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板娘在家啪啪啪 jav video free中国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1362 次 收藏

“你...你还想干什么?”看着秦佪朝自己步步逼进,张飞握着手腕,紧张地问道。

“全名?”秦佪离他一米远的地方站定,双手背在身后,冷声问道。

“张..张飞。”张飞忐忑道,不知道秦佪想干嘛?

“三国演义里的那个张飞?”秦佪虚着眼睛,看向他。

“张飞牛肉的张飞。”张飞说道。

秦佪:不是一样吗?

“烟味、酒精味、香水味,还有..三唑 仑和氯 硝西泮等类似药物的味道,你要么就是在酒吧之类的娱乐场所长期厮混,要么就是在那些地方工作,我说得对吗?张飞。”秦佪嗅了嗅从张飞身上传出的复杂气息,淡淡地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张飞惊惧地朝后退了退。

“也许你和胡一曾经是恋人,但你们现在的生活和工作轨迹已经相差万里,所以,别再勉强了,还是同她相忘于江湖吧。”秦佪认真地说道。

“你是她什么人?”张飞问道。

“我?”秦佪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一个比你跟她更亲的人。”

说完,秦佪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秦佪驾着那辆奔驰G55 AMG绝尘而去,张飞感觉,自己的手腕愈发疼痛了。

“你帮我查查胡一的背景,包括她和什么人谈过恋爱之类的。”车上,秦佪拨通了柯罗的电话。

“你之前怎么没想过查她的背景,现在却跑来查了?等等,连她的恋爱史也要查!老秦,你不会对这位可爱版的贞子小姐动了什么春心吧?”

“查到后告诉我。”说完,秦佪就挂断了电话。

一夜无梦,胡一神清气爽地骑着单车,迎着朝霞和春风,提前来到了画廊。

推开画廊的大门,依旧一尘不染,空气中还夹杂着淡淡的柠檬香气,有点像空气清新剂的味道,但却不刺鼻,没有那股化学剂的味道夹杂其中。

胡一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自己的座位前,放下挎包后,就拿出笔记本来,继续研究西方美术史。

“来了?”

过了会,秦佪走下楼,便看到了正在奋笔疾书的胡一。

“秦老板早。”胡一起身,朝他点了点头。

“嗯,你昨天给我的资料我看过了,都是些比较表面的东西,不过,一下午的时间能查到这么多,还是不错了,你跟我来,我带你将三个展区都熟悉一遍。”秦佪找胡一招了招手。

“好的。”胡一放下手里的东西,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了秦佪的身后。

“油画展厅里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我画的,有些是原创,有些是仿作,剩下的一些,基本都是美院学生的作品...”

秦佪带着胡一来到油画展厅后,将展出的作品全都向她做了一番简短的介绍。

随后,两人又来到了国画展区和雕塑展区,两个展厅相对较小,陈列的作品也相对较少,不过,还是有部分国画作品和雕塑作品是出自秦佪之手。

“没想到你连雕塑都会。”胡一惊叹道,感觉秦佪就是位全才。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学的。”秦佪淡淡道。

“你留过学吗?”胡一抬头看向秦佪,好奇道。

秦佪想了想,说道:“算是留过吧。”

“在哪个国家呢?”胡一问道。

“意大利、荷兰、法国...太多了,不太记得了。”秦佪说道。

“额,那你不是很小就出国了?”胡一疑惑道,单看秦佪的外貌,顶多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

“算是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秦佪问道。

“我们画廊靠什么赚钱啊?”胡一问出了深埋已久的疑问。

来这里工作了几天后,胡一发现,几乎没有来买画或者订画的客人。

“你觉得呢?”秦佪勾唇,反问道。

“卖..卖画吧。”胡一猜测道。

秦佪笑了笑,摸了摸胡一的头,就转身离开了。

“不是吗?”胡一看着秦佪的背影,大声问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

留下这句话,秦佪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通往二楼的楼梯上。

胡一鼓了鼓腮帮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将刚刚秦佪讲的一些内容,记到了本子上。

“老头子说过,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一边记录,还不忘一边碎碎念叨。

看着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字,胡一捏了捏有些酸疼的脖子。

“貌似中午了。”

放下笔,胡一背上挎包,走上了二楼。

“秦老板,吃午饭吗?我请你。”胡一敲了敲秦佪办公室的门。

秦佪抬眸,看向胡一,打趣道:“前两天你都是一个人出去吃的午饭,怎么今天突然想到请我了,是为了感谢我帮你摆脱掉你的前男友吗?”

胡一挠了挠头,笑着说道:“是应该感谢你。”

“那就从你的工资里面扣掉一千作为感谢费吧。”秦佪故作认真地说道。

“啊?不要啊!”

胡一急忙跑到秦佪的办公桌前,委屈巴巴地说:“一千都够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要不,我再请你看场电影吧?”

“这么节约?”秦佪歪头看向胡一,眼中溢满了笑意。

“嗯嗯。”胡一急忙点头。

“存钱打算干嘛?”秦佪好奇道。

“置办嫁妆。”胡一脱口而出。

“哈哈哈!”秦佪突然大笑起来,“你才多大,就打算嫁人了?”

胡一嘟了嘟嘴,小声说道:“现在不嫁,以后总要嫁啊,我又没有娘家给我撑腰,自然要多准备些嫁妆,以后在婆家才挺得起腰板儿。”

“这些都是谁教你的?”秦佪笑着问道。

“老头子。”胡一直言。

“老头子?”秦佪挑眉。

“我养父,我是孤儿。”胡一言简意赅,说完就紧抿双唇,垂下了头,不再看秦佪。

她不喜欢和别人谈及自己的身世,更不希望从别人的眼中看到怜悯。

秦佪微微皱眉,但很快又恢复原状,轻声笑道:“既然要存嫁妆,那就节约点,我给你做饭吧,等你的嫁妆存够了再请我。”

“你会做饭?”胡一抬头,惊讶地看着秦佪。

“我不太喜欢吃外面的东西,都是自己做饭,做了这么些年,手艺还可以,想试试吗?”说着,秦佪就站了起来,走出办公桌。

“想!”胡一使劲点头。

秦佪的厨房设在二楼尽头的另一边,那里原本就是酒吧的厨房,所以只做了稍加的改动,又增添了一些新的厨具,便可使用了。

“食材有些不够了,就炒个炒饭吧,可以吗?”秦佪看了一眼即将闹空城计的冰箱,对胡一说道。

“可以,要我帮忙吗?”胡一问道。

“打蛋会吗?”秦佪拿出了两个鸡蛋。

“会。”胡一小心地接过鸡蛋。

随后,两人就开始在厨房各忙各的了。

秦佪切菜的时候瞄了一眼正在打蛋的胡一,发现她的动作满熟练的,应该是经常做饭的人。

他笑了笑,又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秦佪发现,胡一认真做事的时候喜欢紧抿双唇,视线也会跟着变得专注起来,双眸愈发得炯炯有神,一改平时的小白兔模样,机警得像只狐狸。

“我..我打得不好吗?”发现秦佪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脸上,胡一弱弱地问道。

“挺好,继续吧。”秦佪转头,继续切菜。

忙活了将近半个小时,两盘配菜丰盛,色香味俱全的炒饭就端上餐桌了。

“好香啊!”胡一吸了吸鼻子,开心地说道,感觉秦佪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喝酸奶吗?”秦佪拿出了两瓶酸奶。

“喝。”胡一点了点头。

两人吃饭的时候都不喜欢说话,各自埋头享用着这顿简单又美味的午餐。

饭毕,胡一抢着洗碗,却被秦佪拦住了。

“女孩子的手不是用来洗碗的,再说,我有洗碗机。”秦佪将碗筷放进了洗碗机里,转身对胡一说道。

“秦老板可真会享受。”看着碗筷在洗碗机里洗刷刷,胡一忍不住感叹道。

“吃完饭,去消消食,帮我买点水果蔬菜回来。”秦佪摸了摸胡一的头,说道。

“哦,好的,那你呢?你去哪儿消食啊?”胡一好奇道。

“去床上。”说完,秦佪就走出了厨房。

“吃了就睡,也不见你长膘啊!”胡一小声嘀咕道。

胡一将洗好的碗筷放好后,就去附近的超市采买秦佪要的水果和蔬菜了。

“不知道秦老板喜欢吃什么水果和蔬菜,那我就每样都来点吧。”胡一站在蔬果柜台前,将各式水果和蔬菜都拿了一些。

“他怎么没喊买肉呢?是不喜欢吗?”

胡一推着购物车,来到了生鲜区。

不过,她还是拿了一些肉食,因为她喜欢吃。

当胡一从超市出来时,提了满满两大口袋,可谓满载而归。

“你好,请问要购画还是订画?”

推开画廊的门,胡一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正站在画廊里,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人。

“不,我找秦老板。”女人转身看向胡一,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哦,秦老板在午休,请稍微坐会。”

胡一急忙将购物袋放好,邀请女人去休息区等待。

“请喝茶,您是想订画吗?”

胡一沏好一杯茶,递给了女人。

女人接过茶,并没有喝,而是礼貌地道谢后,轻声说道:“我是来咨询第五种交易的。”

第五种交易?

这是胡一第二次听到,她看向女人,眼中充满了好奇......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