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着学狗爬狗叫主人 同学和母亲搞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2月08日 来源:互联网 1972 次 收藏

木桌上有盏油灯,陈正山坐在油灯旁边,手里拿着一块润滑的汉玉扳指,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文”字。

他的手在玉上轻轻揉搓,原本冰冷的玉,逐渐有了温度。

花三娘忽然走进屋来,问:“有没有酒?”

她问这话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陈正山手里的东西。

陈正山还是出神的凝注着手中扳指,头也没回,道:“你想喝酒?”

花三娘轻叹口气,道:“长夜漫漫,你总该知道,像我这样的人是很难睡得着的。”

陈正山不由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

花三娘笑问:“你笑什么?”

陈正山用手一指旁边,道:“抽屉里有酒,你想喝就自己拿。”

花三娘却没过去,而是走近陈正山,看着他那张映在油灯下的脸,还有他手中那枚温润的扳指。

扳指上的那个“文”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陈正山回头瞟了她一眼,缓缓道:“这是文玉留给我的,十多年了。”

花三娘问:“你的妻子?”

陈正山点了点头。

花三娘没再问,她看见陈正山脸上那种表情的时候,就知道这扳指已是一件遗物。

她过去拿酒喝,拉开抽屉,里面果然有筒酒。

她拧开盖子闻了一下,抿嘴笑道:“好香。”

她轻轻尝了一口,脸上的表情很享受。

连喝几口之后,她的脸上变得很红润,眼里也有了朦胧的醉意。

喝了酒的人,话总是比平时多些。

她找了张凳子坐下,慢慢笑道:“世道真是有些不公,像你这种没有做过亏心事,只知道顾家顾女儿的好丈夫,本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陈正山淡淡道:“这个世道几时公平过?更何况……我并不是没有做过亏心事,我并不是一个好丈夫……”

花三娘眼睛里的醉意忽然消失,立刻问:“你做过亏心事?”

陈正山觉得她反应有点夸张,忍不住又回头看她,道:“就算我曾经做过亏心事,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花三娘又笑了,带着点醉意的笑,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妩媚。

她喝了口酒,慢慢的道:“我只是好奇,像你这样一个正直的人,会做些什么亏心事……”

陈正山叹了口气,道:“有时候,一个人做没做亏心事,不是由别人评判的,而是由他自己评判的,也就是良心。”

花三娘道:“比如?”

陈正山道:“比如,有一个人要杀你,你不过是出于自卫,才把那个人杀了,你能说你有罪吗?”

花三娘拿着酒杯,没有说话。

陈正山又道:“如果他不杀你,你肯定不会杀他,所以你没有罪,但是你的良心会不会承认?”

花三娘道:“如果我杀的是个陌生人,我的良心也肯定认为我没有罪。”

陈正山点了点头,道:“是,若是个陌生人,你没有罪,但他若是你的朋友呢?”

花三娘不解问:“我的朋友为什么要杀我?”

陈正山没再看她,而是垂下头去,低低的道:“我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多年前老鲁为什么要杀他。

花三娘盯着他,目光闪出些许微光,在漆黑朦胧的暮色下,像是黑夜中的鬼魅。

直到从窗户缝隙间透进来的光完全变成黑色,陈文秀才知道,时间已经是晚上了。

她把木门打开一条缝,脑袋伸出去四处张望,看见四处的灯火都已熄灭,院子里一片黑漆漆的,她才缩了回来,再轻轻把门关上。

爹爹他们都已睡了,她的忽然肚子有点饿了。

幸好她在抽屉里藏有两只红薯,那是昨天陈姨特意给她烤的,一直没舍得吃,现在恰好能够派上用场。

她把窗户拉开一条缝,让月光能够照进来,她就坐在这道月光中,一口一口的咬红薯。

下午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爹爹总算还是站在了她这边,并且明确的告诉了唐家,她不同意这门婚事。

她发觉爹爹其实还是很疼自己的,她不该跟爹爹赌气和吵架。

现在唐家已经回去了,而且再不会回来缠着她,她的心里很是高兴。

想到明天邵俊才又会找她,她的心里又紧张起来,同时还有丝丝甜蜜。

她吃完了红薯,就带着这丝甜蜜入睡了。

翌日。

吃早饭的时候,陈文秀吞吞吐吐的向陈正山承认错误,说她昨天不该那么任性。

陈正山当然生不起气来,只是叹道:“事已至此,你也不必说什么了,这桩婚事算是没戏了,你已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我知道,你肯定有你自己的想法。”

陈文秀低着头,心想,难道爹爹发现了她和邵俊才之间的事?

她不敢问,也不敢直视爹爹的目光。

过了一会,她撇开话题道:“花三娘呢?”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秀秀,我在这里。”

花三娘像是刚打扮完毕的样子,头上别着一根带花的金钗,身上带着点点香包的气息,步伐轻盈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花三娘坐在陈文秀的旁边,微笑道:“虽然这桩婚事没成,但也由此看出,秀秀是个很有主见的姑娘,长得又那么漂亮,以后肯定不缺公子哥的追捧。”

她说的话总是比较直接,比较露骨。

陈文秀的脸红了,但心里却很是高兴,因为有人夸她美。

通常,女孩子都比较喜欢别人夸自己美。

没过多久,门外忽然有个人在喊:“秀秀!”

陈文秀一听到这声音,心里立马就紧张起来,因为这是邵俊才的声音。

她心想,俊才怎么这么大胆了,直接来家里找我,不怕被长辈们发现吗?

陈文秀偷偷瞟了陈正山一眼,然后不动声色的朝门外问:“干嘛?”

邵俊才在外面大喊道:“你今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去玩。”

陈文秀闻言,却是把目光转向陈正山,撒娇似的道:“爹爹……”

陈正山笑着点头,扬手道:“想跟他一起去玩,那就去吧,记得中午回来吃饭。”

陈文秀就像得了赦令,脸上立刻浮现喜悦,把碗放下,立刻就跑了出去。

花三娘把手伸向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秀秀……”

陈文秀已经跑出了门,听不见了。

陈正山看向花三娘,疑惑道:“怎么了?”

花三娘把手缩回,摇头道:“没事。”

陈正山心里疑惑,总觉得花三娘这几天有点奇怪,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陈文秀冲出家门,就看到早已等候在门外的邵俊才。

今天邵俊才换了身干净的布衫,相比昨天脏兮兮的粗布衣,今天的他更加儒雅,也多了几分帅气。

陈文秀胸口的小鹿蹦得更快。

邵俊才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兴奋道:“走,我们先去河边。”

陈文秀挣脱了他的手,娇羞道:“不要拉我的手,被爹爹发现了怎么办?”

邵俊才无奈一笑,道:“好吧,我不拉你的手,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陈文秀抿着嘴笑,道:“嗯。”

他们今天来到的这段河堤,不是前两次约会的地方,这里没有那棵温婉美丽的柳树,却有一片散发着芳香的草地,昨夜的湿气还未散去,草地上凉幽幽的。

邵俊才找了块石头坐下,陈文秀也坐在他的旁边,然后两个人就开始聊天。

陈文秀脸上带着点羞涩,道:“俊才,我们这样每天在一起,会不会被家里的长辈发现?”

邵俊才又牵住了她的手,目光看着河面,道:“反正我是不怕,如果我爹知道了这件事,他也拿我没办法,另外,我的姥姥还希望我尽快找个媳妇呢!”

陈文秀有些担心的道:“可是我跟你不一样,我的爹爹管我很严,他可能不会允许我们两个在一起。”

邵俊才笑了,转头看着陈文秀,哼哼道:“你那也叫严?我看一点都不严。”

陈文秀皱了皱眉头,道:“你不是我,你当然不明白,从小到大,我不敢犯一点错误,我在家里都是规规矩矩矩的。”

邵俊才笑道:“那是你的良心在管着你自己,其实,不论你犯了什么错误,你的爹都会原谅你,这一点,你应该自己都意识到了。”

陈文秀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敢让爹爹知道这件事。”

邵俊才凝视着她,神色忽然变得庄重,道:“就算你爹爹真的管得严,他也不能拆散我们,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失去了你,我就活不下去。”

陈文秀怔怔的望着他,似是痴了。

从小到大,父亲爱她,母亲爱她,但那终是亲人之间的爱,跟异性之间的爱还是有所不同。

“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邵俊才的这句话,在她脑海中不断回荡,就像一颗无比真诚的石头,跌进她那天真纯洁的心灵之湖,激起一圈圈爱的涟漪。

她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别人心中是那么重要。

原来邵俊才对她的爱已是这么深了……

她感动得哭了出来,眼睛里盈满幸福的泪水,那么晶莹,就像一颗颗闪亮的星星。

邵俊才眼中也尽是温柔,伸手搂住她的肩膀,深情的凝望着她。

陈文秀知道他要接下来做什么,原本她会本能的拒绝,但是现在,她的身体就像软了一样,只能任由对方抱着,使不上丝毫力气。

其实她心里清楚,她并不是使不上力,而是根本没有拒绝的念头。

因为她也很甜蜜,很幸福。

这就够了。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