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外国人下面这么硬 颜汐洛乔陌漓全文免费第一章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93 次 收藏

呵呵——

不过,柳流星只是想象而已。

他才不敢拔刀呢。

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柳流星哑口无言了。

还是不说了。

弘尔曼校长看了看各位董事,很淡定和自信地笑了笑,开始说话了。

“说得没错,如果有愿意去P市作出牺牲的老师,我们还是欢迎的。”

重点在后面,再说,去P市,那么教师的工资一定会长一些。

毕竟那座城市不如我们这座城市发达,在那的条件比较艰苦,具体地说,那个城市里面的消费水平集体不高。

……

季铭威在校长室的外面听到里面开会,听得一清二楚。

季铭威大开眼界,在外面等候,当会开完了,所有董事都走了。

然后弘尔曼校长从里面走了出来。

紧跟在后校长后面的是柳流星老师,还有花映之老师。

“弘校长好,柳老师好,花教授好!”

季铭威见到这三个人的时候,满脸的笑容,立马鞠躬向老师们问好。

当然弘尔曼校长和柳流星老师见到季铭威的时候,更是高兴得不得了,毕竟,季铭威是柳家非常满意的未来的女婿。

弘尔曼看见季铭威之后,利索地扭头,雷厉风行一般,转向花映之,几乎是命令。

“花教授,你帮我接待一下季铭威这孩子,从P市来一趟这儿不容易,我和柳流星去送送董事们。”

而后,弘尔曼一脸笑容,又转向了季铭威,变得特别的温柔。

“铭威,不好意思呀,很多董事不住在国内,所以要帮他们安排住宿,陪他们一起吃一个夜宵什么的。”

弘尔曼校长一边着急,一边表示歉意。

“所以,跟着花教授,有问题可以请教花教授。拜拜!”

弘尔曼一边说着话,一边拉着柳流星,风急火燎跟上了董事们。

花映之扭头看了看季铭威,然后一脸的笑容。

花映之的笑容像是母亲的笑一样,季铭威一下子就愣住了。

虽然说和花映之并不是特别的熟悉。

但是因为两家在业务上还是有些来往,还是有合作的项目,所以隐隐约约地听父亲,还有爷爷说过这个花映之教授。

据季铭威所知道的一些有关花映之的印象。

花映之一直不喜欢参与公司的业务,一直呆在学校里面,从学校毕业之后,留校,当了声乐系教授。

花映之教授对自己家的凌青唱片也从来不是很了解,而且也不参与加凌青唱片的这些行政管理。

虽然花映之也是凌青唱片的股东,但是也不经常去自己家的公司里面开会,因为一直身在J市。

而J市在P市千里之外。

花映之教授就是喜欢教书,就是喜欢桃李满天下。

此时此刻,季铭威傻呆呆地看着花映之。

季铭威被花映之的母性光环给震住了。

花映之手里抱着一叠资料,朝季铭威走了过去。

花映之非常沉稳地来到了季铭威的面前,然后看了看季铭威,浑身上下看了看,左看右看,然后往后面退了两步,又认真看了一下。

凭着自己多年的声乐教学经验,花映之发现季铭威果然艺术气质非常的好,果然是一棵好苗子。

如果说艺术界有这么一位男孩子崛起的话,那么可以断定,季铭威一定是将来的一个很特别的明星。

季铭威除了帅气,还有底气和独特气质。

当然自己的侄子花辰逸也是不错的,只不过是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

侄子花辰逸是那种属于开朗型的活泼型的,属于那种快乐型的。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孩子季铭威属于那种非常的忧郁型的,这种气质,没有人练就得了,这种气质一定是书熏出来了。

季铭威有一些不习惯被花映之教授浑身上下打量着。

也不知道花映之教授是在干什么。

也不知道花映之教授到底想要做什么。

也不知道花映之教授是怎么想的……

所以,季铭威居然有些紧张,一紧张之下脸就红了,有些不好意思。

季铭威虽然在别人面前总是拉着一张脸,总是那么冷酷。

但是在花映之教授的面前,感觉到自己只是一个晚辈,于是有些被看得不好意思,脸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花映之教授发现季铭威的脸红了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

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继续看下去。

如果继续看下去的话,弄得季铭威下不了台。

所以花映之教授又笑了起来,然后走过去,温柔地拉住了季铭威的手臂。

“季铭威,你不要不好意思,我和你爸爸都是老朋友了。”

当然你不要误会我们的关系,我和你爸爸,只不过是好朋友而已。

只不过你也知道你爸爸季霄云和我妈妈刁凌青,还有我弟弟花映文,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哎……

花映之教授说到这里,不打算继续说下去了,她不想把一些家族的仇恨延续下去。

花映之教授希望下一代的下一代,如季铭威这一代,快快乐乐的。

花映之教授扭头,发现季铭威比自己高了一个头。

花映之又微笑了一下,迎头,看着季铭威的侧脸,英俊无比。

季铭威垂下眼帘,看了看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花映之教授,季铭威一下子又愣住了,一种熟悉的感觉袭之而来。

季铭威身体最柔软的地方,身体的左边,靠近花教授头顶的地方——心脏,开始有一些若有若无的疼痛感。

季铭威缓缓伸手,下意识地轻轻捂住了心脏的位置,同时,季铭威眉头微微皱起,眼睛里掠过一丝怨恨……

季铭威小小的举动,细微的一个动作,引起了花映之教授的注意。

花映之教授平视,瞟了季铭威的心脏位置一眼。

瞬间又抬头,看了看季铭威的那一张冷峻的脸,此刻却是带着一丝幽怨深深的眼睛。。

花映之不太往坏处想,只是非常关心地说道:“季铭威,你身体不舒服么?”

“啊……不是的,花教授,我只是……只是觉得这尔曼音乐学院的会议室太过幽闭,有一些沉闷,所以心里不舒服而已。”

季铭威回神,意识到了,身边拽着自己手臂的是花映之教授。

花映之没有多想,她只是认为,忧郁的男孩子,一定是不喜欢压抑的环境和狭窄的空间。

所以拽着季铭威,加快了步伐走向安全通道。

“花教授,你刚才说,我爸和你妈、你弟弟的关系不好,为什么呀?我怎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季铭威响起刚才花映之教授说的话。

季铭威似乎感觉到自己有强迫症,或是很想把问题弄一个一清二楚,季铭威不喜欢有问题搁在心里。

花映之一怔,猛地低头,不让季铭威看见,温馨的笑容,瞬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躲闪和紧张。

不过,很快的,温馨的笑容又爬上了花映之教授的脸庞。

花映之教授抬头,冲带着渴求眼神的季铭威笑,温柔体贴地说话。

“他们呀,还不是因为生意上有些事情……那个……”

好紧张!

“过去还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让他们的关系很紧张,哎呀,都怪我多嘴,小孩子不要管他们啦,大人都是闲的。”

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至于花家和季家的事情,不仅仅是一两件事情可以解释得过去的。

 

两家虽然表面上是那么好的关系,当然在之前的关系也是挺好的。

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让两家就此产生了矛盾。

这些事情让刁凌青失去了不该失去的。这件事情让季家也得到了本来得到的。

总的来说,两家之间,总是有那么一些恩恩怨怨。

这些事情,虽然花映之知道的,不是很彻底,但是作为花家的一员,花映之还是清楚一点点的。

花映之想起了曾经的这些过往,一点也不想想起。

花映之觉得自己的心里很痛,想起了自己曾经这个非常要好的哥哥花映安。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的这些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季家,那么花映安那个老实巴交的哥哥,是否还存在人世间?

不不不!

一定还曾季铭威的面前,花映之尽量克制自己的泪水,也克制了自己那一份纠结的心,这份疼痛的心。

花映之觉得在小孩子面前不应该想起以前的事情,那是上辈子人的事情,与孩子们无关。

花映之似乎不是很愿意提起过去的事情。

花映之也不太愿意提及上一辈的事情。

那些恩恩怨怨,冤冤相报,何时了?

花映之教授有意避开话题,蒙混过关。

 季铭威还是不能不刨根问底。

季铭威和花映之教授来到了尔曼音乐学院的石板路上,踏着咯吱咯吱的鹅卵石,像是剩着节奏轻舞漫步。

可是,再优美的感觉,对于季铭威来说,都忘不了一些钻进脑髓的问题。

季铭威依然不放弃,接着问道:“花教授,我不明白,我爸、你妈、你弟弟,他们一直掐得要死不活的,一定有深仇大恨,是吧?”

深仇大恨?

花映之教授的眼神里,掠过一丝丝悲伤。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