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上干了我十三次 梦梦喂奶记全本115章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1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730 次 收藏

当晚0:41,李鱼和莫莉终于挤上了她们心心念念的绿皮火车。

人太多,紧扣的手被斜挎着包的中老年旅行团挤散。李鱼大声喊着莫莉的名字,莫莉在不远处回应一句,“啊,李鱼我在这。”

李鱼想起来莫莉很早之前就抱怨过,说两人的名字都是两个字,昵称不好取,名字叫起来分毫不显得亲密。她现在突然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莫莉终于挤到了李鱼身边。她被这残酷的现实打击得有些发懵,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她为了追求和那副画的相似度,希望火车一定要经过一片美丽的湖。但生在南方,江河湖泊不计其数。但是哪有火车线路会在湖边呢?为了不让莫莉太过于失望,李鱼把此行的终点定在了云南泸沽湖。但因买票买的太迟,只剩下了27小时的站票。

李鱼被卧在地上耍赖大哭的幼儿闹得心烦,拉着莫莉往火车交接处走。那里有两个盥洗池,但地上也站的坐的都是人,没地方落脚。李鱼干脆跳上了盥洗池,长腿屈着,把莫莉也拉了上来。两人抓着扶手,生怕火车过一道坎,自己就得摔进人堆里。

硬座车厢一夜不熄灯,莫莉是见光就睡不着的。但她觉得这样也挺好,这样就不用做梦了。莫莉睁开眼,盯着李鱼的睡颜,突然很想捏一下她的脸,就像李鱼画里那样。但是她旁边不是窗子,是镜子。莫莉看着镜子里的她们,缩回了手。

她又开始陷入那无穷无尽的想象里。她想着身后的水龙头一拧开,流出来的全是血;她满手是血把婴儿吓得大哭,等那婴儿抬起脸,发现眼珠子不知何时已经哭掉了;近旁的中年妇女从背包里摸出金银花露的玻璃瓶来,想要喝口水压压惊,不妨被什么梗住,咳嗽两声,吐出来一看竟然是那婴儿的眼珠……莫莉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她觉得害怕,但她同时又发出了一声极其细微的怪笑。

李鱼在莫莉开始拧水龙头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莫莉拧的幅度不大,滴滴答答的声音几乎要被火车轰鸣完全掩盖。但婴儿似乎比成人更敏感些,开始夜啼。还有上了年纪的大妈,摸出水来喝,却被这颠簸的火车呛着了,不住地咳嗽。

李鱼关掉水龙头,看着把口罩当成眼罩戴在头上,此刻又将其当成发箍的莫莉。莫莉有些失神,或者说是故意装作失魂落魄的样子,没有看李鱼。因是深夜,怕吵到其他人,李鱼没有多问。但是李鱼突然想起,在莫莉开始表现出异常的一个月前,她是想过和莫莉分手的。

莫莉太过于固执的想要让别人承认她们的这段关系,她还执着于强调她们是不一样的。李鱼得承认,在她们的这段关系里,李鱼处在不折不扣的弱势里。莫莉随意给她们一个不平凡的定义,“我们是不分tp的,李鱼不是你们说的长发t。我们之间是绝对自由的——柏拉图式恋爱。”

而李鱼从来没这么觉得过。此前她一直试图弄清楚所谓友情和爱情的界限。事实上这两年来她从未对莫莉产生过性冲动。她们在那间出租屋里尝试过性行为,毫无疑问的,失败了。李鱼也由此模糊了自我界定:她真的是一个同性恋者?李鱼想起莫莉对她母亲提起自己的性取向,并把李鱼作为恋人而不是好友的身份介绍给她们母亲时,那位思想保守的高瘦的中年阿姨震惊的脸。莫莉母亲的表情让她觉得这件事不仅是“shameful”,更会让人“be ashamed”。而解决这一切的唯一办法,就是远离莫莉。

但在莫莉做了那个梦,变得反常之后,李鱼觉得莫莉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迷人。她对莫莉时不时的怪异举动有种本能的害怕,但探寻谜底的兴奋和刺激甚至压过了本能。

她知道莫莉可能是病了。但李鱼觉得自己似乎也有些病态。病了的莫莉疯狂地吸引着她。作为莫莉唯一选择信任的人,李鱼选择了带莫莉离开她还能依赖的一切。莫莉说自己在保护李鱼,可是在李鱼看来,她才是要救赎莫莉的那个人。

她要亲自揭开那个梦境的谜底。

她要亲自把莫莉带到阳光底下。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