摁到床上喷射灌满 肥岳黑色湿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31日 来源:互联网 603 次 收藏

“爸爸,那小子怎么会攀附到卓家的。”叶昭澜气的直痒痒,跟之前的贱女人一个名字,看着就讨厌,那人想着。

“当初就说了对人友好一点,你现在还怎么让我跟卓家谈生气。”叶书桦气急的说。

杜薇澜被吼,脸上有些挂不住,可是场面不允许她发作,压低声音,“我怎么知道这个穷小子会跟卓家搭上关系,这次是我的失误。”

她太过于势利,看到有钱人就想着巴结,当初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跟了叶书桦。

谁知道挤掉徐薇之后,叶家一下子一落千丈,没有了当初的威风。

早知道这样,她还不如找一个更有钱的,谁要跟这样一个人。

但是她想的这一切,叶书桦丝毫没有察觉。

“诶!我说,卓老爷子不会是想要公布这件事情,然后叫你喊我来吧!”

“我这就不知道了,他一般做事儿从来都不会跟我说。”

卓老爷子现在这个做法,叶启绯心里慌慌的。

一但大家都认识了他,最后肯定会去调查他的背景,有些事情就会暴露,他计划了这么久的事情,不能因为一时的失误毁于一旦。

“帮我跟卓老爷子说声对不起,我先走了。到时候一定登门拜访。”话一说完,转头就走。

刚出卓家的大门,叶启绯就放松了下来,里面太封闭,让他压抑到疯狂,看到那一家三口幸福的样子,他抑制不住的想要撕破他们虚假的面孔。

他担心自己如果再待下去,肯定会把那母女撕碎。

“你怎么会在这儿。”又是一个吃惊的语气。

叶启绯就纳闷了,这些有钱人,说话都说的一个样,。难道穷人就不被允许参加这些酒会吗?

“方公子为什么在这儿我就为什么在这儿。”声音尖锐,让人毛骨悚然,明显的敌意让方昱世低下了头。

叶启绯不想多留,话没说就走了,直接无视向自己走来的他。

“叶启绯,上回那件事儿解决的不错。我们公司想要跟你再合作一把。”这话说的就像是在施舍一只流浪狗食物一般,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叶绮菲从小就被教育人人平等,这个世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母亲的教导一直记在脑海。

之前对方昱世莫名的膜拜蒙蔽了双眼,让她现在才看清他的真面目。

转身,一步一步坚定的向他走去,眼神朦胧,嘴角上扬,给人一种妩媚的感觉。

走到跟前,眼神一变,揪着方昱世的领子往前扯,邪魅一笑

“方公子,你真当你们方氏这碗饭我很想吃吗?”说着往前一推,力气不大,却让他有些站不稳脚。

叶启绯生前就讨厌自己的策划书被改,除非是有问题。

可是方昱世太自以为是了,永远不会相信自己比别人弱这个事实。

就这样一推,叶启绯帅气的离开了,后者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退。

“阿昱,你怎么还在这儿。”叶昭澜突然站在后面喊着。

方昱世只能是看着叶启绯走了,无奈的转头满脸笑容的看着那人。

“你知道吗?今天卓老爷子竟然说上回你办公室里的那个叶启绯是他的干儿子,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叶昭澜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平时她说话时,方昱世都会认真的看着她。可是今天她说什么他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叶昭澜以为是她说了“叶绮菲”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了这个人。

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当场就拉下脸,像是别人欠了她几百块一样。

叶启绯一走,电话立马就响了。

一个噩耗传来,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站在原地,一时竟不知往哪里走。

“杨勇死了,意外身亡。赌博欠钱那帮黑社会找到了他,夜里太黑,一脚滑到了江里淹死了。”侦探的话至今回档在叶启绯的耳边。

第一直觉,这不可能是意外身亡,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明明一起都进展的很好,当年发生的事马上就要水落石出了,就差这么一脚。

这个消息一出,参加宴会的某个人也收到了消息,原本郁闷的脸一下子放松下来。

现在没有了证人,当年做的事儿已经找不到结果。

十月的天,刚进入秋天还有些闷热,单薄的衣服竟有些汗湿。

事情一下子走到了绝路,叶启绯已经不知道这件事情应该要怎么进行下去了。

可是天上的妈妈不能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必须查清楚。

脑子一转,只有一个铤而走险的办法了,这是唯一可以找到线索的事儿。

方昱世用了叶启绯改过的方案之后效果大好,不得不说,这个人的能力超乎他的想象。

之前的叶绮菲也是这个样子,动手能力极强。

杨勇的死亡,警方已经结案了,全部定义为意外身亡,这个秘密已经伴随着杨勇的死一起沉入江底,没人能再找到。

叶启绯怎么都没有想到叶昭澜竟然会把这件事情做的这么绝。

“帮我查一下,当初杜薇澜是怎么上位的,我不相信叶书桦只有她一个女人。”按照他的了解来说,叶书桦不可能只有一个人,他的性格就决定了这样。

这些事情毕竟是有预谋的,她了解叶书桦的性格,虽然性格有些狠辣一些,但是却也有男人通常好色的性格。

所以叶书桦必定身边还有其他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将是突破口。

叶启绯走了之后,卓承没待一会儿也跟在后面一起走了,毕竟叶启绯不在,在这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酒会说白了就是结交生意伙伴,大部分来的都是带着自己目的的。

卓承走一段路就碰到有人来搭讪,他本来就不喜欢这样的氛围,干脆挑手直接走了。

回学校,叶启绯开始疯狂学习,上次的比赛之后另外一场更盛大的即将在省会举行,就算是她已经有了这么多年的学习经验,也不敢掉以轻心,全力以赴是她的信念。

全省所有的精英全部都在里面,就算没有得奖,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收货。

紧迫的学习环境让叶启绯一直待在寝室,足不出户,所有的问题全在寝室解决,卓承很好的做了后勤工作,保障他的饮食。

出发前一天,“杜薇澜有一点很可疑,她应该在调查一个人。当时的事情我发文档给你。”电话挂断,文件随后就传来。

文件做的很好,里面配着图片还以前发生的一些事儿。

叶启绯耐着巨大的性子看这些,手握紧,原本以为叶书桦是个渣男,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渣,她突然有些庆幸自己的母亲没有看到这些东西。

一次伤害就已经足以抨击母亲,如果这些事情放在她的面前一定会是巨大的伤害。

突然有张照片和字引起了叶启绯的注意,照片里显示的那个女人很清秀,不像是会做小三的人。

可偏偏就是这个人,引的叶书桦对她念念不忘,原来从最开始他的心就不在徐薇身上。

旁边的小男孩儿引起了叶启绯的注意,叶书桦是个封建的男人,觉得家里一定要有一个儿子。

可是无奈徐薇生了叶绮菲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好,不可能再给叶家添后了。

叶启绯看了下时间,叶书桦勾搭上她的时间正好是在叶绮菲出生之后。

但是如果叶书桦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肯定会把他接回家的。

这点上,叶启绯还是很怀疑的,只能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叶书桦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最不想让这个孩子出现的,肯定不会是徐薇,按照她之前的性格肯定会让这个孩子进叶家的门。

因为没能生个男孩,这件事儿一直都是她心里的痛,总觉得自己低一等,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叶书桦才会有时间出去瞎搞。

“你怎么还在这儿,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你了。你还不走,别到时候赶不上车。”卓承突然推门而进。

叶启绯一听到声音就像是做贼一般把手上的东西藏了起来。

“我现在就走。”慌张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不太对劲。

原本就已经放好的东西,卓承看着她又一个个的拿出来,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你东西不是都已经放好了吗?直接拿走就可以了,怎么又都拿出来了呢?”卓承一个个的又捡了起来。

安全的把她送上车,卓承还是有些担心。

果不其然,这个担心是正确的,有史以来最差的成绩回到学校。

卓承听到后惊的下巴都掉到地上去了。

好事儿不出门,坏事儿传千里,一等奖的时候没多少人知道他,可是这三等奖,反倒认识他的人更多了。

“学校竟然只拿三等奖,真不知道学校怎么选的人。”

“就是啊!如果是我去,肯定不止这个水平。”

“太垃圾了吧!太垃圾了,丢脸。”

风言风语瞬间传遍了整个校园,卓承走在路边都能听到有人在讨论这件事儿,不经有些担心叶启绯回来的时候会伤心,连怎么安慰都已经想好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