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巨乳家族性奴小说 超h小说 美女呻吟

美好未来美好未来 2020年02月01日 来源:互联网 1771 次 收藏

陆嫂子与阿杰在浴兰节第二天并没有等回陆通与陆唯。她压下心中的忧虑,一个人悄悄的爬上了暗道的出口。

这条暗道是连通西山别院与陆嫂子的家,它的出口正是西山别院后山的假山口。

天色已近正午,陆嫂子在洞口找到了末雨。

“校尉与将军可有什么消息?”

末雨在此蹲守了一天一夜,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别说刺客,连多一只老鼠都没有遇到。

“校尉与少主均无消息传回。”

末雨如实相告。

“昨夜可有贼人夜探别院?”

末雨连口否认。

陆嫂子陷入沉思,陆通如此严阵以待,别院却一片风平浪静,照此情形一定是节府府那边了事情。

“末雨,备好车马,我们回节度府。”陆嫂子果断做了决定,与其在这里提心吊胆的等待,还不如回去弄个究竟。

陆嫂子返回暗道,将陆杰抓了出来,“娘,我们这是上哪儿?”陆杰揉揉眼睛,一脸的睡脸惺忪。

“回节度府。”陆嫂子拍打着自己的儿子,催促着他快些出去。

“你不是不喜欢住在节度府吗?今儿个怎么火急火撩?“陆杰歪着嘴,一脸不解。

“你小子照做便是,问那么多干嘛。”陆嫂子瞪了自己家儿子一眼。

“你不说,我就不去。”

“去那里,齐修哥哥又要让那个胡先生每日给我上兵法课。”

“无趣得很。”陆杰干脆坐在暗道的石板上,撒起野来。

“学习兵法当然是为你好,你以后可是陆家军的一员,要辅佐少主和小少爷的。”陆嫂子敲敲他的脑袋。

“不去。”陆杰仍然苦着脸,想起那个古板的老头,他说什么都不想去。

“你爹与少主一夜未归,你爹临走时如临大敌的模样,实在让人担心,今早也没有捎个人传回只纸片语。”

“娘十分担心,必须回去看看。”陆嫂子语重心长的对着自家儿子一一解释。

“哦?”陆杰似懂非懂的点了个头。

“快走,别慢慢吞吞的。”

事关自己阿爹与齐修哥哥的安危,陆杰倒没再耍脾气,紧跟着陆嫂子爬出了暗室走。

一出别院,末雨架着马车已等候多时。

两人迅速的坐上马车,末雨长鞭一挥,那高大的宝马飞驰而行。

从西山别院到节度府需要半个时辰的行程。,如果抄小道上玄武大街,倒是可以节省一刻钟的时间。

陆嫂子与陆杰在车内简单的解决了温饱问题,末雨一口咬着干粮,一路快赶。

“马车行到玄武大街,因人潮渐多,末雨不得不放慢了速度,正巧与打马而来的张裕碰个正着,两人便打起了招呼。

“雨侍卫。”

“张统领。“末雨拉停缰绳,两人虽未在同一处当差,但节度府末字辈的亲卫军,在护卫营与西山大营是十分吃得开。

“张统领,今日轮休?“末雨见他一身常服,不像有公务在身。

“正是,本想找同乡的兄弟喝一杯酒,结果他今日有事与别人换了值,空跑了一趟。”张裕有些遗憾的说道。

“倒是有些不巧。”末雨也替他感到惋惜。

“我在街口远远的看到陆府的马车,便想着前来打个招呼,看你若没有事务在身,一起去喝个小酒。”张裕端着个笑脸,诚意相邀。

陆家的马车一惯朴素低调,只有那匹高大的黑马出卖了它的身份。节度府的马匹全是关外的良种宝马杂交而成,加以最好的喂养方式,长得十分高大,普通的马匹与之相比,明显孱弱瘦小。

“雨侍卫这是回节度府复命?”张裕见末雨久未回答,又开口相问。

末雨正要说话,陆嫂子一把打开布帘,探出头来,她可没忘记陆通之前的叮嘱,需要特别防范眼前之人。

“我说末雨怎么歇在此处了,原来是遇见张统领了。” 陆嫂子微笑着,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张裕。

“张统领这是打来啊?”

“原来嫂子在里边啊?我以为是空车,正打算请雨侍卫喝口小酒,今儿怕是不成了,不敢耽搁了嫂子的事情。”张裕做出一脸歉意的神情。

“今日,正赶着去节度府帮忙收拾长安的来的节礼。改明儿,得空,叫上末雨、末山、末平和张统领一起上家里喝酒。”

“嫂子请客。”陆嫂子一脸热情的提议。

“一定,我可还挂念着嫂子的手艺。”张裕满口答应。

“那就等着你大驾光临。”陆嫂子打下车帘,叮嘱末雨加速赶路。

张裕盯着那辆疾驰而过的马车,若有所思。

他在玄武大街的拐角处可是呆了近半个时辰,先等到了一顶末山末平带着人架着的软轿匆忙而行,片刻后又等到了这辆行色匆匆的马车和对自己一脸防备的陆夫人。

事件的大致脉络,他此时应该可以全部理清了。

陆通的这个夫人据传曾时广陵将军威远候夫人的贴身丫环,从陆唯年少时便一直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

她与陆通的婚事,还是陆唯一手促成的,她在陆唯心里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今日行事也这般急切,看来,他的猜测已经接近真相。

滇州五月初六,辰时三刻,节度府

陆通与众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陆唯弄进屋子。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抬人的软轿可是卸了轿顶,直接抬进了将军大人的卧榻。

刘大夫提着药厢,早已等候多时。

末山与末平小心翼翼的将陆唯安置妥当,刘大夫先命人将陆唯的身子用温热水擦拭一遍,再用金疮药在其伤口处一一上药,一一包扎。

陆嫂子到时,陆通的刘大夫正给讨论陆唯的病情。

“这发什么事了。”陆嫂子未进门就听见下人再议论纷纷,说什么将军病了,受伤了,这丢下陆杰,急急的奔了进来。

眼前架势倒真让她措手不及,那还未收拾的血水,那十指直缠的纱布,那苍白的面色,她险些栽倒在地。

“莲芝,你别急,刘大夫正在给少主把脉。”

“齐修哥哥。”陆杰看见床上那个了无生气的男子,也吓了一大跳,呆愣着,望向自已的爹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嘴里叫嚷着:“我不要齐修哥哥死,不要齐修哥死。”

陆嫂子听见自己儿子的哭声,自己的眼泪也一下子涌了出来。

陆通一只手抱起陆杰,一只手将陆嫂子圈在怀里,轻声的安慰着二人“没事的,只是失血过多。”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陆嫂子靠着自己的丈夫,捂着嘴巴,又急又气。

“你是怎么照顾少主的?”

“我答应过夫人要好好照顾少主,你看看少主这个样子,我以后到了地府有什么脸去见夫人。”

“好了,莲芝别生气,先听听刘大夫怎么说。”陆通握住陆嫂子的手,仍是一顿柔声细雨的安抚。

刘大夫扯了扯了自己须白的胡须,面色凝重。

“将军这怕是中毒了。”

“什么?”陆嫂子又是一惊,“中毒?”

“中的什么毒?”

“恕老夫学艺不精。”

“暂时看不出明堂。”刘大夫摇摇头,一脸挫败。

“这可怎么办啦?”陆嫂子挣出陆通的怀抱,奔到床头,蹲下身子,对着陆唯又是一阵痛哭。

“末山,叫人将陆伙杰带出去,末平守好房门,谁也别放进来。”

陆通拍拍陆杰的小脑袋,将他交给了末山。

“会不是蛊毒?需要人血喂养的那种?”

“什么?”

“蛊毒?”刘大夫眼睛一亮,似周身关节被打通,“用骨血养蛊毒?”

刘大夫赶紧又探上了陆唯的脉搏,沉吟半晌,“将军这个脉相有些熟悉。”

“平和中带着隐隐的对冲之力。”

“与府中上次那位姑娘的脉相倒是有些相同。”

“一男一女,一阴一阳。倒是有可能中了南诏神秘的蛊毒。”刘大夫几分斟酌,大致做出了诊断。

“可有解决之法?”陆嫂子止住哭声与陆通同时投去焦急与期盼的眼神。

“如果真是南诏蛊毒,按照典籍中的指示,需每日取其中一人的心头之血,喂养七七四十九日,方见成效。”

刘大夫如实相告。

“哪里去找心口之血,这要谁的心口之血?”陆嫂子一脸忧虑为难,不知所措,突然灵光一闪的问道:“

“姑娘??”

“刘大夫,刚才是说了少主的脉相与府中的姑娘相同?”

刘大夫点点头,“半月前,西山别院的那个姑娘,我当时便觉得她的脉相奇特,原来是被人在身体里养了蛊虫。”

“阴阳相互相成,少主和那位姑娘怕是毒性相连。”

“唉……”刘大夫一声长叹,为自己的才疏学浅感到羞愧。

“那,那赶快找到阿月啊。”陆嫂子惊叫起来,作势便要出门。

“阿月就在节度府,你不要操心。”

“真的?”陆嫂子眼里一下燃起了希望,“她在哪里,我要去看看她。”

“现在不方便,等安顿好少主,我自会带你去。”

“那好吧。”陆嫂子心头大石总算放下块,点头同意。

“你去命人弄点吃食,我一天一夜都未吃东西了。”陆通将陆嫂子支了出去。

想到自己的丈夫饿了一天,陆嫂子哪里还管得了其它,直接奔向了节度府的膳房。

“如果七七四十九日之后,这中毒的两人,性命是连在一起的。”

“有一方出现意外,另一方也会有所牵连?”陆通问出了心中最大隐忧。

“病理是这样没错,蛊毒分很多种,我们首先要找出要找出少主的病因,才好对症下药地。”刘大夫也是一脸无奈,都怪自己学艺不精,无法解决现时的难题。

“我今夜回去翻找家师的手稿和留下的古籍。”

“我明日再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美好未来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