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你慢点进太深了 成熟的护士长

王权不在王权不在 2020年04月05日 来源:互联网 237 次 收藏

这一幕恰好被一旁昏迷苏醒的慕白看见,顿时燃起怒意,身子站起,肇事者赫然出现在手中,只见到他一半身也已经裸露出来,还对着马婧姗做着猥琐之事。

“恶心!”

一瞬间慕白快跑,然后身子飞跃起来,利用着右腿趁着他不注意,用力朝着他右脸一脚踢过去!

“咚!”

他脑子里顿时七荤八素着被撞击倒在地上,踉跄的翻滚,剩下两人继续盯着马婧姗精致的脸蛋纷纷露出奸“银”的笑容,道喊着他老大几声没见回应才扭头过来。

“你你你...你怎么醒了?刚才还好好躺在那的!”他伸着手诧异的说道,两腿发软,这是他第一次做这么亵渎的事情,被发现后十分的恐惧,心虚。

慕白话不跟他多说,直接又是一拳朝着他的头锤去,“砰!”紧接着踉跄倒地,另外一个同伴似乎想为他们报仇,手中召唤出武技就想对慕白还击。

可...慕白的肇事者已经速度极快的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他手中松开武技,两腿发软,跪倒在地十分畏惧。

慕白转过身子望着他两手扯着裤子,自己恨不得立刻把他给砍了,然后对着他们拳打脚踢,自己一定不能让她知道,他们朝她做那么猥亵的事情,不然恐怕要委屈死的。

“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们!”慕白手中持着肇事者越发恨意说道,一步步走向他们。

“少侠,不不不,慕白兄,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也是鬼迷心窍啊,而且不是还没做到吗,你就放了我们吧!”

“是啊是啊,我们甚至连碰都没有碰到,你就放过我们吧!”

“……”

慕白顿时大怒起来,手中持着肇事者大声的喊道:“没做?要是做了你们现在已经尸首分离了!”

三人顿时没有话狡辩,一口劲让慕白饶了自己。

只见到他微微一笑,似乎是想放松肇事者,然后到他们老大看着慕白逐渐的靠近,赫然间拿出小刀朝着慕白伸手用力刺去!

“喝!”

慕白已经猜到了,霎时间伸出左手把准备已久尖锐的寒冰狠狠的刺入他腹部,冰锥直接穿过他的身躯,流露出大量的血液!

只见到他两名手下对望着,达成一致,手中抓着利器朝着慕白刺去,劈砍!

慕白刚刚把他给推开就发现他们两人的动机,一个侧身躲避他的劈砍,但这个刺击自己实在是躲不掉,只见到他小刀直接插入慕白肚子左下一点,没有命中重要器官!

“啊!”

顿时间他起了杀心,肇事者赫然间发出强烈的光芒,“唰!”顷刻间它剑刃直接朝着他身躯切砍而去!

“噗嗤!”

“镗!”顿时间另外一个伙伴松开了利刃,两腿颤抖着,因为有一寒冰就顶着他自己的额头!

慕白有一些虚弱,赫然拔出小刀,用着冰块在自己伤口上结成一块抵住了血液不再溢出。

他有气无力的瘫软在地面上,面容惨淡煞白,两手合十跪在地上说道:“大侠大侠,不要杀我啊,这是他们的事情我除了看她什么都没做啊!”

慕白微微振作起身子,然后使用着肇事者架在她的脖子上说道:“好,那我问你几个问题,我就可以不杀你!”

“好好好,大侠你问,你尽管问!”他似乎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激烈的说道,感受到肇事者强劲的力量,压得自己脖子生疼!

慕白蹲下身子两眼看着他问道:“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是怎么昏倒的?”

“额...这。”

“说不说?”慕白稍稍挪动长剑。

“说说说,但这事情我告诉你你也不相信啊,我们也是刚刚来到这里的,来的时候就看见你们两个躺在这里昏了过去。”

“你在撒谎!”慕白朝着他呵斥道。

慕白怎么可能会相信他说的话,自己明明是穿过光屏的,怎么会昏过去呢?

“我...我真的没有说谎,我们才来这里不到十分钟,什么都没做你就醒来了!”他欲哭无泪的样子看着慕白,好似自己猜中了一样,他真的不相信自己。

纠缠这个问题也无果,慕白便继续问着他说道:“好,那我再问你,马俊他去那了?你们不是一直跟着他的吗?”

他犹豫了一下,担惊受怕的紧张着说道:“我三人和马俊从哥布林场地上一路朝暗处逃跑想借此让它们除掉你们,可最后发现你与哥布林打得难解难分,于是马俊就吩咐我们趁着哥布林不注意继续偷着矿石,而他一个人至于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慕白两眼盯着他看,从眼神里没有看出心虚,然后讯问矿石,顿时间他赫然拿出许多金矿,看样子是哥布林哪儿的金山。

然后抽起肇事者,两眼看着他,逐渐的后退,左手凝起一根寒冰,害怕他忽然间反水,能让自己第一时间击杀他!

随后来到马婧姗身边,用着手推着她,一声声喊着她名字,顿时间马婧姗紧皱着眉头,“嗯哼...”她略显痛苦带着抚媚的声音发出,逐渐的睁开眼睛。

慕白欣慰一笑。

“那个女人你最好与她拉远关系,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此时警告慕白说道,听起来颇为自信。

慕白单单回头看着他。

“你不相信我?你才来这多久,与她相处多久,就连从小照顾她到大的叔叔都敢杀,她这个女人有什么是狠不下心的?她的城府要比你想象的要深很多!”他狰狞着面容喊道,看样子得知马婧姗醒来似乎也已经释怀了。“你会后悔的,我在地狱里等着你!”

瞬间便割颈自杀了,瘫倒在地上。

“好了,省得我动手。”慕白完全不在意的说道,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马婧姗逐渐的醒来,张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慕白。嘴上露出笑容,雪亮的牙齿玲珑般的声音说道:“太好了,还有你在!”

慕白伸出手扶起她,然后左手按压着自己伤口,忍住疼痛。

“你怎么了?”马婧姗一瞬间着急似的看着他,用手别过他衣裳看到他用手按压着肚子,上边还有为了止血的冰块。“你受伤了?来,给我看看!”

紧接着她便忙活起来,慕白举起两手任由她操作。

她撕扯来绷带,然后解开冰结,用着布条缠绕着他伤口,简单的包扎。

慕白低头看着悉心照料自己的马婧姗,她真的会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魔吗?

但是在现在,马婧姗给慕白的感觉是那么的温柔,就算一直在装,可在早些时候明明可以撕破脸破,自己还是相信她说的话。

“你傻笑什么?”马婧姗在他身前两手绑着绳结,嘴角微微一笑没看他说道。

然后慕白便开始正眼看着她口中有一些无奈,自己并不知道之前的事情是真是假,很可能那些都只是幻境呢?

“哎...我们不是穿过光屏的吗?怎么回到这里了?!”马婧姗环顾四周说道,还没有反应过来此时的场景。

慕白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能够确定了,她是和自己在一起的,但是怎么会回到这里,张望一下,看到洞口。

这还是没有玉石,看样子是被人拿走了,只留下一个黑漆漆的孔洞,从边缘下还流露出不小的水流,随着渠道流入水潭中。

慕白缓缓靠近这个洞窟,走了几步与它有一段距离,顿时间看见里边全都是水,宛如是一个水池,至少所看见的地宫已经不见了。

“啊...这,这怎么会有死人?”

马婧姗诧异的惊叫道。

“猜到了!”慕白嘴角一笑说道,自己已经想好应付她的台词,自己刚才已经粗略检查过她的身子,并没有任何扒开的痕迹。

也让自己和她放心一些。

“你真傻,刚才我可是又昏迷了啊,这么好的时机,真是不懂得把握!”马婧姗坐在地面挺起身子望着慕白说道,要知道她脚还有水泡,地面上都是泥土,这么踩上去先别说疼,会不会感染还是一个问题。

看样子还需要慕白背着她了。

慕白通过孔洞张望了一下,脑子里回想着嘀咕道:“会不会我们根本就没有进去过?”

过了一会慕白把他自己所想的事情告诉给马婧姗听,也不得其解,索性两个人都没事,现在还是回到了最初的地方,早知道就跳水潭了。

这就不会有这么多奇怪的事情。

慕白越问她情况,然后做好潜水的准备,接下来恐怕要在水中将近半个小时,不知道能不能到达。

寒意对于现在的慕白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而马婧姗就不一样了,本身体质就是寒冰,然后做好准备后,慕白抱着她一个,“扑通!”扎入了潭水中!

一瞬间冰冷的寒意通透全身。

慕白面不改色,与着她逐渐的潜下水潭之中,肇事者出现在他手中,顷刻间挥动着能量,长剑犹如潜艇似的充满动力,他单手搂住马婧姗在怀中,防止冲散。

潭面的光芒逐渐的暗淡下来,越往深处潭水越冷,“晃!”就在此时马婧姗手中拿着光石照明着道路。

慕白顿时有了视眼,面部微微一笑,然后越发向下行驶!

就在水潭面上,从洞口中一双通红的眼眸闪烁着,然后随着水流也一同落下了潭中。

很快他们两人就来到了潭底,慕白有着经验,很快就找到出路,肇事者带动着他们在水中前进。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王权不在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