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醉酒强要妃子 教傻子进入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2月11日 来源:互联网 73 次 收藏

南地刚下过一场雨,腾腾雨汽笼罩四野。

林拂死的时候,鼻尖满是血水的气息,口腔里铁锈味弥漫着。这里是乱葬岗,残殍遍地,尸首上的衣服被野狗们撕扯地零零碎碎。林拂半睁着眼,雨水适才冲刷过她的脸,从地上溅起来的泥泞就落在她的身上、衣服上。

林拂是陈氏义庄的看守人,皮肤黝黑,一副身板干巴巴,平常连一副棺材盖子都掀不起来。算起来,她在义庄呆了七八年,也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活的渺小又不为人所知。此时此刻,她一双眸眼半睁着,仔细去看,那眼睫毛还微微颤动着。她的睫毛浓密,一张脸被雨水冲刷后,竟然有一道道黑白的条纹相间。

就在半个多时辰以前,还有人过来检验她死透了没有。

“噗嗤、噗嗤”

那几个人踩着地上被雨水浸泡的落叶,鞋上沾满了淤泥。

“三爷,你放心,这人喂了毒,心口又吃了我一刀,尸体冷硬了才扔到此处来的。我们义庄虽然也安置那些来历不明无处可归的死人,但是这样还不配在我们义庄安置。这样的人,三爷何必费心思来寻,上边安排的事,小的一定办的妥妥的。”

陈氏义庄有三个人做事,这是其中的老孙头,他佝偻着腰,对着那三爷一脸谄笑,他与林拂同事多年,都不曾发现林拂的身份有异样,长得这样黑,居然是个女人。杀了林拂,他笑得只当是随便解决了路边的一枝花,不是一条命。

林三益面容清秀,脸色泛白,连唇色都是白的。都说这卧龙堡的家主林三益乃风姿翩翩的佳公子,如润如玉,多少人争相追逐爱恋与他,只是有些不足之症,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可林拂与这翩翩公子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竟让他亲自来这乱葬岗看她死了的模样。

这地方荒凉,鲜有人至,人们都觉得晦气。

林三益表情漠然,他没有看那一脸好奇又疑惑的老孙头,只是透过那漫漫的雨汽,一眼不错地看着那死的有些狼狈的女人。她一身黑灰色布衣,血水染透了她的胸膛,身下是肆意流淌的血水,似乎死的也没多久。她的面容并没有多大变化,只是更瘦了,瘦的脱了相,只剩下皮包骨。

寻她这么久,想要杀她,林三益迷茫了。

她就这么死了。

不是死在他手上,而是死在义庄一个污糟人的手里。

林拂这人,藏匿了这么多年,若真要反抗,怎么可能被老孙头下了手去?

她当真是厌恶极了他,还是真的活腻了。

林三益喉咙干涸,有些痒了。

他的眼前,仿佛看见一个女子毫不留恋的背影,一身鲜亮的红衣,一匹雪白的马。

风吹得她衣裳猎猎作响,可她没有回头,像风一样骤然远走。

他恨。

这个杀了他父亲的人,没有一句对不起,没有跪地求宽恕,就那么走了。

原本他以为,她在这世间活的多么肆意,多么意气风发。

这些年,他得了卧龙堡的权,成了家主,整个天下的经济命脉都掌控在他的手中。多少人想要投入他的账下为他效力,他们想投他所好,顺着那一点点蛛丝马迹找寻他的过去,搜到关于林拂的一丝半点,都来投给他听。

这几年,人人找林拂,却都扑了个空。那么多的红衣女郎,一个个潇洒肆意,却都不是她。

现在,她静静躺在这乱葬岗中,浑身泥泞,用作乔装的黑色染料也在脸上流淌,作出了一副可笑又诡异的画。

她的尸首都硬了。

他在这里好像也没有意义。

她真的死了。

天下起了蒙蒙细雨。

林三益脸上沾了雨水,清秀的脸变得模糊。老孙头看下雨,胡乱抹了一把脸,干笑着,“三爷,要不我们回去?这地方邪门着呢,逗留太久,可要影响了财运。”

刚往三爷那看,却看到林三益面容狠厉,他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狠狠盯着老孙头,厌他动手太快厌他话多叽里咕噜。逼近了,左手毫无预兆就探了过去,一把将老孙头的脖子攥住。

老孙头毫无防备。

“你与她共事多年,她死了寂寞,你下去陪她。”

林三益看着虚弱,手却有劲,指节泛白,青筋有力。老孙头睁大着眼睛,一张脸挤涨的黑紫,难以置信,额头青筋冒起,不过片刻功夫,啊的惨叫声都没有,老孙头便没了生气。

干瘪的老头脖子一歪,抽搐挣扎的四肢颓然没劲。

林三益手一松,老孙头的身体就砰的软在地上。

“主子?”

林三益后边的黑影上前,目光禁不住看向老孙头旁边的那个女子。

黑影的目光含着怜惜,后悔……等等这些情绪交杂在一起,他抬眼对着林三益:“主子,回吧。”

这人长得高,看向林三益都要低着头。

林三益呼吸加速,有些喘不上气。

他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那黑影脸上:“卫段,谁许你上前?”

他扇打他的劲不小,硬生生将卫段打得偏转了头,脸上留下了一道褐色掌印。

卫段知道自己个高,索性曲膝跪在湿漉漉的地上,垂着头:“主子,雨后天凉容易生病,您早些回去。”

林三益看着这个朝他垂下头颅的男子,这些年,他听话,替他做了不少事。

不该这样失控生气的。

他闭上了眼,又缓缓睁开:“你把这里收拾了,再跟上来。”

林三益刚刚动了气,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没有继续吩咐什么,只朝着来路慢步走回去。

卫段一直跪着,等林三益走远了,雾气在周围弥漫开来,他才抬头,对着地上躺着的女子。

其实再认真去看,便会发现这个女子死的姿势很奇怪。她的四肢并不是正常延伸的,而是姿态奇异,似乎被人生生凹断过,又生生折回去。

可林三益只顾着生气,在这里发泄怒火,认出了林拂,却没有细看。

林拂长得很美,细眉长眼,墨发繁茂,就算是死前受了非人的折磨,被人喂了毒,死了还眉目舒展。

她依旧迷人,看着人心颤,禁不住想要靠近。

卫段没有起来,他屈膝一步步向前,他离着林拂很近,手指是烫热的,可林拂那么冷那么凉,好像在冰水里泡过一样。他的手指一点点划过她的眉眼,她的鼻梁,落在她的唇上,在最后,他粗鲁又肆意地去抚弄她的唇。对于死者,他哪里有半点的怜惜。若不是现在她浑身脏污,他恨不能大口大口吃她的肉,将她整个人都融入自己的骨血当中。

“便是死,你都要想着他……现在你看见了,这个男人根本不在乎你。”卫段恨声说着,脸上已有了癫狂之色,他痛苦不能自抑,只能狠狠攥住这个已经冰冷的躯体。

他抱着她,多想让自己的体温重新温热她。

可一刻钟后,她还是冷的,而且脸更白更青。他越是碰她,她死气愈重。

这是林拂,跟他一起长大的林拂。

他待她像亲人一样,曾几何时,他以为他们会一起一辈子。

她那么好,却为着一个男人抛下他。此刻的她冰冷至极,尸体已经僵硬了,但他还舍不得放手。此时此刻,他的心痛极了,但想到那活着的林三益,拥有一切,却没能得到她,他又觉得这点痛可以忍受。

雾更大了。

临走之前,卫段还抱着林拂,唇贴过她的面,在她的耳边呢喃:“他所有的一切,我都会毁了去,一点一点。”

“阿拂,我要你永远负着背叛我的罪,死不瞑目!”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