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露出调教任务 在腹部顶出凸起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5月08日 来源:互联网 1000 次 收藏

沐流仙看着那双满含痛楚的眼,笑了下,正欲解释。

这笑意落在东篱上仙眼里,便以为就连提起帝辛她都是欢愉的。

痛苦的眸子更深沉了几分,一颗真心痛的难以呼吸,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了个身,没了踪影。

沐流仙很佩服东篱上仙这颠倒前因后果的逻辑,本着一颗和谐友爱的善良之心,匆匆追了出去,无奈支路太多,追到洛丘时,老远处飘着的一角青衣不见了。

没了线索的沐流仙追的很是辛苦,半响,落到了一处落英缤纷的地方。

听到桃林里面有些动静,不禁扒开荆棘细看,不料正看到狼狈的魔君阎月抓着一个妖怪吸食妖力的场景。

她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打算后撤,奈何内心正义与邪恶的小人一顿掐架,引得后退的步子一哆嗦,踩出一片咯吱声,正惊了那进餐的魔君。

沐流仙理了理头绪,想到自己的死竟是由一个名字引发的血案,心里惆怅不已,勉强聚齐全身仙力,欲自爆重创魔君之际,耳边响起一声惊响,周围的结界骤然驳落。

一个天旋地转之后,受伤的沐流仙躺在了一片异常灼热的白色海洋中。

“帝辛,今日一战,我自知不敌你,但是你想杀死我却也没有那么容易。”说着,引爆了刚才那个妖怪的身体。

帝辛上仙扬起袖子避了避,再抬眼,魔君已没了踪迹。

沐流仙恍惚中看了救美的英雄一眼,唔,皮肤真好,长的也不错。

心里正欲摸上一摸,手伸到半路便垂了下去,居然没出息的昏倒了。

帝辛英雄救美的事迹很快在仙界传了开来,被救的那位徘徊于上宸宫中许久,一身的伤也好的很利索,她聚精会神思考着该如何报这个救命之恩。

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这救命之恩,又该怎么个报法?

苦思良久,忽地起了自己卧床的第一日,清流上仙的玩笑话。

那时清流上仙依旧打着那把桃花扇,一双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裹成了粽子似的沐流仙,淡淡开口:“我看你这个伤,也没什么打紧的,将养个两三日就能好。”

沐流仙躺在床榻上,偏过头说道:“换你试试。”

清流上仙讪讪的笑了笑:“呵呵,那魔君阎月敢把你伤成这样,也委实是个有胆色的,他难道不知道天界的战神帝辛现在是你孩子他父亲么?”

沐流仙腾的一下坐了起来:“什么,他们竟传成了这样,也委实是个人才!”

清流上仙忙跑过去扶了她一把,一向戏谑的眼睛里藏着难得的平静与认真:“谁让你那日流那么多血的。”

接着又关怀的问道:“你这样激动,伤口不疼么?”

“刚才没觉得疼,你这样一说,诶哟,疼死我了。”说着,不时痛的龇牙咧嘴。

“方才怎么没见着你痛,这下觉得疼了?还不快些躺下。”清流上仙关怀的坐在床头搀扶着她的身子慢慢缩进了被子里,又对着被子轻轻拍了拍。

待她安静了些,偏过头看向窗外,没再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安静。

半响,床上的那位挑了个话头:“你说帝辛救了我,我该怎样报答他?”说这话的时候,她把被子蒙了半张脸,声音有些轻。

清流上仙听到问话,偏过头来看着她,一双眸子写满清明:“你心里不是有了主意嘛,何须问我。”

沐流仙大大的眼睛眨了下,垂了半边眸子:“ 我不知道。”

“仙儿,你长大了。”说着直起了身,拢了拢绣着半朵新桃的袖子,走远了。

沐流仙躺在床上,看着他淡紫色的背影渐行渐远,叮咚环佩的声音跟着他优雅的步子错落有致,奏出一曲绝响。

和着那人有些缥缈的声音传来:“报恩的方式无外乎——以身相许。”

沐流仙望着头顶的帐子,眼睛不动了。

几日后,沐流仙揣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兔子心,忐忑无比的来到尚清宫,黄昏渐晚,宫外踱了半天方施了个修正术,扮成宫女混了进去。

听说帝辛寝殿是在东南角,于是鬼鬼祟祟的摸了过去,偌大的寝殿清风阵阵,吹起浅紫色的帷帐,如梦似幻般清雅。

她探头探脑的走了进去,一张圆床顶上垂着洁白帷帐,笼了一方床形,风一吹,里面的情形看的更加不真切。

沐流仙本着一颗拳拳报恩之心,大着胆子猫着身子走了过去,行至圆床前,停了停,探出一方圆圆的脑顶,仍看不出什么事物。

因着自己这个报恩的方式有些诡异,沐流仙一向强大的心脏稍微有些忐忑。她费力的猫了半个脑袋出去,心里嘟嚷着,这帷帐远看着薄如轻纱,这近眼看着,也忒厚了吧。

她勉强挣起半个身子,抬眸正对上一双平淡无澜的眼睛,眼型好看的有些过分。

脑袋一股血涌了上来,两腮酡红,睁着一双大眼,一眨不眨的和对面的人对视着。

半晌,眼里涌上酸涩感,不禁眨了眨。

对面的人眼神里闪过些什么,很快就不见了。

沐流仙没有看见,她看着那双眼睛越来越高,越来越远,涌出一种想要抓住的冲动。

接着便有人挑开了帐子,一双眼平静而有些凌厉的看着她,面容魅惑而俊美,他薄红的唇顿了顿:“你是谁?”

沐流仙听着头顶传来的声音,微微有些愣神,眼前的人更是让她看的痴了。

帝辛穿着一身浅白色的重袍,银色丝线勾了边,逶迤坠地,因着是自己的寝殿,故而散开了长袍的领口,露出大片的胸膛肌肤,落在沐流仙的眼里,是段不错的风景。

她心里狠命的咽着口水,讪讪的回道:“我是来报恩的。”

帝辛看着他,眉头蹙了蹙:“你是那个沐流仙?”

“上仙好记性。”沐流仙讪讪一笑。

“你想怎样报恩?”帝辛面无表情的说着,一袭重袍逶迤,端的是无比威仪的气势。

沐流仙认真的想了想,觉得以身相遇这招太俗气了,但是这恩又要怎么报着呢?

这确实是个问题!

“我还没想好,就先暂时在你这个做个打扫的婢女,你看怎么样?”沐流仙眨了眨眼睛,灵动异常。

“本尊这里不缺婢女。”帝辛声音淡淡。

“我会煮饭,做饭,做菜,扫地,洗衣服,浇水施肥,喂鸟……”沐流仙掰着手指头开始数着自己的用途。

“弹琴可会?”帝辛抬起头暇以整时的看着她道。

“不会。”沐流仙摇了摇头。

“下棋可会?”帝辛继续问着。

“好像也不会。”沐流仙挠了挠头。

“那书法呢?”

“这个好像也不会。”沐流仙有些不好意思,见着帝辛又要问什么来着,连忙摆了摆手,“别问了,丹青我也不会,琴棋书画,我一样也不擅长!”

私心想着,帝辛肯定是不会留下自己了,沐流仙有些落寞。

看来这个报恩的方式还需要仔细再琢磨琢磨,好在时光还很漫长,她有很多时间可以想出这个方法。

“好,留下吧。”帝辛淡淡的抛下一句话。

“啊?”沐流仙丈二摸不着头脑。

怎么就留下了,她可什么都不会啊!

“等等,我留下来是做什么啊?”沐流仙追了上去,一会的功夫,帝辛已经不见了人影,唯余白雾茫茫。

时间一晃数年过去,又是一年寿宴席上。

不过这次的寿宴主人却不是上君,而是君后了。

君后寿宴,众仙僚底下觥筹交错,议论声声,这话里话外说的却不是办寿宴的那位人家,且听他们如何言说。

一说:“帝辛上仙那日大破魔族的场景你们是没看到,上仙使八荒之术,一剑便将魔君阎月重创,至今不知匿往何处。”

一说:“当时小仙刚好路过,有幸目睹上仙风姿,至今记得上仙大败魔族后,看了眼所剩无几的魔族,只手袖出了把枯木色的伞,一袭白衣飘飘,撑着伞凌云踏月而去,当真是仙气飘飘。”

另一说:”上君也说过,帝辛上仙当得是我们这些仙人中最有神仙味的了。”

沐流仙耳朵尖尖,当是时拎着串葡萄就着仙僚们的谈资,摘了几颗扔进嘴里。

听到末尾这句愣是给哽着了,着急的对着酒壶猛灌了几口,待理顺了气,眼角觑了眼九重台上仙气飘飘的那位。

想起在尚清宫时帝辛上仙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叹了口气,提起帝辛上仙,沐流仙只能想到两个字:睡仙!

仙僚们在大殿激烈谈论该如何大败魔族的时候,他们眼中的战神——帝辛上仙!

他正躺在自己的寝殿里睡觉!

仙僚们散朝的时候,他依旧在睡觉。

仙僚们过宴的时候,他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仙友们过府拜访的时候,他支着本闲书,盖了半张脸,仍旧在睡觉。

一只骨结修长白玉般的玉手拍了拍沐流仙的肩膀,旁边一众的仙娥纷纷倒吸一口凉气,神游的沐流仙抬眸,恍惚的看了眼身后人。

一双澄澈清亮的眸子倒映着一张比顶尖的美人仙更具倾城色的男子的脸,好看的脸的主人静静立在沐流仙旁边,气质温润清雅。

沐流仙看着这张惊为天人的容颜,脑海只剩下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如果说帝辛上仙使最具有神仙味的,那么站在沐流仙眼前的这个人则是最有“人味”的。

倒不是说他没有神仙味,而是,他较无欲无求的帝辛上仙多了些“人气”,少了些许距离。

如果说帝辛上仙是水中月,那这男子便如那晨曦的晨露一般,是实际的存在。

“你是沐流仙?”青衫的男子笑意涟涟,说话的声音都泛着好听的颜色。

众仙娥听此一声,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却不是为他。

如果说帝辛上仙是最具有仙气的,那沐流仙毫无疑问,当之无愧的最接地气,当然,这是某人自己总结出来的。

沐流仙之所以如此名动仙僚界,原因无他,只因她曾救过帝辛上仙性命!

帝辛上仙是谁?

帝辛上仙是这个仙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战神!

所以当十几年前,那时的沐流仙刚刚被帝辛上仙留在了尚清宫中不久。

帝辛上仙让她做了一名打扫的婢女,那天她在院子里秋风扫落叶着,原本好端端的天空却突然打起了雷,好像还是天雷!

沐流仙远远的瞧见那天雷慢慢的往自己这边移动着,还感叹了一句:这是哪个倒霉鬼是要飞升了?

那天雷很快就移动了沐流仙的头顶。

轰隆隆,轰隆隆,雷声震天。

沐流仙此时才反应过来,这天雷是冲着她来的,心下那个憋屈啊!

想找个地方藏起来都不可以,她这些年不是睡觉,就是玩耍,身上哪有个什么仙力。

很快一道天雷劈了下来,沐流仙持着扫帚,正呆呆的等着那雷劈她。

突然天边一朵白色的云飘了过来,好像不是云,是个人!

帝辛上仙!

他一把抱住了沐流仙将那天雷挡了个一干二净。

真仙飞升为仙人时都有上君亲授的两位仙官为之施以仙牌,以表仙君身份。

一般仙官都是循着天雷授以飞升的仙人玉牌的,帝辛上仙觉察到两人的到来,却因灵气损耗过度,再加上受了三道天雷的缘由,一时法力不殆,这才让那两位仙官瞧了踪迹去。

是以一向不沾红尘,清冷出尘的帝辛上仙从此在仙界又有了绯色话题。

这绯色话题还又是跟沐流仙挨上了边,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了。

所以每逢茶语饭后,大家都难免津津乐道一回,仙界中的文人骚客也最是喜欢就着这段事情写着些话本折子,于是又能再被大家津津乐道一回。

帝辛上仙一向超然物外,开始几日对此也是浑然不知,后一日,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磕着瓜子的紫颜仙君有些郁闷的提及此事。

次日,几年不上殿的帝辛上仙破天荒的觐见了上君,还道出了一句话。

此后,仙界更是沸腾了。

帝辛战神的一句: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一语在仙界掀起轩然大波。

这让许久没有聊资的仙僚们不禁一个个赤红着脸纷纷奔走相告,说起沐流仙来都是一副血脉喷张的模样,恨不得即刻便亲眼一睹这位传说中救了帝辛战神的小仙娥为快。

奈何敢登门者寥寥无几,只缘帝辛上仙为人平日就有些薄凉,且上仙的性子本就不喜热闹再加上上仙并着几年也不见得外出一次。

故一众仙僚只好一个个探着长脖子,在尚清宫外安营扎寨,踟蹰足足半月余,仍不曾窥的那传说中的清丽佳人一眼。

后因某位仙僚攀爬围墙的动静有些过大,正闹了闹坐着品茶但睡意朦胧的帝辛上仙,修长的手指不由敲了下桌面,呢喃了句不着调的话语。

幸得爬墙的那位不单眼神好使,脑子也机警,竟生生读出了上仙唇角的意思:留下吧。

一时吓的肝胆剧裂,大喊一声,便跌下墙去。

下面接应的众仙僚一个个耳朵通灵,听完纷纷施展法术,霎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大家临走驾云的样子都略微有些踉跄。

且说帝辛上仙有了救命红颜的事件一度令倾慕帝辛上仙的众仙娥有些抑郁,一些小年纪的仙娥不由私下里演绎出许多话本折子,无非是佳人救了上仙,上仙感动之余,以身相许云云。

说到最后,情窦半开的小仙娥们不禁想起清苑上仙那张委实招桃花的脸,心中醋意横生,一个个扭捏着手上的小白娟,恨不得自己就是那话本的卿卿佳人。

奈何传说中的沐流仙却不是那话本的卿卿佳人,早在众仙僚聚集尚清宫外之际,她早掩了身形,逍遥于世外。

偶和小仙僚逗逗蛐蛐,或加入仙娥聊聊八卦,再或者寻一处僻静处,例如似世外桃源的青丘。

再例如清清冷冷的紫苑,时时种种花草,小以为乐。

算起来,这青丘宴间隔那名动仙界的“救命红颜”事件也小有个几年了。

许是搁着今日这日子好,正好这故事的男主在,这传闻中的卿卿女主竟也在,这记忆中好不容易快翻过去的一页便又被大家提上桌面。

边磕着瓜子,边又想起这点城南绯事。

此番,估摸这今日的事件又给众仙们平添了茶余饭后的聊资了。

“正是本仙君,阁下是?”沐流仙收回心神,手中的活计停了停,点点头,张着双明亮的大眼,清澈的看着对方问道。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