的样子,江源都点后悔这样做,但是已经开始,若是现在自己先停手,那岂不是又要被茅羽悦嘲笑,甚至被她推倒。

想到这里,江源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下重一点的手,让她求饶。

啪!

“啊!痛!”茅羽悦惨叫一声,一脸幽怨的看向江源。

江源故意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恶狠狠的说道:“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吗,现在跟我认错,并保证以后不再调戏我,我就饶过你,不然的话,嘿嘿。”

说到最后狞笑两声,茅羽悦娇躯一颤,欲言又止,把两个枕头取过来,小小脸埋在两个枕头之间。

“嘿,你这小丫头还挺倔的,我这个暴脾气,今天非得打到你服气不可!”江源说道,手掌高高扬起,完全没有收力,结结实实的打了下去。

声音清脆,伴随着茅羽悦的惨叫,回荡在屋内。

“求不求饶?”江源质问道。

“不求饶,不求饶!”茅羽悦小脑袋埋在两个枕头之间,声音含混不清。

啪啪啪……

每拍一巴掌,茅羽悦就好惨叫一声,这频率慢慢跟上了节奏。

这屋只是土胚屋,窗户还没挡严实,屋内的声音在屋外听得清清楚楚。小夕言站在屋外,心里很是纠结。

没过多久,屋内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伴随着茅羽悦的惨叫声,二者混合在一起,冲击着小夕言脆弱又幼小的心灵。

听到这声音,小夕言立刻涨红了脸,抬起手摸着小脸,自言自语道:“天哪,脸好烫。茅姐姐和江大哥竟然……真的开始了。”

随后声音越来越清晰,茅羽悦的叫声里渐渐地有了哭腔,小夕言捂住耳朵,坐在小板凳上,尽可能的不去听。

可这声音太清晰了,就算捂着耳朵也能听到。

她甚至要不要考虑让江源和茅羽悦小点声,以免被邻居听到。

“江源,茅羽悦,小夕言,我们回来了!”

门外传来了诸葛君豪的声音,小夕言捂住耳朵,一门心思都放在屋内的声音上,并没有听到诸葛君豪的声音。

三人刚一进门,就看到小夕言坐在江源房间之外,捂着耳朵闭着眼睛,小脸红的都快滴出水来。

而屋内传来有节奏的声音……

“嘶~”

此情此景,诸葛君豪,南洛和南老头三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三个不是傻子,听到这种声音自然会想歪了,但是这频率会不会太快了,声音也响亮,江源这货懂不懂得怜香惜玉。

茅羽悦的声音完全就是惨叫,都带着哭腔了。

就在这时,屋内传来茅羽悦的抱怨声:“呀,江源轻一点,好痛!”

随后又听到江源恶狠狠的说道:“知不知错,求不求饶?”

“我……”

“那就继续!”

三人面露尴尬之色,就连南老头这一把年纪的都忍不住老脸一红,暗暗感叹,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够狠的。

……

大约一炷香之后,屋内两人又开始对话。

江源说道:“喂,茅羽悦,算我求你了,你就服个软吧,你受得了我都受不了,累死了。”

茅羽悦声音幽怨,说道:“江源你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我都快没知觉了,现在搞成这样估计三天都下不了床,等南爷爷他们回来,你自己去解释。”

“喂,是你先调戏我的,如果你不调戏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现在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哼,我就是恶人,呀,好痛。”

……

屋外四人坐在小板凳上,正围着桌子端着碗吃饭,脸上装作不在意的模样,但耳朵高高竖起,认真听着两人的对话。

吱~

房门打开,江源走了出来,四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他。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