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要你1v1 屈辱强奷系列小说

王佳文王佳文 2020年03月18日 来源:互联网 739 次 收藏

正当张若素想得出神时,肩膀被人从背后轻轻拍了一下,这一拍吓掉了半条命,差点叫了出声,好在被拍她的人及时捂住了嘴巴!

“嘘!”

随即,那人松开了手。

张若素转过头看向捂住她嘴巴的那人,明狐!

明狐低头在她的耳畔轻吟道:“跟我走!”

张若素乖巧地跟随明狐离开,在拐角处停下。

张若素询问道:“明狐,你去何处了?我一直在找你!”

明狐笑着:“没去哪儿!就在宫中四处转了转!顺便打听了下关于逆命石的消息!”

张若素期待地欢喜:“那你可有打听到什么吗?”

明狐却摇头,甚是无奈:“没有!这些宫中的侍女公公进宫时长都不久,有些根本就没听说过逆命石!”

张若素蹙眉,面色凝重:“看来,线索只有皇上的寝殿了!”

明狐明白张若素的意思:“你想如何做?”

张若素娓娓道来:“今夜,我们便将二殿下绑了,将他藏着隐匿些,藏在不被人轻易找到的地方。然后,明日一早我们便告知皇后,我们已经找到了下蛊人,让皇后亲自去取心头血,趁着他们离开,我们便有了机会!”

张若素与明狐刚一踏进西厢殿大堂时,就看见大堂的主座坐着位黑袍男子,他的嘴角微微上翘,异常妖冶。

东雨温文尔雅地坐在下座。

张若素一看那主座的男人,烦忧。

张若素小声问着东雨,甚是不满:“他怎么在这儿?”

东雨回答:“说来见见我们!”

拓甯看向张若素,打趣道:“怎么?见到本殿下不拜跪吗?”

张若素毫不惧怕,冷眼相待,沉默不语。

见场面甚是尴尬,明狐便开了口:“不知二殿下来此,是为何事?”

张若素微微一惊,他便是二殿下?

“你们是安王爷带来给皇上治病的,自然便是安王爷的人。”拓甯起了身,走到明狐身侧,笑道,“离七日约定还剩两日,若是你们到时治不好皇上,你们的脑袋可是要随安王爷一同落地的!”

明狐面不改色,回之:“皇上是不是病,恐怕只有二殿下您清楚了!”

听言,拓甯的笑僵硬在嘴角,眼神微露惊慌。

拓甯自然得掩饰好惊慌,侧过身,正面对着明狐:“本殿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明狐直视着拓甯:“二殿下可知蛊术?”

拓甯瞳孔紧缩,又露惊慌!

“蛊术,乃是巫族上古巫术。若是想下蛊,必须得有下蛊人的心头血,患蛊之人,会出现幻听幻觉,意志也会日渐薄弱,久而久之,便会在昏睡中死去!”明狐勾起笑容,带着些嘲笑,“二殿下,你恐怕不止是因为想得到皇位才会对自己的父王下如此毒蛊吧?”

拓甯吓得背后冒冷汗,慌张惊恐:“你…你究竟是何人?怎会…知道蛊术?”

“我是谁并不重要!而且,我知道的并不止这些,还有关于你母妃的事,你想要我说给你听听吗?”

拓甯听到“母妃”这字时,呼吸急促,沉默。

“你母妃在你十岁那年,因为私自与外族勾结,被你父皇一剑杀死,而你亲眼目睹了你母妃的死,至此,你母妃的死给你留下了仇恨。如今,你对皇上下蛊就是为了给你母妃报仇,对不对?”

“不…不,不对,我的母妃与外族根本就没有任何勾结,是李靖儿那个贱人陷害我母妃的,而那个男人是非不分,只听那贱人的谗言,害得我母妃含冤而死!这些年,他对我母妃竟没有半分悔恨之意,我就决定,我要让他到黄泉路上给我母妃赔罪!当然,我也绝对不会让那贱人的儿子登上皇位!”

拓甯愤愤不平,说话时已是咬牙切齿,眼底满是恨意。

明狐继续问:“殿下可否仔细说说蛊术这事?”

“那日,我与父皇起了争执,就是因为那李婧儿在父皇面前编造我打了她的虚谎,我愤然地骑马出了宫,不知觉地到了郊外。这时,一位身着黑衫,头戴黑色斗笠的陌人竟凭空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惊慌得想要往回走,那人却用邪术将我死死禁锢在原地。”

“那人知道我父皇杀了我母妃,也知道我憎恨着父皇,那人说她有法子能让我父皇像身患重病般死去,而且,能救他的只有我!那人所说的法子便是取我一滴心头血,再待那场狩猎比试对父皇下蛊!”

明狐:“那你可有见过那女子的模样?”

拓甯摇头:“没见过,她出现的时候总是头戴黑色斗笠,应该不想被人见着才如此穿着吧,只是看她的身姿像是个女人!”

张若素看向明狐,只见他脸色凝重。

明狐:“那人可还说过什么?恐怕她不会像是白白帮忙的人!”

拓甯竟如实回答:“的确,她说,她给父皇下蛊,我给她宝物!”

张若素一惊,连忙追问:“宝物?可是水坎逆命石?”

拓甯被张若素的突然惊动吓到,木纳地点点头:“对!就是水坎逆命石!”

张若素:“那它如今可还在皇宫里?”

拓甯答非所问:“看来三位来皇宫是另有所图啊!”

张若素见拓甯躲避她的问话,急了眼,愤然地拎起了拓甯的衣领,吼道:“快回答我的话!”

拓甯淡定自若,娓娓道来:“水坎逆命石可是八大神器,也是人族的宝物,自是没那么容易找得到,逆命石在何处只有每任帝君才知道,前些日子我找遍了整座皇宫依旧未见有何暗道密室!不过,我今日听皇上身边的贴身公公说,皇上说过,他就算死也要死在他那张床榻!所以,我猜想,逆命石一定在他所躺的那张床下!”

张若素三人相互对视了几眼,看来他们的猜想是对的!

东雨开了口问:“那教你下蛊的人可说过何时来拿宝物?”

拓甯整理衣着:“后日!”

东雨提议道:“二殿下,我们来做桩交易可好?”

拓甯挑眉:“说来听听!”

东雨道明他们的来意:“我们是异世院的弟子,奉命下山游历,前几日路经人族郊外时,我们的同门却被异兽所伤,如今眼看要魂飞魄散了,所以,我们借水坎逆命石一用!”

拓甯回主座坐下:“那我有何好处?”

东雨道来:“殿下不也正好需要逆命石吗?还有,我们可以让皇上与你母妃的误会解除!而皇上的生死在于殿下你自己决定!”

拓甯沉思了片刻,开口道:“说说你们的计划!”

张若素出声回答:“明日,我们会去锦庆殿,告知皇后你便是下蛊人,遣散所有人离殿,抓捕你,殿下你要做的便是拖住皇后,给我们足够的时间取得逆命石!”

夜里

张若素坐在屋顶上,抬头仰望那片璀璨耀眼的星空。

这时,张若素的幻囊有了动静。

张若素释放出伸懒腰的赤赤。

张若素戳了下赤赤的小肚子,好笑道:“你总算是醒了,都睡了好几天了!我都快以为你再也不醒来了!”

“呸呸!什么话啊!人家只是觉得天气不冷不热得正适合睡觉!”赤赤埋怨道,甚是不乐意。

“逗你玩呢!”张若素将赤赤抱在怀中,开始倾诉,“赤赤啊,你不知道,你睡着的这几日,我们遇到了梼杌,梼杌幻化成了人形,力量远在我们八人之上。拓烨为我挡了道梼杌的攻击,眼看就要魂飞魄散了,得知逆命石能救拓烨,便来了这皇宫,明日,我们便要去取逆命石救拓烨了,希望一切都平安无事!”

“怎么我才睡几日,发生了这么多事啊?看来,我日后要少睡觉了!”赤赤探出脑袋打量着张若素全身,“那你可有受伤?”

“没有!都是皮肉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张若素宠溺得抚摸着赤赤的毛发,“你这小家伙,怎么学会关心人了?”

赤赤不自然地辩解道:“我还不是怕你若是受伤了,日后便没人给我找吃的了!”

这时,东雨不知从何处上得屋顶,看见张若素怀中的赤赤打趣道:“没想到你竟然有只小狐狸!”

张若素轻柔地抚摸着赤赤的脑袋:“这是明狐送我的!”

赤赤却用警惕的神色盯着东雨。

“小家伙,我想要与你主人谈谈,你先回幻囊待会儿吧!”

东雨话落,不待赤赤任何反抗,便施法将赤赤送回了幻囊。

张若素冷语地调侃着:“我跟你还未熟到可以交谈的地步吧!”

东雨却不在意她的冷言冷语,反而,指着头顶那片星辰,沉迷道:“若素,你看今夜的星辰,是不是很美?你知道吗?在神族,是看不到星辰的,神族只有白天,没有黑夜,因为神族象征着光明,不能天黑,虽然,你看到天空之城像是个世外桃源,可它没有凡间有的夜,见不着星辰,没有风云变幻,或许,你认为没有这些也很好啊,可在天空之城我活了三千年,早已经腻了,所以,我很渴望见到星辰,感受风云变幻。”

“所以,你来了异世院?”

张若素看着东雨那张柔美的侧颜,她总感觉他与东雾在谈吐间有几分相似,或许,是她想多了。

“恩!其实呢,神每满千岁前,都会下凡历劫,今年我三千岁,我便向神君请示让我到异世院随你们下山游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佳文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