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似水 郑红梅王小野 男人摸美女的裤头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5月10日 来源:互联网 1826 次 收藏

F大有几样特产:学霸、土豪、颜值,还有……奇葩!

又是一年新生季,童瞳趴在宿舍窗户上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头,什么颜色都有,包括绿的:“泮儿精,你说,现在的流行风向是不是偏离了轨道,我越来越看不懂了!染一头绿,佩服!”

刚起床正在刷牙的江未泮凑了过去:“另类不等于流行,流行的不一定另类,那色儿,嗯,确实挺艳的!”

“嗯哪,活脱脱就一绿帽子!”周小雅也挤了过来。

“说什么呢,来就听见绿帽子,小雅,你是怎样给你家赵子阳扣了一顶”

刚从新生接待处回来的冯曦悦也好奇的她们趴在窗台上张望:“看什么呢?”

江未泮就着还有牙膏泡泡的牙刷从嘴里□□,往外一指:“喏,那头绿油油的草!说不定能光合作用!”

“泮儿精,去把牙刷了再过来,恶心死了!”

“奴婢这就去!”

“那绿帽子,刚才是我在接待,报道流程走完都没说几句话,高冷啊,同是女生咋我就一路说不停呢?”冯曦悦取下脖子上的学生会工作牌,“真他娘的不把老娘当女生,累死了!生活部就该遭罪吗?”

江未泮走过来象征性的捏捏捶捶冯曦悦的肩:“开学季,哪个部门都轻松不了,下午我的班。”

“哈哈哈,老娘平衡了,下午热死你!”冯曦悦仰天长啸,“让太阳公公来得更猛烈些吧!”

“德行!”

“小悦悦,你得瑟,我不会告诉你,泮儿精分到财务室,吹空调,数票子。”

“我靠,周小雅,你闭嘴!我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听到!”

本着善待这个世界,江未泮告诉了冯曦悦一个稍微能平衡的消息:“我每天都得去财务室报道,这段时间忙完了,紧接着就是带新生游园。”

“哎哟喂,怎么办呢,我往后都休息!”

“瞧你那样!”童瞳无比鄙视。

“出息!”周小雅鄙视之。

“怎样!哼!”

虽然江未泮很想让冯曦悦无忧无虑几天,但是12栋402准则第一条:有消息不禀报,不是好室友!

“曦悦,小道消息,等两天宣传部会出通知,所有部门人员全部带队游园!”

“我靠!”冯曦悦一个鲤鱼翻身,咚,摔在了地上。

“您老悠着点,我走了,不要想念我!”

“江未泮,老娘砍死你!哎哟,我的屁股!”

周小雅: “报应啊!”

童瞳:“活该!”

“你们两个有点良心可以吗?”

周小雅:“喂狗了!”

童瞳:“吃了!”

“一群磨人的小妖精!”

江未泮大一那会儿,雷打不动的选择进学习部,原因很简单:轻松!

F大从不缺学霸,至于如何会在一众学霸中斩五关过六将,用童瞳的话来说,“你没看见她头顶上‘A省文科探花’的帽子在闪闪发光吗?”

所以,她这算是变相的走后门吗?

学习部除了每次有大赛的时候,组织本校参赛选手比赛和平时练习的时候端端茶,倒倒水,必要的时候陪他们“练手”,也没别的事了。

冯曦悦分在了生活部,至今那两句话江未泮都记得:

入生活前:我要让我的大学生活充实并且丰富多彩。

入生活部后:我他妈现在流的汗,就是当时作决定的时候脑子进的屎。

至于冯曦悦说的大学生活是否丰富多彩,江未泮不清楚,但是充实嘛……

天天累成狗……算吗?

刚迈进财务室,江未泮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光,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她下意识的走到最角落的那个位置坐下,这时和她搭班的另一位大三的学姐也来了,现在财务部的老师还有十分钟上班,但是来交钱的新生已经把财务室这层楼堵严实了,简直寸步难行。

这位大三学姐名为冉多多,江湖人称“多多姐”。也是F大传奇人物之一。

传言,当年多多姐还是大一新生的时候,一群体大的男生来F大挑事,彼时多多姐是一枚名不见经传的披着萌萌哒软妹子的伪装的打算本着“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平平淡淡的度过大学生活的女汉子一枚。

彼时,多多姐所属学校学生会纪检部的新苗苗,被分到在那晚守校门查晚归,在体大一群糙汉子一句“F大是没男的吗?到处都是女的在走动”之后。

多多姐一个回旋踢,为首的那男同学趴下了!还不忘说了一句“对付你们这些人还用不着咱学校的男同胞”。

从此多多姐扬名C市的各个大学城。

后来才知道,多多姐家是武术世家!

“未泮,坐那么远干啥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可是听见不少人在说财务室的老师颜值好高,进来一看,嘿,原来是你,我刚还好奇呢?财务室的老师颜值……嗯……你懂得!”冉多多又探出身子,提高音量吼道,“这可是你们的学姐啊!漂亮吧”

有些滑头的男生和女生隔空喊话:“漂亮!”还附赠几声口哨。

如果现在眼前有个洞,江未泮想都不会想就钻进去。

越听怎么越像老鸨说:“看看我们怡红院的姑娘……”

整个下午,江未泮都不敢“抬头作人”,好在学校都是在录取通知书里附带了银行卡,刷poss机方便得多。要是点现,今天可能把她自己卖了都不够赔。期间,有不少学弟学妹来要联系方式,都被多多姐忽悠忽悠着忘了要。

江未泮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她傲娇,她的微信、□□、电话簿都只是一些同学、朋友以及家人。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递过来一张银行卡,低沉浑厚的男声在她头顶想起:“大二,对外汉语!”江未泮想也没想就刷了,还卡的时候,她抬起了头,这不看还好,一看简直击得她后背一紧:“林学长!”

江未泮纳闷,林宁远不是两年前就出国了吗?她大一的时候就只是听闻过关于他的一些传说,当然,全是托宿舍有个新闻系的童瞳。

两年不见,冷艳绝伦的林宁远更加高贵冷艳了。

“那个,学长,您这是……”

“你这学年的学费和住宿费。”林宁远淡定的收回银行卡,然后,淡定的走出财务室。

这边由于这样一尊大神的出现瞬间不淡定了的江未泮,在捉摸自己这学费怎么就是林宁远缴的时候,就更加不淡定了。

“学姐,我有点急事,出去一下。”

冉多多看着一溜烟消失在财务室的江未泮,无奈的叹气,这成了精的林宁远,哪是江未泮这只小白兔对付得了的。

“不要在我这打听刚才出去的那对学长学姐,你们没机会了!”冉多多气沉丹田一声吼。

“学姐,这话可不要乱说,世上没有挖不了的墙角!”

“学弟啊,这话在大多数情况成立,但是,在有些人那的可能性为负!”

后来,这位学弟也确实试图去挖了,但是,锄头都还没亮出来,就受到了无限点的伤害!

江未泮追出去的时候,电梯显示正在下降,无奈,只好跑楼梯,她拿出到现在为止最快的速度,但是还是晚了一步。她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喘气,她感觉都要灵魂出窍了,这么热的天,从六楼上跑下来,简直要命。

刚喘上几口气,一群人便从电梯里涌出来,江未泮站在电梯出口,她扶着墙,挪到一边,继续……

呃……喘气……

一团人型阴影挡住了从透明玻璃照射过来的阳光,她抬起头,林宁远逆着光站在她面前。

她突然发现,今天见了林宁远两次,两次都是这么仰视着他。

“学长,好啊!”

“我很好,不过你貌似不太好!”

“确实!”她现在都还感觉喉咙出不了气,

“今天人比较多,几乎每层都停!”

“那个,学长……”她还是有点喘不上气。

“叮!”电梯门开了又一波人下来。

“你是在追我吗?”他放低身子,与她平视。

“嗯!我就是在追你!”她脱口而出。

“哇,这个女生好勇敢!”

“对啊对啊!”

“女追男隔层纱,看看他们之间今天是隔层纱还是隔重山!”

“我赌是纱!”

“我也是,毕竟颜值摆在那呢!”

“硬件条件过硬!”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甚至有人拿手机拍照!

江未泮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人,连忙解释:“那个,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她很想把话说完,但是,已经有一只带着清香的右手先她一步捂住了她的嘴。

“什么都别说了,我愿意!”

江未泮看着眼前这双带着笑意的眸子,想哭,这都什么跟什么,此“追”非彼“追”啊!

她在心中呐喊:学长,我和你不熟啊!

“大家都散了吧,她比较害羞!”

人群散了,江未泮看着眼前这位大神,说好的高贵冷艳呢?童瞳的消息也没说道原来大神是这么的……嗯……不害羞!

“学长,你好像误会了,我没有在追你!”

“哦……是吗?好吧,那我走了!”

林宁远刚迈出一步,江未泮连忙拉住:“不是啊,学长,我是在追你。呸……学长,我是跑你,不不不,跑着追你,呸呸呸……哎呀,说不清楚了!不纠结这个了,我找你是问学费这事!”

“嗯!”

“嗯”就一个“嗯”!她要的可不是这个“嗯”!

“学长,你卡号给我,我等会儿把钱还你!”

“不必了!”

此期间,江未泮的脑子飞速转动,得出结论,然后很委婉含蓄的表达:“学长,我虽是平民百姓家的女孩子,但是,我自认为靠自己不丢脸!”

“怎么,认为我包养你!”

不是吗?

“咳,虽然在这之前没这么想过,不过如果你想,我可以试试看!”

“那个,林学长,我要回财务室了!”

林宁远看着被捉弄得落荒而逃的江未泮,眼中的笑意都要溢出来了!

“林皇,什么高兴事,说来听听!”江宇尧走过来,看着好友握拳捂嘴笑,就算极力克制都拉不下那上扬的角,“独乐乐不如重乐乐!不厚道啊!”

“我看起来像是厚道的人吗?”

“我靠!这很林皇!诶……等等我啊,让你帮我办的事呢?”

“办了!”

“那就好,走,爷重重有赏,今晚再在昱恒走一桌!”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