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上班都被顶一路 让男人下不了床的技巧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3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1657 次 收藏

回雷家别墅的路上,车厢一阵沉默。

雷霆沉默不语的开车,后座江小潼则有些焦躁地看着旁边一脸沉郁的秦悠悠。

不久前悠悠从秦家楼上下来后就一言不发的带着行李跟她出了秦家坐到车上。

到现在二十多分钟过去了,秦悠悠一句话也不说,不哭不闹的样子,简直要急死人。

最后江小潼实在忍不住,问出口。

“悠悠,你倒是说句话,你爸爸到底上楼跟你说什么了?他这么容易就让你离开秦家?”

“爸爸只说让我先到朋友家住一段时间,这件事他会解决。”

秦悠悠说完看着江小潼惊讶的样子,眸光微动。其实她心里也跟江小潼一样,想不明白爸爸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让她走……

见秦悠悠也是一脸疑惑的想不通的样子,江小潼干脆挥挥手不去想,抱住秦悠悠道。

“你这段时间就安心住在我家,正好还有一个多月高考,咱们一起跟江城哥补习,然后每天一起上学放学。”

秦悠悠看着她兴致勃勃的说着以后她们住在一起的好处,计划要一起做的事情,终于露出今天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

前面雷霆开着车,看着后座的两人聊天说话,剑眉微蹙,若有所思的模样。

而秦家,在秦悠悠和江小潼二人离开后,秦梦娇不甘心的去找林婧。

“妈,我们就这么让秦悠悠走了?”

“不然怎么办,林家现在没落帮不了你爸的公司,这些年他就不像从前那么对我言听计从的,要我看,他心里一定还记挂着那个死女人,对秦悠悠舍不得弃手!”

想到昨天自己提出要将秦悠悠下药送给林总,丈夫震惊之后盛怒的样子林婧就一阵心凉。

这么多年她又不是傻子,就算丈夫表现的在不明显,身为女人,她也敏感的通过他对秦悠悠细微处的所作所为感觉到他心里究竟更在乎谁多一点。

林婧说着脸上露出阴狠,当年她究竟是怎么嫁给秦中桧的,现在秦中桧显然是见她没有用处了,就不将她跟梦娇母女两个放在心上了。

看来为了自己和女儿以后的生活,她得早作打算了。

江小潼和秦悠悠自然不知道发生在秦家的小插曲,等到了雷家,雷霆将二人和秦悠悠的行李放下车,开着车离开了。

江小潼跟秦悠悠牵着手进院子,就看见了那辆早晨才送去给江城的阿斯汀马顿停在别墅院子里。

“是江城哥来了吗?”

雀跃一声,江小潼拉着秦悠悠进了屋。

一进门,就见江城正坐在客厅里,膝盖上放着一本书,手里拿着笔正在写着什么。

“江城哥!你之前不是说今天有事不过来了吗?”

“嗯,学校的事情提前处理完我就过来了。”

江小潼忽然想起来似的,拽着秦悠悠到江城跟前,“我给你介绍,这是我好朋友悠悠,以后我们两个就一起住了,那也一起跟着你补习呗。”

她边说边回头看着秦悠悠,“悠悠,这是江城哥,Z大的特级教授,当年名副其实的超神学霸。”

“牛皮都快破了。”江城弹了江小潼额头一下,对秦悠悠道:“秦小姐别听小潼替我吹牛,我之前听她提起过,秦小姐学习成绩很好。”

他转首对秦悠悠说话时唇角微微扬笑,沙发前的窗台阳光照进来,落了一层金光在他身上,天生浅棕色的头发有着自然的纹理落在头顶,浅蓝的休闲服,镀了金色光晕的俊脸,秦悠悠看着他就好像是外面的蓝天高阳,他唇角那淡淡的笑意仿佛一束光照进她心底。

江小潼见悠悠不说话,扭头捕捉到闺蜜眼里的光,手肘碰了她一下,“见色起意咯,加油加油,肥水不流外人田哈!”

江小潼的语气带着说不尽的揶揄,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高度在秦悠悠耳边响起,秦悠悠脸色募地一烫,嗔怪的看了眼,赶忙掩饰住自己的失态,对江城道:“谢谢江老师,可能这些天会有好多有关学习的事情麻烦你,还有您以后叫我悠悠就行。”

“嗯,悠悠,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小潼一起喊我哥哥。你们如果没别的事我们就先开始吧如何?”江城说着从沙发上拿了带来的补习资料,征求的看向二人。

江小潼看了眼门外管家把悠悠的行李搬到了楼上,问过秦悠悠不急着收拾,于是跟江城一起去了楼上书房补习。

由于秦悠悠的成绩明显比江小潼好很多,所以江城给江小潼讲课之前,从笔记本电脑中找到电子题库,将一下能力提高题布置给秦悠悠,等到给江小潼讲解完布置习题时就转而给秦悠悠讲解不懂的地方,这么来来回回,一天的补习转眼即逝。

有了秦悠悠,补习时候三个人寓教于乐,边玩边学效率很高,转眼就到了晚上八点结束的时间了。

江小潼和悠悠一起送江城离开时,江城临走告诉她们今天表现不错,明天上午带她们两个去游乐场。

两个小妞儿自然是欢喜雀跃,江小潼一路跟着江城的车出了大院,还不忘提醒他明天早早来接她们千万别忘了。

晚餐时间,雷霆有事处理没有回来吃,雷远山夫妇旅游度假还没有回来,江小潼跟秦悠悠吃过饭就早早的上楼睡觉了。

江小潼房间里。

两人洗漱好之后,各自穿着睡衣坐在了床上,江小潼刚坐稳就揪了揪秦悠悠,“快点呀,你不是说要给我看你铁盒子里的东西吗?”

她一双大眼在秦悠悠怀里提溜转,见她没有拿铁盒子,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你等着,我下去给你取。”秦悠悠说着光脚踩在浅粉色地毯上,去整理好放自己衣服的柜子里把盒子取了过来。

江小潼双手托着下巴,水眸亮晶晶的盯着盒子,“快点打开它。”

秦悠悠笑着拿出钥匙开了锁,缓缓掀开了盒盖。

入眼是满盒的小卡片,堆得满满的,拐角里还有一瓶塑料管编的菜色星星,外表普通的一个铁盒子里,简直是一个五颜六色的小世界,江小潼随手拿起一张卡片一看,竟然是一张大头贴。

小小一张大头贴上,两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头靠着头,一人手里举着一根超大的心形棒棒糖,对着镜头笑的开心。

“啊,我记得这张,这是我们初一刚认识不久照的,那个棒棒糖还是别的男生追你时候送给你的…哈哈,那个男生只给你一支棒棒糖,然后……”

江小潼拿着大头贴说着就笑出了声,秦悠悠也忍不住笑起来,接过来说道:“然后你说你也想要,就干脆去找那个男生,说什么想追秦悠悠,就要先贿赂好你江小潼,抢了这支棒棒糖……”

“对啊,那个男生后来还真的贿赂我来着,哈哈。”

江小潼眉开眼笑的,伸手去拿盒子里其余的卡片,无疑每一张都是两个人认识到现在的开心记忆。

床上到处零落着大头贴和照片,之前秦悠悠跟江小潼一起编的那罐塑料星星,被两个人天女散花扔的粉红地毯上到处都是。

两人边说边笑聊着小时候,直到江小潼的指尖触到盒子最底下的那张泛黄老照片,黑白照片带着沉甸甸地时间磨痕将两人带入一阵沉默。

房间里寂静的只有清浅的呼吸声,许久之后,江小潼将照片轻轻的放进盒子里,关切地看向面前的好友,轻唤了一声,“悠悠……”

“嗯。”秦悠悠扬起一笑,“好了太晚了,我们赶紧把床上的东西收拾好,然后早早睡觉,明天还有去游乐场呢。”

秦悠悠边说边收拾着床上地下的一片狼藉,在江小潼的协助下,一起将年少的记忆连同那张唯一的母亲的照片重新落锁。

熄了灯,两人并肩躺在床上。

侧面的窗子拉了帘子,屋里一片漆黑,一扇窗子没关,夜风从窗口进来,将正对的窗帘吹起一片鼓起,然后又滑下去带动帘下的流苏轻轻晃动。

“悠悠,你给我讲讲你妈妈的事情吧。”

江小潼的声音在屋子里很轻很轻,说完她静静的等着秦悠悠,直到她以为秦悠悠睡着时,听到耳边的声音。

秦悠悠声音平淡地讲着记忆力紧存的那点儿对妈妈的印象,说着说着,兀自沉浸在思绪里,久久沉吟……

房间里重新恢复寂静,江小潼可以听见身边悠悠辗转反侧的声音。她转身抱住她肩膀,无声的为她支撑。

第二天江小潼跟秦悠悠起了一个大早。

经过一晚上调整,秦悠悠已经恢复以前的状态,日子总要过,伤心难过不如开心的得过且过!

所以秦悠悠拿了一套舒适的蓝色休闲套装,想着一会儿到游乐场一定要好好放松一下。

江小潼则是照旧一身T恤牛仔,短发清爽干净,巴掌大的莹玉小脸儿在看见准时出现在大院里的阿斯顿马汀笑成了眯眯眼。

尤其是在看见车上走下的江城时,更是直接成了坏笑,“啧啧,这一身穿的,情侣装啊情侣装。”

秦悠悠走在她后面,听她这么一说还没反应过来,等到走出去看到江城身上的一身与自己同款的休闲服,瞬间感觉到一丝不自在。

她早晨换衣服并没多想,只是拿了件自己喜欢又穿着舒服的套在了身上,谁成想江城这么偏爱蓝色,昨天穿的蓝色休闲服,今天依旧还是一身蓝色,不同的只是换了个款式,但偏偏这个款式跟她身上的特别接近,乍一看就是情侣套装。

江城在看见江小潼后面走出来的秦悠悠时眼前一亮,她一身蓝色休闲套装,及腰的长发束成马尾高高的甩在脑后,迎着晨光站在台阶上,她微微一笑,整个人仿佛注入了活力般青春洋溢,与昨天简直判若两人。

江小潼看着这二人远远对视的样子,大眼发亮,心里笑的窃窃的。

嘿嘿,她觉得一会儿到了游乐园,她得给这两个人制造点儿独处得机会呀。

不过她没想到机会是制造了,可偏偏她自己也被突然状况吓个半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