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苹果塞进子宫 金鳞岂是池中之物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1月21日 来源:互联网 1216 次 收藏

1

魉将头上用作标记胜负局数的鬼签扯下来,扔到一边,然后抬头瞪了一眼在一旁的梦无一眼,道:“你站在这儿干什么呢?”

“我领了一只鬼签,来核对生死簿。”梦无答道。

“鬼签呢?”

梦无指了指一旁的小山,道:“被魑先生丢到里面去了。”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找!”

梦无深呼吸一口气,维持住脸上的微笑,卑微的去收拾鬼签。

良久,看着已经整理好的鬼签,梦无长舒一口气,把自己的那只鬼签单拿出来,放到魉的手边,道:“魉先生,请你务必帮我核对好,不然工作记录有空缺,会被冥王大人骂的。”

魉的语气稍有缓和道:“行了,你走吧。”

“谢谢了,魉先生。”梦无轻笑着,转身向府门迈步。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了……梦无想。

“玩他个头,缺牌啦!我的大铁龙缺了一张A!”魍咆哮道:“魅,是不是你干的!”

“你和老不死的就会血口喷人!”魅转向魑,吼道:“你是不是藏了一张A藏丢了?”

“你个老不死的贼喊捉贼!”魑指着魅的鼻子骂道。

“没法玩了!”魑吼道。

“没法玩了!”魅也吼道。

“没法玩了!”魍也一起喊道。

然后三个老头相视一眼,一齐调转方向,冲着走到门边的青年大喊:“小子,站住!”

梦无被这气势汹汹的咆哮声吓得浑身一战,神色无辜的回过头,看见三个面目狰狞的老头儿。

“这个老不死的把牌藏丢了,去人间买一副新的回来!”

魍指着魅的鼻子,魅指着魑的鼻子,魑又指着魍的鼻子。

2

“叔叔,可以给我拿一瓶水吗?”稚嫩的童音向一泓清凉的泉水,流淌进店主昏昏欲睡的脑袋里。店主打了个哈欠,手里摇着扇子,走到了货架前。

一个扎着两个辫子,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的小姑娘,两只小手里捧着一元钱向店主递了过来。

“叔叔,給我拿一瓶矿泉水吧,给你钱。”小姑娘甜甜的笑着,脸上有着两枚可爱的小酒窝。礼貌道:“谢谢叔叔。”

“好。”店主禁不住笑了起来,取来一瓶水递给了她。

“谢谢您!”小姑娘小心翼翼的接过矿泉水,转身向外卖跑去。

“天这么热,不要乱跑啦,小心中暑!”店主向小姑娘喊道。然后摇着扇子回到躺椅上,喃喃道:“这么热的天儿,让孩子在外面乱跑,这当爹当妈的也真是的……”

盛夏天气燥热,路秒烧的滚烫。行人不多,车辆也少。道路两旁的树木也因干燥和炙烤而无精打采的耷拉着枝头的碧绿。一袭嫩黄色的连衣裙飘过马路,又飘进了一处狭窄的巷子里。

小姑娘深处嫩白细小的胳膊胡乱蹭掉了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的水,继续向巷子深处跑去。一双白色的小凉鞋踏在地面上,发出活泼的“哒哒”声。

跑到了少年的身边,女孩儿喘了几口气,然后蹲下身子,仔细的端视着少年。少年依然紧闭双眸,没有反应。

“哥哥,哥哥你醒一醒——”女孩试探着推搡少年的肩膀。

少年的睫毛轻颤了几下,随后轻咳了几声。

女孩儿惊喜的看着少年,声音放的很轻道:“哥哥你醒啦。”

少年睁开眼睛,瞳孔逐渐聚焦,视野清晰后,下意识的向旁边挪动了身子,警觉道:“你是谁?”

“我叫唐甜甜。”女孩儿高兴的说道:“我看到你晕倒了,一定是中暑了。我给你买来了水。”女孩儿拿起矿泉水,一只手把它在怀里抓牢,另一只手用力的去拧瓶盖,尝试了几次,却都没有成功。

“哥哥,你自己打开吧,我好像拧不动它。”女孩把手里的水递向少年,红扑扑的脸蛋上两个浅浅的酒窝,分外柔甜。

少年看着女孩单纯的笑容,卸下了些许防备,伸手接过来女孩递来的水,拧开,喝了一口,清凉的水流进喉咙,闷痛的胸膛顿时通透了几分。

女孩儿甜笑着看着少年喝下水,然后低下头,轻轻的搓揉着通红的手心。

“谢谢。”少年开口道。

“不客气!”女孩摆了摆手,问道:“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好多了,”少年目光清澈的看着女孩儿,道:“你的手……”

“没事啦。”女孩儿伸出两只嫩白的小手放到少年的眼前,掌心有一些淡红色的印记,都是之前努力拧瓶盖的时候留下的。

少年的脸上露出清浅的笑容,伸出手揉了揉女孩儿柔软的发顶。

“哥哥,你叫什么呀?”女孩儿好奇的问到。

“我……”少年顿了顿。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没有触及过这个问题了,他甚至对自己的名字有一些陌生和遗忘。

少年开口道:“时休。”

“时呦……”女孩的脸蛋微红,眸子弯成了月牙:“这两个字放在一起读会咬舌头……”

少年轻笑着,道:“那就不念了,叫我哥哥就好。”

模模糊糊的仿佛有什么破碎的东西回到了脑海里,像是一些记忆的支离碎片,痕如游丝,难以捕捉。时休不禁有一瞬间的出神。

一阵巷子外传来的女人的呼喊声将时休重短暂的失神中拉了回来。

“是妈妈来找我了。”女孩儿道:“哥哥你快回家休息吧,不要在这里呆着了,会遇见虫子的。”女孩说道虫子,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

“好。”少年被女孩可可爱的样子逗的轻笑。

“再见时呦哥哥!”女孩转身向巷子外跑去,一边回头向少年挥了挥手。

目送着嫩黄的连衣裙消失在巷口,时休才依着墙壁踉跄的站了起来。身体到处都在酸痛,大脑也依然有些昏沉,靠着墙闭目缓和了一会儿,晕眩感才略微削弱。

昨夜从妖仙哪里逃开,恍惚间在路上撞到了什么东西,然后便眼睛一黑,失去了知觉。幸好没有再遇到一些别的妖,否则自己毫无意识,怕是性命不保了。

时休环顾四周,此处是一个幽深的巷子,没有行人,也没有杂物,倒是一个僻静之处。见自己的口罩正落在几步之外的地面上,于是时休迈步走过去,俯身去拾。

手指未接触到口罩之时,一阵冷风从后面席卷而来。

时休心里一惊,却仓促间来不及反应,一只黑色的勾刺瞬间从后方洞穿了时休的左肩!喷洒的鲜血在空中宛如绽开了的血色花。

“啊——”惨叫声被堵在了时休的口中,无数细密的粘丝疯狂的缠绕住时休的身体,窒息感铺天盖地的袭来,将意识直接逼迫到了崩溃的边缘。

刹那,天昏地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