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班长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 bl甜宠文

小榄小榄 2020年01月28日 来源:互联网 1059 次 收藏

每月十日,照例是工人们发工资的日子,中午下班前就发了工资,苏芒破例给工人们放了半天假,并告诉大家这是发饷福利,以后每个发饷日都会有,工人们也觉得这是破天荒的喜事,不消半刻功夫,工厂里只剩下我们俩了。

陡然的清闲下来,让我有些无所适从,我坐在缝纫电机上,无聊地摇摆着双腿;苏芒背对着我站在窗边,向外看着。

“有啥想法要跟我说?憋了这么久了,总该说了吧。”我说。

“呵——你看出来了?”她转过身来,笑着。

“早看出来了,就不知道你憋的是什么,反正我也懒得刨根问底,我知道你想说时自然会说,今就是想说的时候吧?”

“喝点酒呗?”

“好啊,我叫外卖。”我说。

四个菜,两荤两素,两碗米饭,还有一箱啤酒。搁在机器的面板上,开始了我俩的午餐。

“最近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改变一下我们的方向,做自己的女装品牌,以营销为主,就是像梦歌现在的模式。你觉得怎么样?”

“说说看你的思路?”我说。

“我大学时在学生会里有个学长,关系不错,那个学长是学经济的,上学那会我就知道他手里已经注册过多个商标,那时候大家商标意识都比较薄弱,网络刚刚起步,注册都比较容易,现在注册一个满意的比较难。我前阵子联系过他,问他关于商标的事情,他现在在银行系统上班,人倒非常爽快,说商标在他手里用处不大,答应转让一个给我,我选择了一个商标‘米籣’,你看如何?他倒是说不要钱,给我用,我觉得那样不妥,还是花点钱把它彻底转过来。”

“嗯,我同意,这个名字倒是非常简单大气。费用在我们能承受的范围你决定。”我说。

“有了商标之后我想我们要打造自己的服装品牌,接下来我们需要去学习市场运作这一块,虽然刚起步,但是我想我们的方案及模式应该是成熟,不能有丝毫市场漏洞,否则我们承受不起。还记得梦歌的那个Susie吗?”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我想跟她接触一下,从她那得到一些帮助或者学习一点东西。”

“这可能性不大吧,”我说,“一旦我们跟她接触后,她便会知道我们那天在他们的发布会上欺骗了她,她还会帮我们吗?”

“那天我们有欺骗她吗?我们是持着邀请函光明正大地走进去的啊。”停了片刻,苏芒似乎下定了决心,说:“我来试试,不试永远不知道答案。那天在会场碰见她我就有种预感,有一天我们和她会成为朋友的。”

“别搞得这么玄乎,找个时间,我们一起见见她吧。既然我们有了新的目标,我想,我们应该也告知工人们,让他们明白公司未的发展方向。”我说。

“好,跟他们一个个发短信,告诉他们今晚我在楼下饭馆请客。”

晚上六点,我们在楼下饭店里要了一个大包厢,连同我和苏芒,共二十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每个人都甚是高兴。阿芳有些好奇地问:“苏姐、程姐,今天怎么给我们又是放假,又是请客的,有什么喜事吗?”阿芳的问题问出了大家的疑问。

我笑着说:“阿芳猜的不错,是有喜事,这个喜事还是让苏姐来说吧。”

苏芒放下手中的筷子,将杯子里的最后一滴酒也喝个精光,思索了几秒钟,说:“今天请大家吃着这顿饭,除了是我们常规聚餐之外,还有一件事要与你们宣布,我和木兰决定,接下来我们要全力开发自己的产品,打造我们自己女装品牌! 前几天,我们已确定了自己的女装商标‘米籣’,取名于‘米籣花’,其寓意为低调、优雅、时尚。今后我们会将生产、设计、销售集于一体,我们的发展方向是构建连锁专卖网络,将来,要让我们的‘米籣’遍地开花!我的目标就是让在座的每一位过上好日子,过上我们想要的美好生活!”

……

我一直佩服苏芒的就是她每一次演说总能振奋人心,从我认识她那天起她就是这样,话不多,但仿佛永远都非常会说,而且带着霸气。

大家都高兴的不得了,尽管他们也许还不懂什么是愿景、什么是方向,但是他们听懂了希望,关于未来的美好希望——她们的希望就在苏芒和我的身上。

一切筹办停当,苏芒给Susie打了电话,Susie非常热情地答应了我们的邀请,那天周六,Susie休息,我们选择了离Susie住处不远的一家餐厅见面。餐厅设计风格清新、雅致,我们要了一个独立小包厢,说是包厢道其实也不是十分准确,因为这儿的包厢都是一面靠窗,其他三面都是镂空木雕,其形状如同过去使用的窗棂,无论是从里面看外面,还是从外面看里面,都非常清楚,只是相比外面的一字排开的餐桌而言多了些遮挡,让客人自我感觉包在其中,多了些那么一点儿安全感和隐私感,或许这也是这儿的特色之一吧。来这的客人很多,听说这儿的菜肴名满杭城。

我和苏芒早早地到了,Susie则在我们约定时间11:30准时到达。

她今天的打扮很是休闲,不过相比上次倒是更加让人亲近。蓝色薄牛仔中裤,搭配一件藕粉色POLO杉,头发束在脑后,干脆利落,脸上略施了些粉黛,恰到好处,让整个五官看上去更加分明。她远远地就看见我们俩,带着她那招牌式的社交微笑着走了过来。

我们三个人,座次上没有讲究,但是我们还是将Susie让进里边靠窗的位置,我和苏芒一左一右坐下,我们三人的位置呈三角形状。

“真没想到你们俩还能记起我啊,很是意外。”Susie说。

“那天发布会上您是唯一一位与我们打过招呼的人,想让我们不记住都难啊。”我说。

“太荣幸了,不过我得说一句,我们说话都随便些,不能称‘您’了!我再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我叫陈敏,杭州本地人,至于是叫我Susie还是陈敏,随你们自己喜欢吧。”

“好嘞,还是这个陈敏名字接地气!”苏芒笑呵呵地说,“木兰绍兴人,我合肥人,我俩算是背井离乡在杭州谋生活的人,在杭州开了一个很小的女装加工厂,已经快两年了,我们并不是上次见面说的什么北方代理商。Susie,上次在那种场合见面没好直接说明这层身份,你不会介意吧? ”

“嗯?介意?很介意!” Susie故作惊讶地睁大着眼睛看着我们俩,此刻,我的心“砰砰”地跳的厉害,似乎预料中的尴尬场景马上就要到来了,我低下头,慢慢地了捞起面前的水杯,轻轻地抿了一口,我在等待着…..

“那我们今天算是正式重新认识咯。”Susie咯咯地笑了起来。我的心瞬间又落了回去,我偷偷地舒了口气,看看苏芒,她正端起茶杯喝水。“我那天就知道你们与代理商没什么关系。”

“这也能看出来?”苏芒问。

“还真没那本事。是你们俩临走时跟贸易集团的财务总监一起走的,那个财务总监我认得,她叫惠萍,我们公司与她们公司有不少生意上的往来,所以就认得了。”

“哦——那你当时没觉得我们俩欺骗了你?”我问。

“什么叫欺骗啊?公共场合都有不说明白的理由,何况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不是?再说了,我们的会场宾客都是持邀请函进入的,你们既然能进来,就是在我们的邀请之列。”

“谢谢!”我和苏芒异口同声地说道。

“不过说实话,这也许就是人与人间的缘分吧,那天见到你们俩我确实眼前一亮,你们清新自然,没有那种在生意场久泡的老道与油腻,不对台上的漂亮模特和美食感兴趣,却只对我们的服装感兴趣,也正是这一点吸引了我,才去和你们打招呼的。唉——真是值得,你们看,就是那个搭讪,我就有了今天的这么多美食,来,为了我们的相识干一杯!”

我们三人举起酒杯一干而尽。我和苏芒被Susie的一番爽快至极的话语感动着,我们把所有的感谢与感动都融入酒中,再次敬上。

Susie大我们四岁,原是杭州一商场的楼层经理,正是也是梦歌女装直营店所在的楼层,因工作能力不错,被梦歌的老板挖了过来,负责整个浙江区域的营销管理。

“Susie,我们今天这么冒昧地约你见面,也许你早就猜到了我们的小心思——我们俩在你面前就像白纸一样,”苏芒自我解嘲地笑了笑,继续说道:“我们今天约你其实是有事相求——不过丑话说在先,如果你觉得有不便的话,也不要紧,更不能有心理压力,我们主要是想把我们关于未来的计划和面临的问题说与你听听,看你能给我一些建议,其实能与你相识我们就已经很知足了。”Susie点点都示意苏芒继续说下去。

“我们打算改变公司的发展方向,今后专心自己的品牌女装,以连锁专卖为主导,但是我们目前对于如何跨出这一步及以后如何运作还是非常盲目,所以今天,就这一点想听听你的意见。”

苏芒又将我们目前的现状仔细地分析给Susie听,Susie听的非常认真,待到苏芒陈述完毕,Susie沉思了片刻,说:“你们俩如此信任我,我非常荣幸!关于一个品牌的前期启动并不是我所擅长的,不过在这方面我身边有这样的专门人才,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会介绍给你们认识——人非常可靠、能干,是我认识多年的朋友,杭州很多企业都是他们的客户。”后期的整体运营我非常在行,我会帮你们——而且一部分也正是我现在正在做的工作。不过最难的是卖出这第一步,这个过程你们需要有充分的心里准备。” 我和苏芒一个感激地一个劲点头。

Susie的这番话让我和苏芒莫大的信心与支持。我真得想说:感谢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珍惜生命中的每一次遇见,无论它是好是坏——这个道理直到我遇见了苏芒才渐渐地明白。

不得不说Susie在工作中绝对是个高效能的人,第二天就为我们约见了她的朋友,尽管今天还是周末。见面安排在他朋友的公司,公司约莫300平米左右,四间办公室,一个会议室,一个会客厅,装修简洁明快,落落大方,第一眼你甚至能感受到这里的快节奏气息。

她朋友的年纪与Susie相仿,说话也直来直去。了解了我们的现状之后,答应下周给我们出方案。

在策划公司与Susie的共同协助下,我们紧锣密鼓地筹划了3个月后,终于迈出了第一步!这是影响着我和苏芒一生的第一步,那一年我们26岁。那年九月,我们在武林广场开出了我们的第一家女装专卖店。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