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身高155算矮吗 涨乳催乳改造调教公主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1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356 次 收藏

这时林亦水幽幽地醒来,她看着面前的白墨,微微一笑:“还能见到你,这是上天的眷顾吧。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上天所宠爱。”

“亦水。”白墨看着林亦水。

“现在呀,我已经不奢求了。但是我希望你能陪我度过最后的时光,我不想孤零零的死去。那样太孤单,太冷了。我喜欢热闹,想要再去看爹爹和娘亲一眼。想要和你在一起。”

小姐,这已经是奢求了。夏天诽腹。

“好,我陪你。”白墨握住林亦水的手。

难道就没有人觉得奇怪吗?这人是怎么出现在林府的,擅闯民宅了喂。夏天是唯一一个看明白的人。

“夏天快下去拿些热茶过来。”秋霞看着夏天发呆气笑了。

“是。”夏天赶忙去拿茶了。

“你有想去哪儿吗?除了你爹娘那儿。”白墨补充。

“与你一起走遍山峦河畔,跨过春夏秋冬。”林亦水一笑。

白墨沉默,他想了想道:“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不知道。”林亦水摇摇头,“但是,我一看见你,就觉得非常的熟悉,仿佛曾经在哪儿见过你。一种莫名的力量,让我相信你。这是我之前从未有过的体验,所以我想要看看,这到底对不对。”

小姐的感觉十分准确,她认为你是好人,那么你一定是个好人。白墨耳边回响起秋霞的话。

“好,我带你去。”白墨温柔地摸摸林亦水的头。

林亦水立刻脸蛋通红,墨墨真的好好看哦,爱了爱了。

之后林亦水不顾秋霞的阻拦一意孤行,她本就没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了,和不在最后的时光放手一搏,开心的度过最后的时光。

白墨看着林亦水,内心仿佛被填满了。虽然无法救你,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你不上去吗?”岐汕看着流觞问道。

“不用了。”流觞摇摇头,“知道她很好,这就够了。我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那,好吧。”岐汕也不在劝说。他巴不得流觞与他们没有关系。

 “走吧,多看无益。”说完流觞就离开了。

“哎,等等。”岐汕追上去委屈道,“等等我嘛。”

白墨帮着林亦水收拾好行李,就带着林亦水出发了。这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旅行,地府那边他也请了假,理由是这么久了该是他轮休了,在不休息就罢工了。然后冥王果断的给批了。

地府——

冥王:“哈哈,小白终于硬气了一回,现在也该是你工作的时候了。”

墨白垂下眼眸:“不过经过这会,小白应该也该放下了。”

“希望如此。”冥王看着那条信息喃喃道。

人间——

“阿墨,我想吃糖葫芦。”林亦水拽了拽身旁白墨的袖子。

“不行,你。”白墨话还没说完就被林亦水可怜巴巴的眼神打动了,好不容易硬起来的心也软了下去,“好吧,不过只能吃一个。”

“好,剩下的你帮我吃。”林亦水爽快的答应了。

白墨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细想才发现不对,他这是被调戏了吧,是吧,是吧。没想到活了这么久居然被个小丫头调戏了。

林亦水咬了个糖葫芦,就将糖葫芦递给了白墨:“你说的,给,吃吧。”

白墨表情无奈地接过糖葫芦,但眼神中的温柔却一点也没少。

两人就这样游过万水千山,也来到了林亦水生命的节点。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白墨早就被林亦水所打动。也许是当初的一见钟情,落雪,粉衣女子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阿墨,你可以陪我去看看月老吗?我想向他求姻缘。”林亦水脸色苍白,身子止不住的抖动。她已经快撑不住了。

白墨深深地看了眼林亦水,良久才道:“好。”

白墨安排好马车,抱起林亦水将她小心地放入马车中,还不忘那床被子盖住她。明明是盛夏时节,林亦水却浑身冰冷,她的身体已经无法感受温度,她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冰冷。

白墨做进马车,将林亦水连带被子一起搂入怀中,想通过一点体温给她带来一丝温暖。林亦水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觉得有一丝喜悦更多的是不甘。她就要死了,死后白墨就会迎娶她人,而她只能孤零零的躺在墓中无人问津。她真的好想活着,活着和他在一起。

白墨发现林亦水盯着他出神,不免轻笑,这小丫头有盯着他出神了。看了这么久,还没有看你,看来这张脸还是有些好处的。

“阿墨,你能和我说说你的家人吗?”林亦水眼神中带着一丝祈求。

白墨收起了笑容,摆着一张脸,许久才道:“好。”

“我只是个普通人家,父母早亡,家中还有位哥哥。哥哥是个很有担当的人,他文武双全,是个传说中的天才。所以即使小时候也吃了不少苦,但是有哥哥在,我就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糟糕。”

“那,那你一定很崇拜你哥哥。”林亦水觉得有这样的哥哥,白墨一定很幸福。

“对啊,他是我的半边天。”所以在我做了那件时候哥哥一定很失望。白墨微微一笑。

“那后来呢?你为什么和哥哥分开了?你不是婺城人士吧。”

“嗯。因为我的工作原因,经常与哥哥聚少离多。所以你看见我时,我正好在办公。”白墨点点头。

“原来如此。”林亦水点头。“那我需要去见见你哥哥吗?”

“啊?”白墨疑惑。

“因为我要嫁给你啊,既然都要嫁给你了,自然要见见你的家人才是。”林亦水理直气壮道。原谅我的自私,哪怕我是个将死之人,我也想带着白夫人的名义死去。

“这。”白墨为难。他本就是瞒着墨白来搞事情的,若是去见他,岂不是要被拆穿。

“你是不是嫌弃我,嫌弃我是个病秧子。”林亦水幽幽地看着白墨,语气充满了幽怨,“不然为什么不让我见你哥哥,我看你就是嫌弃我。”

“不是这样的。”白墨着急解释,可又解释不通。难道说我是因为你的前世我才来找你,才想要搞事情。那林亦水可不得闹翻了天,况且他也无从解释。

“好了,我逗你玩呢。我知道你心里有我,这就够了。”林亦水突然笑了,“好了,月老庙到了,我们下车吧。”

白墨感觉一股气都泄了,他是真的搞不懂女人,尤其是这种多变的女人。

月老庙一直是香火最盛的庙宇,来来往往都是女人,毕竟女儿家的心思比较复杂,但是少女的心可不就是觅个如意郎君。

白墨先行下车,小心地馋着林亦水下车。林亦水勉强地支撑着身子,跟着白墨缓缓地走进月老庙。走进庙里,一座巨大的月老像摆在中间,和蔼的老爷爷微微笑着,仿佛再说着,你的愿望我都听到了,那我必定会让它实现的,放心吧。

林亦水让白墨放开她,自己慢慢地跪了下去:“你先出去吧,我想和月老说会儿话。”

白墨看林亦水暂时气色还不错也就同意了:“你若又是喊我便是,我就在门外。”

林亦水点点头,白墨一步三回头,他实在是不放心啊。但月老庙就这么大,再怎么慢慢走也总会走到头。所以白墨只好带着一肚子的担忧走了出去。

林亦水对着月老像慢慢地磕了个头:“信女林亦水,向月老乞求姻缘,望月老给个好兆头。”说着拿起竹签桶开始摇晃起来,不消一会儿,一根签掉了出来。

白墨靠在门上,盯着远处的天空发呆,也许我应该早点行动了。

九天之上,天府宫——

司徒命再次卜算天命,却遭到反噬。是白墨和曲水的命数有异动,五百年来都没有变化的命数开始变化,命运的齿轮开始运转,此为大凶。

小剧场:

林亦水:月老大大,我想要和阿墨天长地久。

月老(露出慈祥的笑容):没问题,孩子。

白墨:月老大大,我想和曲水(林亦水)天长地久。

月老(一脸嫌弃):行吧,看我心情。

白墨:(ㅍ_ㅍ)

岐汕:月老大大,我想和我家宝贝天长地久。

红娘(眼神放光):放心妥妥的。

流觞:其实我并不想,谢谢。

滦渊:单身狗不配拥有姓名。

崔冥(眯起眼):哦,是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