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铁狂野进出 口述和老男人做很舒服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4月27日 来源:互联网 1474 次 收藏

这是2016年9月14日的下午,时钟为:16点18分。

距离一年一度的中秋节仅仅差了不到八个钟头。

噢no,我想说这并不是我要特意关注的一个小等事件。

我真正在意的是:如何度过第一个没有爱人相伴的夜晚。

路照。也就是我时常视为多管闲事的那位青年男子,此时正躺在他的卧室里酣睡淋漓。

我当然不能上前去打扰。

那我接下来该做什么?身处在一个完全没有安全感的房子里,手脚顷刻间被影响的休克与麻痹。

“谢谢。 ”三十多分钟前,路照冷不丁地摸着我头发飘出了这么一句云里雾里的客气辞。

谢谢?谢什么?谢我终于撇下自尊,厚着脸皮要在他家里死乞白赖地混日子吗?

呵呵。我知道当然不是。因为在这之前,我有观察到他身体某个部位产生了异样。

“那是什么? ”我紧紧盯视着他右手手腕处的那抹朱红。

“蚊子咬的。”他自然不过的回道。

“ 都深秋了还有蚊子啊?”对于他的答复,我表示十分吃惊。

“有啊,落单的那些。”

“多么怯弱的蚊子才会落单。 ”我倾上前来欲探清底细,却被他刻意挡住。

“我想睡觉了。”他说。

“ 你那么开明的人,为何也会敏感的掩饰?”

“好吧,我告诉你,一个女孩咬的!” 说完,他立马急着往房间里钻。

“等一下!”我追上前来,不顾他反对与否,拉着他的胳膊便是一顿直白白的瞧看,“那女孩的牙齿是针做的吗? ”

“哎哎哎,你关心的有点失常了,这不是你该纠结的问题,你现在做的是好好调整自己。知道么? ”

话间,手又快速地被他给抽回。

“姐姐,我真的是很累,让我睡会觉再陪你闲聊可好? ”

他看起来是真的是很累,眼皮都皱成了千层饼。

不过,我敢肯定这个累的缘由一定和我有关。

“你是不是输血了?” 蓦地,我将心中整理好的想法付诸于口。

听到我的询问,他先是震惊地站在原地呆愣两秒,紧接借着又恢复成淡定的模样,“你失血过多,医生说如果不补救点,很有可能会昏死过去。而且你知道吧,那个小医院没有多少库存的新鲜血液,尤其是你这种血型的。”

我当然知道,我太熟悉我的血型了,我对它简直又爱又恨,爱的是与某人同类,恨的是同类却不一致。

“还好你不是那啥RH阴性。不然真的没救了。”

“昏死和死难道是一样的意思吗?”我掐着字眼很不满的申诉着。

“一般人当然不,大不了多吃吃补品就好了,可你是高危贫血人群啊,理应要特殊照顾啦。”

听完此段,我瞬即茫然的瞠口结舌。

这世上还真的是会出现天使呢,原谅我一直以来目光短浅,没能捕捉到人间尚存的美好。

“也就是说,我的命是你给的?”说完这句,我立马吓得肩膀抖了个激灵。

“不全是,最主要还是你这颗命根子硬。”

“我可以去睡觉了吗?小菇凉。” 他再次揉弄起打褶的眼皮(第一次是在抢笔的时候),语气开始变得有些慵懒。

“我替你把被子整好吧。” 不待他同意,我擅自跑向前打开他后侧的房门。

“嗯哼,我自己的狗窝还是由我自己来打理吧。 ”他拦在门外笑看着我。

“谢谢啊,午安! ”摸了摸我前额上的发丝,他不轻不慢地合上门。

唯留我独自一人站在门口发呆,形同木鸡。

什么嘛?我只是想尽下投桃报李之心。

竟然不舍得给我这个机会?

好吧,总能找到机会报答你的——天使般的路先生。

“ 你杵在门口作甚?”不知何时,他突然闪现在我面前,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 这么快就醒了?”沉静下,才发觉自己方才已在门口徘徊许久,“ 我——”

“我身强力壮,比不上你那么会睡。” 虽是虚捧之辞,但我愣是没从他的语气与神情里掘找到一丝贬意。

那么……我可以借此机会主动回恩吧?

“我……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 ”我思忖地开口,同时跳动着眼珠探寻他的意愿。

“ 你能做什么呢?”他微笑着问道,我却感到了莫名的讽刺。

“总能……做点什么吧?” 我扯了扯嘴角,声音轻的如同蚊蝇。

“你该先调整好自己。” 一句重复过的旧语,无不宣告着对我的蔑视。

“ 难道我这么一点用处都没有吗?” 话落间,我没忍住眼眶里汇聚的灼烫感。

下一步,该作何打算?求着对方给我施发号令吗?

对不起,我办不到。心里有个小人颤抖着说。

“你别走!” 他倾上前来,拉住转身的我。

我沉默。

“ 我向你道歉。”他扳正我的身子,诚恳无比的低着头说道。

很奇怪,那粗顺的眉眼此刻望起来却极其恍惚,渐渐这种恍惚又慢慢演变成臂所能及的依附……

2011.3.18——时钟的摆针游停于此。

紧接着场面开始具体化:北城旧房,78平,一老一少,一高一矮,一询一避,阳光似明似隐。

再接着是:粗犷的质问盖过阴柔的躲藏,十七岁的国中少年双眼游移着不安的目光申诉着中年男子的愤懑。

“ 这么晚干嘛去了?” 男子站起来足足有188cm,宛如加罗林群岛上健□□长的任意一颗绿榕树。

但令少年害怕的并不是这巨人般的尺寸,而是异于往常任何时的怒火熊烧。

“去黎越家了。”少年强装镇静地答道。

“去那做啥? ” 男子狐疑地看着他,面上的火焰又加势了几分。

“跟他睡了,可以吗? ” 少年急着跳起脚来,实则在掩饰内心积聚的怨怼。

“ 睡了是什么意思?” 男子一下把瞳孔睁的老大,眼珠随时都像要奔脱出来。

“就是做了。”说完这句,少年立即心惊地转过脸去。

“你敢!”男子作势要跑上前来揍打他。

“怎么不敢?” 少年正过脸来,“ 跟谁滚床单,那都是我的自由!”

反正你也不会在意,反正你也是支持。少年心里暗暗作想着。

“ 过来让我看看!” 男子命令他。

“你怎么这么色?我又不是你妻子! ”少年欲起身跑向房间。

“不给我看我就不信。 ”男子见机拦住他。

“信不信由你。” 少年轻飘飘说完,就低着头从男子腋下钻了出去。

“ 葛遥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人了?” 男子冲着他背影低吼道。

“ 我能把你当什么人呢?亲人?朋友?还是知己?反正怎样也不会轮到伴侣!” 少年回过身阴阳怪气地啐道。

“ 我屁股很疼,我想擦点药,晚安,葛先生。” 没待对方回应,少年就急着关紧了房门。

房内的他到底有何情绪呢?嗯。有失望,有忧伤,当然也有窃喜。

“你不是说你在擦药吗? ” 少年正在脑子里继续构想着接下来的计划时,门外的老男人突然冷不丁地猛踢开了房门。

“擦好了,葛先生。接下来我想睡觉。” 少年做作地打起了逐客令。

“这么早吗?不如跟我睡吧? ” 男子微露出坏笑的表情。

“你有那么饥渴吗?要不要我帮你呼个小姐? ” 少年兴奋地拿起了手机,欲翻找着电话录。

“就你吧。别折腾了。 ”男子拍了拍他的头。

“ 我被破瓜了,从今以后就是黎越的人儿了。” 少年躲过脸去,不再看他。

“小子别再装了啊,你演技真的很差。 ”男子又拍了拍他的头。

“我装什么? ”少年冷起脸来,“我跟他郎有情,妾有意,水到渠成的事情。”

“那你说说喜欢他什么?”男子继续配合着他做作。

“我喜欢他身强力壮,人暖如——如—— ” 少年说到一半就哑住了口。

怎么可能的事呢?不是真正喜欢的人儿,任意一句夸赞的话语都仿佛是在背台词。

“你可以去领盒饭了,小葛遥。”中年男子忍俊不禁地看着他。

“盒饭有啥好吃的?想赶人就直接说。 ” 戏毕,少年坚强地做出最后一句挣扎。

“把我惹火,你觉得很开心吗?” 男子皱紧了眉头哼着粗气问道。

“ 开心!怎会不开心?比起自己一个人顾影自怜,让别人发怒简直是太值得欢喜了。” 少年倔起嘴巴,恨不得将满腔怨怼倾托于口。

但多年培养出的理智,多多少少还是牵引着他不要太急着掏心挖肺。

“能得到什么好处?”

“不知道。”少年摇了摇头,难以答复。

“其实你前半部分差点让我相信了。” 男子舒展开眉头,语气也有所减缓,“但是后面有句立马就露陷了。”

什么?哪一句?少年努力回想着。愣是想不出所以然。明明演的不是很好吗?他自我良好的肯断着。

“假如没露陷呢?”少年询问着,“ 是不是要打我?”

“我怎么可能会打你。 ”男子叹了叹口气,“我只是气你这么晚不回来。 ”

“所以?我跟谁做都不重要了?”少年失望地扯了扯嘴角,“好了,我知道了,我要睡觉了。你也去睡吧。”

原来……原来真的只是如此。原来成功与不成功结果总是一样的。

呵呵呵,真是此情无计可消除,不上眉头,便上心头。

陡然间,少年心中似乎听到了花开的声音。

那是一种地狱之花盛开的声音……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