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好难受柳颜觉得好痒 bl啊好棒啊痒使劲我要bl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2月27日 来源:互联网 1009 次 收藏

欣怡知道是自己一时情急差点闯了祸端,她马上弯下身来,悄悄的躲到窗户的右边,然后轻声细语的说道。

“你快点告诉我,文豪到底在哪里。”

汪洋看着迫不及待的欣怡,特意用低沉的语气说:“他们现在还在路上,我得先看看你的情况,然后才能跟他们约定。”

欣怡连忙用手理了理头发,然后又匆忙拽了一下衣襟,然后微笑着说:“我现在很好啊!你快点让他们过来吧!”

汪洋望着眼前的欣怡,看见她高兴的样子,脸上也露出一种久违的笑容。

“咱们可说好了啊!见到文豪必须镇定,不能给我惹麻烦。”

欣怡一个劲的点头答应,“嗯……嗯……你放心吧!能够远远的看望就好,绝对不会牵连到你。”

汪洋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林翰他们应该就在别墅的附近,欣怡这边有他控制,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汪洋抬头看了欣怡一眼,然后开始发给林翰共享的地址。

林翰他们早就在别墅附近等候多时了,就等着汪洋那边的消息。

文豪听到叮咚一声,马上问林翰,“快打开手机,我好像听到提示的声音。”

林翰光顾着向远处张望,手机虽然一直在手上拿着,但他根本就没想到汪洋会发来共享地方,还以为会以电话的方式提醒他呢。

文豪这一提醒,林翰马上打开手机,看见一个小图标正在手机界面上闪烁。

林翰看了一下位置,他开着车开始四处转悠,突然发现正前方有一扇窗户,远远望去,一位长发飘散的女子一个劲的在窗前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汪洋看见林翰他们过来了,马上用手机回复了一句,“欣怡在窗台前,你有什么话就在电话里说。”

林翰看了看消息,他也快速的回复道,“明白!”

欣怡一直站在窗前,林翰和文豪还有俊鹏都下车了,他们快速的走到窗户不远处的地方。

当他们四目相对的时刻,欣怡的泪水马上湿润了眼眶,在模模糊糊中看到了瘦弱的文豪,还有略显憔悴的俊鹏。

俊鹏看到欣怡后,马上开始大声喊叫,“妈妈,妈妈,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我真的是好想你,就连做梦都想。”

俊鹏边喊着,边有点泣不成声,这些年,俊鹏一直跟欣怡生活在一起,在他的心里,欣怡就是他的全部,没有欣怡相伴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

文豪目睹着眼前憔悴的欣怡,心中也是百般的自责,他强控制情绪,才没让泪水滑落。

欣怡笑着对俊鹏说:“好儿子,妈妈也想你,你要乖乖的等着妈妈,妈妈很快就会回家的。”

他们就这样大约对望了将近一个小时,欣怡看着眼前的文豪,心中不仅想念,更激起了她对文豪的怨恨。

欣怡在心中暗暗的埋怨文豪,都怪他,才让她与俊鹏母子分离。

汪洋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就示意林翰带文豪他们离开。

欣怡突然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劲,她双手紧紧的抓住汪洋的衣服,然后痛哭流涕的哀求道,“汪洋,求求你,不要让俊鹏离开,我求求你了,不要让俊鹏离开,我要跟俊鹏一起回家。”

文豪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就算心里有再多的想念,此时也难以说出口,他只是这样观望着欣怡,两眼红红的,一会儿一抽泣。

林翰只是在一旁傻傻的站着,他不知道该说做些什么,只能眼睁睁的远远望着欣怡,可他却是无能为力,那种痛心疾首的感觉丝毫不亚于文豪。

俊鹏毕竟是小孩子,看到欣怡的那一刻,他完全忘记了文豪在来时对他的嘱咐。

此时俊鹏已经控制不住内心那种激动的情绪,他多么希望欣怡能够把他搂在怀里,那种在梦境中才有的温度,可眼前的欣怡,他只能这样远远的观望,对于有着深深母子情怀的他,似乎有些太过于残忍。

汪洋一手拉住欣怡,并示意她要小心翼翼些,千万不能节外生枝。

此时的欣怡还哪管那么多,当初没见面的时候,她什么都会答应,可此时面对于这种痛彻心扉的离别场景,欣怡已经失去了理智。

任凭汪洋怎样的,嘘……,要小心,可欣怡一心就想着窗外的俊鹏,她开始大声的喊叫。

“别再跟我说那些废话,我现在就要跟俊鹏回家,如果你再阻拦着我,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或者我就自残给你看。”

汪洋怎么也没想到会造成这种局面,他的心里也跟着一阵骚动,他用力的使劲摇晃着欣怡。

“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下次我就不安排你们见面了,当初你答应我好好的,再看看现在的你一点都不配合,太让我失望了。”

欣怡哭得都快没力气了,她一个趔趄瘫软在地上,然后边喘着粗气边说:“这样的相见,就算再多一次又有何用,只能远远的对望,连彼此的温度都感觉不到,这更是一种揪心的折磨。”

汪洋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欣怡,一时间,他竟然无言以对,只能在心里暗暗的骂李逝。

“这只老狐狸,真是没有人性,典型的仗势欺人,如果哪天他有把柄落到我的手里,一定会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这样人品极差的老板,死后就应该打入十八层地狱。”

然后汪洋蹲下身试探扶起欣怡。

欣怡伤心欲绝的躺在地面上,身体虚弱得没有一点力气,她的眼前只是一片黑朦朦,完全看不到汪洋的身影了。

汪洋一边摇晃着欣怡,一边开始小声喊叫着,“你醒醒啊!这是怎么啦!你快点醒醒,要不然一会儿就来人了。求求你,快点醒醒吧!可千万别吓唬我。”

汪洋发信息告诉林翰带着文豪他们离开后,林翰是一手拉着文豪,一手拉着俊鹏,推推怂怂的可算把他俩拽进了车里。

林翰坐在车里,好半天还在死死的盯着那扇窗户,就是不忍心离去。

文豪也按耐不住情绪了,他的眼泪顿时泪如雨下,边抹着眼泪边跟林翰说。

“堂哥,有什么方法才能把欣怡给解救出来,我再也不忍心这样伤害欣怡了,哪怕用我的生命去换,也要保全欣怡的安全。”

俊鹏也急得坐在车里哇哇直哭,“妈妈,妈妈,我要妈妈,你快还我妈妈,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就算再苦再累都是幸福的。”

俊鹏一边哭着,一边用手使劲的敲打着文豪,他虽然是小孩子,但这些事情都是文豪惹起来的,而且还把欣怡给害成这种惨烈的地步,他心里还是挺怨恨文豪的。

虽然文豪是俊鹏的父亲,但文豪在俊鹏的世界里一直扮演着缺失的角色,俊鹏可以没有文豪,但他坚决不能没有欣怡。

林翰唉声叹气的说:“到底怎么做才能保全欣怡安危,我现在也说不清楚,只能等看到汪洋再商议对策。”

盼望已久的一场相见,最后却落得满心伤痕累累的地步。

汪洋喊叫了接近半个小时,欣怡也没有醒过来,他心里煎熬的就如热锅上的蚂蚁,情急之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转眼之间,欣怡已经被关押将近一年了,这段时间,她是饥一顿饱一顿,很多时候都是食不知味,所以身体素质极差,一个不小心就能将她命送黄泉。

汪洋也怕出现差错,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就算他是律师到时候也解释不清楚了。

汪洋的手刚放到欣怡的鼻子下面,不但没有喘气的气息,而且还有一股凉意袭来。

汪洋害怕的马上把手抽回来,然后继续喊叫欣怡,“你可别吓我呀!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呢!”

汪洋被眼前的场景惊吓得顿时是一身的冷汗,他也不敢再含糊下去了,还是找人求救吧!

欣怡一直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汪洋使劲了全身力气,才把欣怡抱到了床上。

然后他像喝醉了酒一样,开始横冲直撞到楼下的房间。

“有人吗?有人吗?快来人啊!”

汪洋一连喊了好几嗓子,也没有人言语,他的内心既恐惧又急切。

大约十多分钟过后,才有人慢吞吞的从休息室里走出来,边打着哈欠边说。

“到底什么事呀!怎么这么吵,今天这楼里就我一个人看家,兄弟们都去参加老总邀请的聚会去了。”

汪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大家都不在啊!他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不知道是什么去参加聚会的。

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拿瓶酒把这位看门的灌醉,那样文豪他们就可以跟欣怡相见了。

汪洋想到这时,突然回过神来,他拍着脑门说:“胡思乱想什么呢!还是救人要紧。”

看门的也没明白汪洋的意思,眨着眼睛说:“你拍着脑门说什么呢!哪里不舒服啊!这里可是穷山僻壤,离市区还有非常远的一段距离,如果感觉不好,就赶紧看医生。”

汪洋也顾不得解释那么多了,他急切得口齿都变得不利索了,磕磕巴巴的说:“不是我,是楼上的那个女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