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棒夹住不许掉 下面小嘴老想吃东西

代号4233代号4233 2020年04月15日 来源:互联网 1132 次 收藏

北京雾霾太大,铺天盖地的,陈深相机里模糊的一切,没有丝毫美感,他翻看了里面的照片,面无表情地把相机放进包里,理了理口罩,慢慢走路回租住的四合院。

路上人来人往的,个个行色匆匆,行道上车头对车尾,一眼看不到终点,加上没完没了的雾霾笼罩,心情好不到哪去。

但这是北京,心情是这儿的人最后才考虑的,甚至不考虑的。因为竞争太大了。

拮据的生活,没完没了的工作,一批又一批新出炉的大学生,不,大学生已经是正常了,是一批批研究生甚至更高学历的毕业生,他们可能随时替代任何一个人。

吃青春饭的,靠实力的,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不小心就会死在沙滩上,大部分人只有拼命工作,保住自己被虎视眈眈的位置,情绪是有,不过不重要。

陈深刚刚从法国回来,直接来了北京,连家都没回,确实,他有所图谋。

只不过他感受到北京特有的紧张匆忙,竟然很乐呵,毕竟这些人都没有像他这样自由。

研究生毕业后他就四处旅游,做自己爱做的。

美食,摄影,他的挚爱。

从中国到日本,从英国伦敦到法国巴黎,慢慢走,慢慢游,拍了不少照片,有些刻意拍的,竟然不如随手的惊艳,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参加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摄影大赛,运气不错得了些奖,打出了些名声,奖金也刚刚好维持生活。

学了不少美食做法,一时兴起参加了美食大赛,得了不错的名次。

因为大学后常年锻炼,脱胎换骨得了张好皮囊,一副好身材,有时候穷困潦倒去做导游翻译,竟也收获不错,如果国外这些美丽的女人不给他抛出一夜风流的橄榄枝就更好了,他对这个真不感兴趣。

法国的摄影展是他朋友办的,谈不上有多好的关系,但总归不差。

朋友要和他合作,他也欣然同意,最后卖出了几幅作品。没有朋友那么兴奋,陈深突然想回国。

在外面漂泊的人,总要归根。算算,从毕业开始到现在,四五年了,除了逢年过节必要回家,他都宁愿呆在外面,至少比家里自由。

爸妈那种无法言喻的愧疚和哀伤让他很烦躁。

回来的时候许言打电话给他,要去接机,他推辞了。

原本打算悄悄回来就好,但鬼使神差地告诉了许言,不是想要他接机,只是觉得有必要告诉他。陈深不是很想看到他,但不是因为厌烦,只是觉得,还不是时候。

他来北京,另有所图,图一个人。

陈深慢慢晃到了租住的四合院,一路上都有人笑着给他打招呼,他也笑着一一回应。

这四合院是一个朋友家的,虽然是朋友,但一码归一码,房租还是要给。

其实说到底还是,这朋友真的只是朋友,普通朋友,仅此而已。

“我听说你回来了?”——棠文清

“嗯。”——陈深

回复了消息,陈深盯着发件人名字看了一会儿,突然轻笑一下,把手机关了。

他原本不打算回这个人的,甚至还信誓旦旦给自己陈诺,不过看来,本能比较强大。

从包里掏出另外一部手机,点开通讯录,里面的号码大多数是摄影的或者美食的朋友,没有什么可以联系的,用手指慢慢往下滑动,到许欢名字的时候停住了。

他想了一会儿,似乎在斟酌,然后点开,打通了电话。

陈深:“喂,许欢?”

许欢:“嗯……陈深?”

“哈……没错,是我。”

“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你呢?”

“差不多。”

两人沉默了,似乎在酝酿该说些什么,但太久没联系了,是六年,还是七年?

陈深先开了口:“我在北京,出来聚聚吧。”

“你怎么知道我也在北京。”那边调皮地笑了笑,“真是缘分,我今早刚到。”

“这说明上天觉得我们的友谊可以再拯救一下。”陈深玩笑地说,时隔多年的交流,他全身心放松,不需要刻意,很舒服,是因为时间磨砺了,还是别的东西,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也许吧。”那边说的很轻,他没听清楚,只听见那边又说:“定个时间地点吧。”

“我刚回国,不太熟悉。”陈深解释。

“你可以慢慢走走看,我下午三点会处理完事情,我相信你会给我一个不错的推荐。”许欢建议他:“市中心有几家不错的,你可以去看看,我没去过,也许这次能见识一下。”

语气有些夸张,不过她说话温和清脆,不会让人反感,反倒觉得有意思。

“会的。”陈深顿了一下,“那就这样。”

“嗯。”许欢电话那边有人叫她,说了再见,她就挂掉了电话。

陈深盯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脑子有些空,什么也不愿意想。

在房间里躺了半个多小时,看看自己近期拍的照片,人,景。

没有什么让他此刻心情波动,他随手抓了抓头发,拿上东西,直接出了门。

刚踏出房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礼貌地和热情的左邻右舍的老人们不时说几句话。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代号4233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