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院H文 一受多攻肉文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3月03日 来源:互联网 1970 次 收藏

“我知道了。”

“殿下切记,百媚花处理时不可焚烧。”

“嗯。”

谢诗筠回了长乐宫,四喜接过她手里的油纸伞。飞羽并没有在寝宫等她,这让她有些意外。四喜说道,“飞羽今天跟四喜说有事要去办,望殿下不要寻她。”

谢诗筠听完后沉默了,飞羽自从随她入宫,还从来没有不打招呼就出宫的时候。飞羽有事瞒着她,她是知道的,但不在她管辖范围里的事,她都不会去插手。毕竟飞羽是郑家那边给她安排的人,左右不会做出威胁到她的事来。

“嗯,由她去吧。”

“四喜,最近阿福可有不对劲的地方?”

四喜思虑了一会儿,应该是在回想,随后对谢诗筠说道,“最近阿福比先前的话少了些,很少与人走动,对花圃反而更上心了。”

联想到之前禾莲和她说的百媚花,谢诗筠的神情有些复杂。她打着伞走出,四喜拿了把伞跟在她身后。谢诗筠在花圃前站定,因为这场雨,花圃显得乱糟糟的。

不过因为季节的问题,那几处桃红还是一眼就被谢诗筠发觉了。谢诗筠蹲下身子 伸出手拔了一株出来。

“殿下拔这花儿做什么?”

四喜不明白为什么谢诗筠会突然这么做,她一直以为那些是不起眼的野花罢了。

“把这些花儿让人都拔了一株都不许剩。”

谢诗筠把手里的百媚花随意地扔在了花圃里,起身去水井旁净手。看来阿福背后的人终于忍不住要对她出手了。

“是,殿下。”

四喜懂了谢诗筠的心思,看来这些花儿有问题。她第一时间也联想到了阿福,只觉得比起先前的她来,阿福隐藏地更深。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憨厚老实的阿福,竟也是个两面三刀的。

快到正午了,雨还是没有停,谢诗筠坐在寝宫里听着雨声昏昏欲睡。她这几日倒是没有再梦到先前的场景,都是些天马行空光怪陆离的荒诞。

“殿下,十一殿下来了。”

“让他进来。”

谢诗筠快要睡着的时候,四喜的声音唤醒了她。她这才想起来自己中午还约见了谢闻,急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

“姐姐。”

谢闻的身上有些潮湿,谢诗筠责怪道,“小闻你怎么不打伞就来了,这身上湿了可容易受风寒。”

“十七,搬个火盆来,给十一皇子烤衣服。”

“是,殿下。”

谢诗筠把谢闻的外衣递给十七,看着到时辰了安排四喜准备午膳。因为请了刘师傅进宫,谢诗筠专门让刘师傅给谢闻做了几道菜。

趁着谢闻吃饭的功夫,谢诗筠打量着他。在沈驷君的教导下,谢闻的体格确实强健了不少,不过还好还是那个精雕细琢的皇弟,也不知道谢闻是不是遗传了他母妃,连日的艳阳天下竟是一点也没有晒黑。

“你若是个寻常女儿家,长大了定是求娶的人都踏破了府邸的门槛。”

谢诗筠本是打趣的一句话,谢闻一口饭噎在了喉咙里,急忙喝汤送下去。

“姐姐你乱说什么。”

谢闻最是讨厌别人说他的外貌,因为他母妃的原因,宫里欺凌他的人都说她母妃是狐媚子,而他是小狐狸精。更是有恶心的禽兽,想要对他做出猥亵之事,不过都被他手下的人给解决了。

“我不过是觉得小闻生得好看,没有别的意思,不过小闻你最近是不是长高了点?”

谢诗筠讨好似的笑了笑,转移话题。谢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勤于锻炼长高也是情理之中。

谢诗筠想起自己上去去尚书房,先生说的话后,严肃道,“小闻,先生说你上课偶有打盹的时候,是怎么回事?”

“我平日都是下午去上课,上午练功太累有时就忍不住犯困。”

谢闻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为他功课从未落下过,打盹的时候,先生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从来没有责怪过他。

“委屈你了小闻。”

谢诗筠眼里满是心疼,但是没办法为了谢闻的以后,她只能让他吃些苦。谢闻摇摇头,他对谢诗筠从来只有感激,没有怪过谢诗筠。如果不是她,自己仍在宫里活得像条野狗一样。

“姐姐,后天是我的生辰,我马上又要长大一岁。”

谢诗筠听后一愣,她并不知晓谢闻的生辰,好在谢闻主动说出来,不然她就要错过了。谢诗筠笑着说道,“明日我要出宫,正好可以给小闻准备生辰礼。”

谢闻看着谢诗筠的笑脸,心下一暖,从来没有人在乎过他的生辰,就算是他那个不闻不问的父皇,也是一样。谢闻暗自想着,待他有了足够强的能力,就要把她护在身后,替她得到一切她想要的东西。

下午谢诗筠躺在床上午睡,睡梦中她似乎看见了两个人的身影。她走过去,在一处花树下有一对璧人正相拥在一起。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自然是会的。”

他们说着缠绵悱恻的情话,谢诗筠只觉得那女子身形颇为眼熟。她往前走着,许是脚步声惊动了他们,女子看过来谢诗筠看清了她的脸。

“母、母妃?”

谢诗筠虽然记忆里没有了明妃的模样,但是梦里却一眼认出了她。那女子明显是年轻时候的明妃,她见了谢诗筠却没有惊讶,只是温婉慈爱的笑着。

“小若儿长大了。”

谢诗筠想要扑到明妃的怀里,感受多年不曾有过的母爱,但是她的梦却开始分崩离析。待她醒来,只感觉眼角有泪水划过。

“母妃。”

谢诗筠坐起身,环抱着双腿,轻轻地啜泣着,她自从重生后很久没有这么脆弱过了。

“明妃娘娘是被他人所害。”

吴嬷嬷的话在耳边回响,谢诗筠抬起头,泛红的双眼里满是狠厉,咬牙切齿地说道,“母妃,我一定会查出当年的真凶,替你报仇的。”

谢诗筠起身发现有个东西掉了出来,是她的荷包。拿起来的时候,捏着里面有东西,打开发现是诸葛宗给她的纸环。

这纸环先前也曾出现在她的梦里,她和沈驷君的梦里。

“这就是殿下所求的。”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