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自述做的最舒服的一次 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

小榄小榄 2020年05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1600 次 收藏

后来将这家事情跟周家家主说明了情况,好在那灯盏的做工和用料对得起它的价钱,那阵奇异的火焰燃烧过后,灯盏一如初见的那样完整,没有一丝裂痕或者是烧上的痕迹。

经过管家检查的结果来看,原来是那书架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缺了一块小角,闹得书柜有点不稳当了,再加上有求于人的态度,他们嘴上连连表示歉意,笑一笑就将这件事情含糊地搪塞了过去。

回到了东区的宅子里,白漠神秘地拿出一个香囊挂在了谷乐的脖子上。

谷乐刚想伸手去摸,却被白漠抬手给拍了下去。

“别乱动。”

白漠拿着烛台在绳捻处打上了一层蜡油,趁热一捏就黏在了一起。

在谷乐转过头迷茫的视线之中,白漠一脸正直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你这红鸾、天喜或天姚、咸池四星照于命宫或身宫之中,桃花入命,吉力增势,是个好兆头。”

谷乐被这卜卦的结果震惊了,此时你不说这稀奇古怪的卦象,单是这神棍一般的语气,和白漠此人联系在一起都显得格外诡异。

她犹豫了一下,诧异的开口说:“这是……姻缘卦?”

白漠嘴角微不可查地勾了勾:“骗你的,其实我卜不准姻缘的。”这么说完,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嘴角慢慢拉平。

“这屋子里面有古怪,我怕有什么不长眼的伤害到你,你也要小心一点。”

看他严肃的表情,谷乐也沉重的点了点头。

因周家这遭事涉及到了命劫,是个极为烫手的大难题。为了解决这难题的根源,白漠便要随着的周家的这代子孙前去老宅看卜一番。

然而就在这一日,众人无人踏足的院子里突然传来几阵零碎的脚步声。

谷乐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透过,一个身着道袍的道士正傲慢地对着一个小工指手画脚,旁边一堆人来来回回地搬着桌椅板凳,似乎是要举办什么仪式。

谷乐心里大惊,不知道为什么白漠临走前交代的不让人靠近这句话突然失了效,还是周家家主等的心急得想要另寻高人前来驱鬼做法。

她想也不想地冲进屋子里,将聚魂咒贴在自己身上,以免这虚弱的魂魄被一会施展出来的正罡之气冲到。

这时,门外想起来一阵叮铃铃的声音,铃声清脆悦耳,一阵阵有节奏的响铃声。那声音忽而远在天边,忽而又近在眼前。

叮铃铃,叮铃……

每响一声,谷乐就觉得自己神魂像是投入搅拌机一样,浑身的骨节都被拆散又重组了一番。

一下两下的铃声,谷乐还勉强能压抑住心神不动,然而那铃声却一潮一潮地冲着这里扑来,似乎没有止歇。

谷乐不想在听这闹心的铃声,然而那铃声却像是跟她杠上了一样,持之不断地发出阵阵响声。

叮铃铃……

谷乐捂住自己的耳朵,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就算捂住了耳朵,那从皮肤中渗透进去一般,恍若这个身体上突然长满了无数只耳朵,共同聆听着这来自地狱的呢喃声。

谷乐神智开始出现了动摇,一下秒,她眼前一黑,便被拖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空间里。

招魂幡的赫然竖立在道路两侧,幡尾以一个规整地弧度朝着远处轻荡了起来。像是一只只勾起来若有若无引路的手。顺着从幽黑的山洞深处往里看,远处似有似无传来清脆的铃,铜陵摇曳,散发出的硁硁让人毛骨悚然的悲鸣声。

就在这时,从脚下黑污的泥沙里堆里突然冒出来无数只尸骸枯骨,他们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呐喊声,似乎想要拖着上面的人一起陷入无边的炼狱之中。

谷乐恐惧地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这一步却没有实实的踩在地面上。

她惊疑不定地转过头一看,在她身后的是一条冒着红色岩浆,不断流动的长河,表面浮着的全是森森可怖的白骨。

“嘻嘻嘻。”头顶突然发出一阵嬉笑声。

谷乐抬头看去,是一个穿着奇怪,白皙可爱的七八岁小童。此时他正架在一颗枝干颓萎的树上,眼含新奇地盯着她瞧。

小童挑了挑眉,笑吟吟地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谷乐脸色惨白,下意识地摇摇头。

“六道无界,鬼魂离体本应前去地狱轮回道,可你却偏偏被人引着走进一个循环死门的小世界。在这里,你会一点点的消耗自己的最后一缕魂力,最终怕是会……魂飞魄散。”那只小童灵巧地翻身压在高处的一个枝桠上,支着下颌懒洋洋地看着他,“你惹上的人可心可真的狠呢。”

谷乐的跳的很快,热度却在一点点退却。

她觉得人心这玩意就是块海绵,有心之人不计后果地去填,总会有饱和的一天。却不曾想过它只是个躺在冰天雪地里散发热源的水囊,填久了,涨多了,还会爆炸,反来泼回你一脸的冰渣。

热度冷却之下,是凉得钻心眼刻骨髓的疼。

她抿了抿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拖他入地狱的人,正是白漠。

将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在脑袋中过了一遍之后,顿时通悟了。

小童嘴角勾起一个恶劣的笑容,嘻嘻嘻笑道:让我告诉你吧,你最信任的同伴可不是个普通人。他现在正处于突破的瓶颈期。像你这样命格奇特,又八字招阴的魂魄,正是他补充能量最好的养料之一。

你当那么高不可攀的大天师为什么会对你的态度有如此大的转变,还不是发现你身上可以利用的地方。想让你心甘情愿的献上自己的灵魂。

“醒一醒吧,小姑娘。”

“来,你不甘心吗?你生气吗?”

“复仇吧,杀了他,毁灭他。”

“他的力量,他的法宝,他的一切都将成为你的。”

听到这病娇一样的发言,谷乐嗤笑一声:“你是鬼,我是人,我们两个物种不同,你到底是有什么自信,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去怀疑自己的同伴?”

那小童似乎没有想到谷乐会这么坚定的一口回绝。他明显愣了一下后,不甘心地问道:“那我问你三个问题,你是答也不答?”。

谷乐点点头,她问心无愧,且相信白漠不会骗她,自然不畏惧任何问题。

“其一,这生魂献祭之法是否正是他的手段。”

谷乐有点头。

“其二,那打碎的琉璃灯盏是否是他的授意。”

谷乐皱紧了眉头,答:“否。”

那小童丝毫不在意这个否定的回答,继续问道:“其三,你是否吞了他的精血,与他结了契约。”

谷乐应是。

经他一提醒,谷乐心里沉了沉。好像自那次合和术之后,白漠并没有提到解除两人血契之间的事情。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契约的影响,她下意识的信赖了这个和自己结了姻缘线的“夫君”,再加之最近事情太多,这事居然抛开脑后不了了之了。

谷乐心里更加惊疑不定了,自己以前绝对不会是这个不拘小节的性子,像这种连思维和习惯都被人控制在手掌心的这种局面,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也许察觉到了自己的话起了作用,那小童又幽幽的开口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每次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都会在场?还刚刚好救下来命悬一线的你。”

谷乐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了一秒,似乎触及到了心里最底层,那层不愿剖开的坚冰。

谷乐觉得自己的思维被强行劈成了两半,一般怀疑警惕,一半亲近信任。

谷乐深深一叹气,自师傅以外,还没有人能将她的心绪影响得如此之深,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但她到底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性子,更不会因为害怕而缩头缩脑。

谷乐握紧拳头,眼神坚定:“我不能私下妄断一个人的人品,必须由我亲自问过他才好。”

不料,那小童却没有为难他,摆了摆手之后。周围那团黑黑的雾气便尽数退散了。

谷乐临走前,不甘心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然话一落,并没有任何回应,散落在空气中的唯有阵阵风的呜咽。

然而,在谷乐彻底消失在空间之后,似乎有人在发出了一记沉重的叹息。

而此时,周家院子里,白漠正冷着脸收拾着桌上摆着的法器。

旁边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撞了撞他的胳膊,好奇的问道:“白哥,驱魂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为什么不亲自上手啊?”

白漠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知道的太多死的快,你师父没交过你吗?”

路鸠缩了缩脖子,但他要被白漠虐过了千百遍,很快变舔着脸凑了上来:“那你为什么不直接除了这鬼,就这么简单的把她驱逐走?你也不怕她回来找你报复?”

白漠冷冷淡淡的回头瞥了他一眼,语气像是淬了冰一样,冻得人心里一阵胆寒。

“你不觉得你今天的话太多了吗?”

路鸠下意识的耸了耸肩膀,无辜道:“白哥,你也知道我只是半吊子,究竟有没有成功还难说啊。”

就在他觉得白漠依然会置之不理的时候。然而他却出乎意料接了一句,又似乎是自我呢喃:“施法不成功不是很寻常的事吗?”

路鸠:“……不是,白哥,虽然我废柴,但也不能这么不给我面子啊。”

白漠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丢下一句:“刚好,你有理由做一百遍练习了。”

路鸠:“!”

路鸠哭笑不得,哪里来得那么多鬼让自己练习啊。

望着白漠远去的身影,路鸠挠挠头: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是觉得今天的白哥看起来怎么那么奇怪?他这是被夺舍了还是吃错药了,怎么脾气火爆到反而不像是他了呢。

路鸠抓了抓头发,思维跳脱的他到底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了,再去询问本人怕也不合适,索性便不再多想,起身拿着白漠给的纸条去操办开坛做法时所需要的道具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