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就知道弄我 美女洗澡脱得一二干净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1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383 次 收藏

也许是听到了一些风声,许久不曾出现在万俟凉面前的有琴珈天在出事的当晚竟然破天荒地出现在了琴苑,实际上,万俟凉不知道的是,有琴珈天几乎每天晚上都在这附近徘徊,而他的功力足够让她察觉不到一丝的不正常。

“你怎么会来?”万俟凉有些惊讶,但再一想这是人家的地盘,他有什么不能来的?

有琴珈天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万俟凉一番,看起来好像在确认什么一样,万俟凉被他过于直接的目光看得有些窘迫,忍不住地问道,“怎么了?”

“我饿了。”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万俟凉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他们重逢之后的第一句话是这么的没有营养。

“堂堂冥魇教的教主不会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吧?”阴霾的气氛因为有琴珈天的一句话一扫而光,万俟凉对待有琴珈天的态度又回到了以往。

“别忘了你现在是在我的地方。”

“那又怎么样?”

“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你的眼中没有杀意,至少此时此刻你还不想杀了我。”万俟凉凝视着有琴珈天的眼睛,她从来不相信人们口中心狠手辣的有琴珈天会真的在杀人的时候不分对错,但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原则,他的原则大概跟太多的人都不同。

万俟凉说得对,有琴珈天并不是真得想要杀她,只是他不喜欢那种被人吃得死死的的感觉,似乎从遇到万俟凉这个女人,他就没占过上风,在她眼里好像什么都不重要,包括他和她自己。

“我去给你做饭,喜欢吃什么?”万俟凉还是很惜命的,万一真的惹到了有琴珈天,她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琴珈天有一种被万俟凉耍了的感觉,但是看到万俟凉讨好似的表情,他的怒火瞬间连火星都不见了,老老实实地坐在桌子旁边,像是归家的丈夫在等着妻子做好美味佳肴一样。

万俟凉没有忙活多久,摆在有琴珈天面前的都是一些清粥小菜,毕竟晚上吃得太多太过油腻,对身体不好,而且像是有琴珈天这种人,能够一日三餐按时间吃就不错了,大鱼大肉的反倒不适合他。

“试试这些吧,我的手艺也就只能达到这个地步了。”

有琴珈天不满地看着万俟凉,“你就给我吃这些?”

“不然你想吃什么?”果然是大爷,事情多得要死。

自己想吃什么?有琴珈天想了想,脑海里连一个备选答案都没有,倒是不想吃的东西有一堆,而桌上的食物正好没有他不想吃的那些,所以他勉勉强强还是可以接受这些看起来一点也不华丽的东西。

有琴珈天吃得很优雅,整个进餐的过程中勺子和筷子都没有碰到碗,而且也没有说话,房间里安静得有种让万俟凉昏昏欲睡的感觉。

食物的口味是按照万俟凉的喜好来的,她这个人口味清淡,不喜欢那些过去甜咸的东西,这点倒是和有琴珈天不谋而合,也就直接导致有琴珈天把桌子上的东西基本上扫荡一空,因为来这里之前,他是真的没有吃饭。

“还满意吗?教主大人。”万俟凉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看向吃饱喝足的有琴珈天,自己凭什么是这个劳碌命啊?

“没想到你做的东西还能吃。”

要是不能吃,我肯定第一个先毒死你,万俟凉在心里如是想到,可是说出口的话显然不诚实了很多,连语调都有些怪异,“能为教主大人服务是我的荣幸。”

“哦?”有琴珈天拉长了声调,“那你就服侍我休息好了。”

万俟凉听到有琴珈天这么说,额头上瞬间出现好几根黑线,这家伙还真是自来熟得可以啊,她不过就是顺着他的意思说一句话结果就变成女仆了。

“怎么?不愿意?”有琴珈天看到万俟凉那副被压迫的劳苦大众的表情就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不过他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哪敢啊?”万俟凉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免得被这个家伙给奴役死。

“那就快点。”有琴珈天背对着万俟凉,双手展开伸平,万俟凉认命地把他的外袍给脱了下来,不过心想他倒是真敢把后背对着自己,也不怕自己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情。

“你今天真的要在这里休息?”万俟凉最后问了一遍,虽然她也觉得很多余。

“你就这么不想我留在这里?”

“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

“你可以自己照镜子看看。”

“那还是算了吧,教主你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你了。”万俟凉边说边往门口挪,结果还是被有琴珈天给拦了下来,“你想去哪里?”

哪里都行,就是不要在这里,万俟凉知道这句话说出口自己肯定又会惹到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闭上嘴巴比较好,没有回答。

“过来!”有琴珈天坐在床上,只着一身里衣,领口处微微露出的胸膛平添几分诱惑,似乎比上一次他们同床共枕更加无所顾忌了。

“不要。”万俟凉依旧在争取自己的利益,过去了万一被他吃干抹净岂不是亏大了,她才不要发生这么不华丽的事情。

有琴珈天还以为万俟凉学乖了,不过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既然软的不行,还是硬的更可靠一些,所以有琴珈天直接一把把万俟凉拽到了自己的怀里,为了防止她再说出来什么他不喜欢听的话,以唇封唇是最有效的方式,而有琴珈天正好也这么做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甜美,舌尖驰骋的快感让有琴珈天压制住万俟凉的挣扎,只想紧紧地拥她入怀,把她揉进他的骨血里。

万俟凉试图阻止他的侵入,可是他与生俱来的霸道和他契合得太过完美,撬开了贝齿还不够,灵舌邀请着她的一起共舞,渐渐麻痹的舌尖和掠夺掉的空气让万俟凉瘫软在有琴珈天的怀里,但是她真得不甘心,凭什么每次主导都是他?

凭着仅剩的一点力气,万俟凉狠狠地在有琴珈天的唇瓣上咬了一口,不过也只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小伤口而已,好可惜。

有琴珈天没想到万俟凉还有力气反抗自己,戏谑地笑着看着她,看来这个小丫头还很有活力,那是不是证明他可以进行下一步了?一只手缓慢而仔细地探入万俟凉的衣裳,轻抚着她如羊脂般细滑的肌肤,美妙的触感让有琴珈天爱不释手,不盈一握的腰身没有一点赘肉,有琴珈天甚至能够想象到他手掌下的曼妙身姿多么令人渴望采撷。

酥痒的感觉从腰那里传遍全身,万俟凉只能紧紧攀住有琴珈天的脖子,现在的情形提醒她再不住手真的会擦枪走火,可是她却有点舍不得此时此刻的美好。

眼看有琴珈天的手掌马上要攀上万俟凉的丰盈,结果他就听到万俟凉细不可闻的声音,“不要…”

有琴珈天自诩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要他在这种时候住手恐怕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一种难言的折磨,但是万俟凉语气中的坚定,他听得一清二楚,他不想勉强她,也许是男人的自尊心作怪,他从来不会勉强任何一个女人,就更别说这个女人是万俟凉的时候了,帮她整理好衣服,拿着自己的外袍就离开了琴苑。

心里那股燥热渐歇,万俟凉睁着眼睛看着上方,没有一丝睡意,为什么会让她对自己为所欲为,却没有反感,也没有真正地反抗,可还是不愿意把自己真正地交给他呢?如果只是配种的话,有琴珈天可比皇甫越勋让人满意的多了;而如果是另一种情况,是她想都不愿意去想的。

也许就这样成为有琴珈天的女人,她不会后悔,因为她随时随地都可以逃离他的视线,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如果真的那样做了,她知道自己一定会遗憾,再者说,她现在还是个有夫之妇,不守妇道好像在这里是项很严重的罪名。

万俟凉想要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可是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他们相拥接吻的画面,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纠结什么,这一点也不符合她的性格,这种小女人的辗转情怀让万俟凉无比地鄙视自己,原来他也不过是普通女人一个。

另外一个当事人也没有好过到哪里去,想要随便找一个女人泻火,结果就算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还被那种不可置信的眼神怀疑有障碍,一怒之下,他直接解决了那个女人,据说别院里还有对奸shi有兴趣的仆人。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有琴珈天仿佛还能看到那天晚上他们相拥入眠,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想要一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麻烦,还没有一个女人让他尝到如此的挫败感,以他们的实力对比,他明明可以直接要了她,可是他的内心却一直在抗拒着这个念头,让他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始终忽略了一个正确答案……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