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膀胱胀尿 宝贝躺下让我

小榄小榄 2020年04月10日 来源:互联网 706 次 收藏

今天到学校的时间比往常稍微早了一点,因为我得腾出时间去找她。昨天滕晗博和我说的那些话,我能感觉出来,他肯定是喜欢王芷涵的,而且是那种很纯情的暗恋。上了楼梯到了滕晗博的教室,侧着身子往里面看,滕晗博已经到了正坐在他的位子上看着些什么。往他隔壁看过去,位子还是空的。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七点三十七,我要是再不回去的话就来不及了。就在我左顾右盼的时候,一个很有磁性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

“挡我路了。”

“对,对不起。”

我马上把路让开,低下头道歉。

“你是”,这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我抬起了头,“张瑾萱?”

“王芷涵。。。”

昨天我没太注意,现在她站在我的面前我才注意到,她整整比我高半个头,只比滕晗博矮一点点。我上下打量着她,额。。。她的胸至少得是C罩杯吧。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在干什么?”

“没,只是感叹命运的不公。”

“你说的什么啊?”

“不说这个,王芷涵,放学之后有时间吗?”

“有是有,怎么了?”

“到时候我会来找你的,放学之后在教室等我一下。”

“哦。。。”

得到了回答,我马上往自己的教室跑去。

心不在焉的上了一天的课,终于放学,不等班主任走出教室我就把早早收拾好的书包往身后一背窜出了教室。

我们班放学放的晚,所以我才会这么着急,万一她不等我那就完蛋了,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梯。

“王芷涵!”

“啊?”

没见到滕晗博的影子,只有她一个人坐在教室的角落,单手撑着头,斜着眼看我。

“对不起,硬是把你留下来。”

我粗喘了几口气,把呼吸平稳下来走到她的身边。

“没事,反正我也很闲。”

“谢谢。”

我笑着回答。

“说吧,什么事情。”

她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盒牛奶插上吸管一边喝一边还传出来“啾啾”的声音,难怪滕晗博会喜欢她,如果我是男生的话我大概早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那个,其实我进了美术社。”

王芷涵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异的神情,但也就是那一瞬间,很快就又变回了那张扑克脸。

“哦,是吗,那真是恭喜你了。”她又吸了一口牛奶吞了下去看我没说话接着说,“然后呢,那又如何。”

“那个,其实我本来,是打算和你一起加入美术社的。不,其实一开始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你,那个在艺术上造诣很高的那个人。”

“那可真是遗憾,你能来邀请我我很高兴,但是那个美术社我是不会加入的。”

“王芷涵,你真的不打算加入吗?”

“真是遗憾,是真的,谁知道加入那种社团的人都是怎么想的,不说别的,就一个滕晗博就够人受的。”

“呵呵呵。”

说到滕晗博我倒是挺认同她的见解,毕竟滕晗博有时候真的有些啰嗦。

“你要说的就这些么?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就走了。”

说着王芷涵就要离开座位。

“那你为什么,要把那些作品放到滕晗博的面前呢?”我急忙说到,“难道不是因为想给滕晗博一个前进方向吗?”

“不,我只是单纯的消磨时间罢了。”王芷涵停下了动作,侧着脸说到。

“但是因为你的消磨时间,让滕晗博下定了决心继续学习美术。”

刚坐起身的王芷涵,又坐了下来。

“不,让滕晗博下定决心继续学习美术的那个人应该是你,张瑾萱。”

她会说出这句话,我始料未及,虽然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但是我还是得把事实说出来,毕竟滕晗博喜欢的那个人是她。

“顺序反了吧,王芷涵?”

“没有反,之前滕晗博虽然有继续学习美术的想法。但他真正下定决心,是因为你的加入。所以他才会来找那个传说中的画手,也就是我。”

“你知道的真清楚呢,关于他的事情。”我有些不愉快把她的牛奶拿过来吸了一口,“好甜。。。总之,滕晗博是认真的。他说绝对会让你加入美术社,绝对会成为一个优秀的画手。”

“那关我什么事情。”

还是那张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的扑克脸。

“他还说,他如果要成为一个优秀的画手,你的帮助的必不可少的。”

“都说了,这不关我的事情。”

“还有,他想和你一起创作。”

终于那张扑克脸有了一些情绪的波动。

“但是,我不想和他一起画,我也没有那方面的兴趣。”

“是这样吗?”

我反问她,因为我总觉得她的言语中总是充满着对滕晗博的抵触,但是她对滕晗博的事情又非常的了解,这实在是太违和了。

“嘶,我从刚才就发觉你很不对劲,你真的是学校的偶像吗?”她把牛奶从我的手中夺回去,一口气喝完,把奶盒捏扁。

“呵呵,滕晗博也这样说过。”

“帮那个家伙说话,说到这种程度的人你是第一个”随手把奶盒扔到垃圾桶里,单手撑着头看着窗外,“你眼光真差呢。”

“你好像也没有资格这样说。”

王芷涵一捶桌子,本来就皱着的眉头这时拧的像一股绳子。

“我说,你的挑衅也应该适可而止了吧!”

我也不甘示弱,站起了身。

“王芷涵,难道不正因为你是他的启蒙老师,他才会那样的喜爱美术吗?!”

她像是被我说中了要害,只是摆着一张臭脸看着我不再说话。

“嗯,果然是这样呢。”我笑着说,“我也和滕晗博一样,如论如何也想和你一起画画。”

“什么啊。”她不解的看着我。

“我要说的就这些,占用了你这么长时间,真对不起。”快走出教室的时候我有转过身,“刚才的态度有些不好,抱歉。还有,我们应该用不了多久还会再见的。”

说完我就离开了教室。

目送着离开教室的王芷涵,长叹一口气。

“真是应付不过来那个人。”

回到家里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落山了。

“真是去什么电玩中心啊,赵鹏那个混蛋。不仅玩的整个人都废了,而且最后还玩赌博机说什么不把游戏币赢回来就不走。”

长叹了一口气,把买回来的晚饭放到桌子上。看着桌子上母亲她留下的便条“今天晚上不回家了,你随便吃点什么吧。”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母亲就一直埋头在公司里工作,虽然之前有想过她肯能想通过工作来忘记那些事情,可是一直这样干下去的话,她的身体肯定遭不住啊。从包里翻出来笔,在后面添了几句。

“妈妈,一定得注意身体,别把自己累垮了。你儿子,想继续学习美术了,不是用以前那种半吊子的态度,而是全心全意的投入进去。”

写完这些话,感觉有些肉麻,其实也所谓,毕竟是自己的至亲。

“嗡嗡。”

我看了一眼手机,是张瑾萱的电话。

“喂。”

“是滕晗博吗?”

“不是,是派大星。”

“对,对不起,我打错了。”

“嘟嘟嘟。”

电话传来了盲音,你别信啊大姐。

“嗡嗡嗡”

“喂,滕晗博我对了一遍电话号,什么派大星,我还海绵宝宝呢。”

“那谁知道你真信了,傻的吗你?”

“真是的,不想理你了。”说完她还真的沉默了一会,“不说那个,明天是周六要不要来我家玩?”

“啊,去你家?”

“嗯,到时候王芷涵也会一起过来的。”

“啊?”

“就这么说了,明早九点在车站等你。”

“等等。。。”

电话的那边传来了盲音。

“所以说,等等啊,你说的那个王芷涵,是那个王芷涵吗?”

下了出租车,看见了靠在候车点的王芷涵。

“果然,她说的王芷涵是你啊。”

“怎么,你连坐在你身边半年多的同学的名字和脸都对不起来吗?”

王芷涵不满的看着我,说的话里每一个字都充满了火药味。

“不,因为你穿平日里的衣服我还是第一次看。可真。。。。”

“你要是敢发表感想的话,我会给你好看。”

她打断我话的这个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

“对不起。”远处传来了一个女声,“我来晚了。”

张瑾萱一路小跑到了我们两个面前,喘着气整了整衣服。

“没晚,离集合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我笑着望着张瑾萱说。

“噫?滕晗博你,还是一个会体谅别人的人啊。”

王芷涵说到。

“呵呵。。。。”

我叫了一辆出租车,三人坐了上去直奔张瑾萱家。

“你们去我的房间,我去做些吃的。”

说完张瑾萱就关上门消失在了我们俩的面前。

“喂。”

“啊?”

王芷涵突然叫我,吓了我一跳。

“你们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为什么我们会在张瑾萱的家里。”

“其实,我也再和你想一样的问题,我也是昨天晚上突然接到她的电话,突然说了这么一件事。”

我低着头有些紧张。

“是你教唆她这样做的是吗?”

“不不不,这个事情我真的不知情啊。”

“不是,难道不是你想利用张瑾萱的关系,然后来收买我吗?”

“当然不是啦,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啊。”我抬起头,“总之关于这件事,我是真的毫不知情。”

“嗯?明明她加入你那个蹩脚美术社还没有几天,”王芷涵不解的问道,“她为什么要为你做到这种程度,她明明是整个学校的偶像。”

“其实,她的那个形象,早就在我这里崩塌了。”

这时张瑾萱推开门拿了些喝的过来。

“没打扰你们吧?”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