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公共场所露出系列 乡下性故事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5月06日 来源:互联网 1290 次 收藏

蒋易刚来学校的时候想尽快去熟悉A市的生活。带着一颗高中遗留的梦想的心,蒋易终于有了离开家乡,离开妈妈,到了另一个新天地的机会。但很快,蒋易陷入了乡愁,那张新办的公交卡也没再用过。

这个学期,蒋易一直没有出校门。

一个学校,三个校区,主校区被肩负上发展地区经济的责任,从市中心搬到了郊区。

对于江耐是从坐三站到了坐二十站的地方,对于蒋易,是再也不想出去的地方。

“你想去多远的地方?”

“a区比b区热闹吧。”

“那你晚上还回学校吗?”

“回啊。坐紫阳广场那边的公交回来也就半个小时吧。”

“呐,要不要晚上就住我家?”

江耐真想不计后果地发上这句话。可是,还好自己还没被风完全吹坏脑袋。

“晚上外面刮风会很冷的。”

“我看了天气,晚上九十点钟才会有风,我在那之前回来就行。”

“那,你要不要到a区来?”

“我算了一下时间,好像到那儿没多久就得回来了。我还是不去了。”

还是不去了。这句话好扎血。

“行,那你早点休息。”

“嗯。”后面还是月亮。

蒋易不知道江耐能想那么多,只是确实希望能和江耐一起走走。蒋易有一点动心,想把江耐当做朋友,除高中同学之外的唯一的朋友。

江耐从卧室出来,看看江之栋在做什么。在客厅放着电视,看着手机。

“爸,”江耐拽个抱枕坐在江之栋斜对角的沙发上,“如果我让一个人来留宿你会不会不让?”

江之栋抬头看江耐一眼,“男生?”

“你想让男生来吗?也不是不可以给你带一个。”

江之栋没有什么反应,平淡地说:“怎么,有现成准备着的了?”

“我是说女生。”江耐把电视关了,“你当爸的思想怎么那么狭隘啊。”

“你带朋友来没问题啊。”

“你也不问是什么样的朋友?”

“你朋友还有不好的啊。”对于江耐能抱以百分百的信任江之栋就不会吝啬一分一毫。

江耐战略性靠近,“爸,要是我带男朋友呢?”

“你问你妈去吧。”江之栋拿着手机要走。

“你做不了主?”

“你妈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万一我妈觉得人家不错呢?”

“那我也得再看一遍。”

“你不相信我妈的眼光?”

江之栋想了想,“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你是说我妈再英明神武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江之栋把手机放餐桌上,又回到沙发上坐下,“说吧,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江耐对这句话是十分拒绝的。因为江耐越来越意识到,别人普通的暗恋是平凡生活中的小火花,她喜欢蒋易就妥妥是一个品质优良的□□包。别人有点火花就要放出来,她必须把□□包捂得死死的。

真是辛苦。

“什么情况也没有。”

“真的?别瞒着爸爸啊,要是被你妈发现了……”

“我都成年了,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的。”

“不是偷偷摸摸,你得给我们点心理准备吧。再说,你还小,社会很复杂的,不是每个人都像我和你妈妈一样这么顺利的。这种事要能遗传的话就好了。正因你是我们的孩子,我们更应该帮你好好把关。“

“我们换个话题吧。”

“这话题多有意思啊。”

“聊自己孩子八卦这么有意思吗?”

“行行行,你换你换。”

江耐两腿抬上沙发,用手抱住,思考着说,“爸,是不是真的存在命运这种东西啊。”

“你觉得呢?”

“别说的模棱两可的。你认真回答我。”

江之栋也换了个正规姿势,手肘支着沙发扶手,翘上二郎腿,说:“知识改变命运。”

“你们教育局还用打广告啊?”江耐思虑那么久来问,不是来听一句初中思想品德上的话的。

“我看你挺认真问的,这就是我给你的认真的答案。”

江耐想了想,“有什么深意吗?”

“孩子,”江之栋换到江耐旁边的位置坐下,“如果你想认真讨论这个问题的话,爸爸说实话,我只有在看见知识改变命运这一行字的时候才看见命运二字。”

“你知道我小时候家里穷啊,还兄弟三个人。你妈家里就她一个,从小家庭条件就跟你现在似的,父母还是铁饭碗。但是,这也不影响你妈看上我了呀。”

江耐冷眼相望。

“如果我没有考上大学,就不会认识你妈。”

“如果我妈等着姥爷分配工作,没有学习,也不会认识你。”

“后来就毕业了。你凡叔一直跟我们一块儿,一起去报到,当了老师,住筒子楼,然后……你妈妈让我考公务员。”

“没办法啊,那个年级主任那样,”完全不把刚从学校毕业的爸爸当老师,在那里工作五年就是被当成新人使唤的五年,工资也是最低的。“但是我们离姥爷就更近了。”江耐念在童年的两处,一个是凡叔的罗曼蒂克启蒙,一个就是姥爷家应有尽有的生活环境。

“实在,到现在,那时候,我也是除了忍没有其他办法。”

“嗯,我也不想自己爸爸当老师,天天看着我学习。”

“我进单位的时候,新科员里面,我还不是岁数最大的。后来我不也是科长了嘛。”

“你是想说你积极参加公务员选拔,把你从微薄的薪水中拯救了出来,改变了命运?”

听着倒像落入了知识的圈套,如果爬的不是知识这条绳,江之栋就不会在学校被人排挤,也不会接着用知识去改变命运。如果让江之栋作为知识分子回头再回家拿锄头已经是不可能了。

“不是。”江之栋说。“如果知识改变命运是条铁律的话,今后我还要怎么改变命运?”

“……”

“你知道,明年新来的……是老局长的孩子,我看了简历,一表人才。但,也就是……”江之栋的升迁是个问题。

“没事儿,平安下来比什么都好。”

“嗯。谢谢你理解爸爸,还有你妈妈,所以,如果小人心胸想想的话,我是不是比那个年轻人要幸福得多。”

江之栋的笑松下来,又一面认真,“像他的父母能给他的,我和你妈这辈子应该是给不了你了。这个社会像官场一样分级的话,我和你妈把你带到的这一级还不算差。我不希望你以后太辛苦,知识学得太多,不希望你成为这一级里面最高最好的那个。我和你妈妈都想你成为这一级里面最开心的那个。你在哪一级,发展的极限是命运决定的话,你在这一级怎样生活,怎么对待生活,是命运插不了脚的。”

“你看你现在就不跟我们一起住了,我有你妈妈,你以后也要找个人吧。以后那个人说什么做什么会占用你一天里更多的时间,那个时候你的命运就不是我们给的了,是那个人手里的了。”

“你未来要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就很重要。我和你妈不得不加强点关注。”

江耐觉得方向开始不对了。

“所以要有什么情况,至少你先告诉我,你妈可能接受没那么快,我能帮你缓冲。”

看见江之栋这种一物套一物的眼神,江耐赶紧摆手。见还制止不住,抱着抱枕飞奔到卧室。

靠着门,心里的拍子还没慢下。

对象这件事情,“敢情是父母,就这么可怕。”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