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添女主下面的小黄文 男主是太子的东宫宠文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26日 来源:互联网 896 次 收藏

“回家?苏挽歌,你好意让我回家?你背着我干了些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他那厌恶的语气让人感到陌生,墨黑的眸子里带着丝丝冷冽。

但夜司爵越是这样,坐在一旁的夜绍明则越是满意,他就希望夜司爵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水杨花的苏挽歌。

苏挽歌一把跌坐进了沙发里面,电话里面夜司爵的每一句话都刺耳的让她心如割一般,她不敢相信这是夜司爵说出来的。

不断摇着头喃昵道:“夜司爵,不是你对不对?这话不是你说的对不对?是不是有人逼你说的啊?”

手紧紧的抱着沙发上的抱枕,她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蜷缩在了一起,这样子说话的夜司爵,就好像是见时的夜司爵,字字诛心。

苏挽歌的胡话让夜司爵皱了一下眉头,但也只是一瞬间,就在夜绍明都未察觉之时,他就很快的隐没了自己的感。

轻哼了一声,夜司爵提高了声量说道:“行了!正好我们还没结婚,你要是想跟夜瑞在一起,你就去跟他过吧!想念由我抚养,你自由了!”

“不,夜司爵,我不是,我已经跟他扯清关系了!”一下从沙发里站了起来,苏挽歌失去重心的跪倒在了地上,她的隐隐作痛,心则更是如绞一般。

但是那边除了忙音就再无别的回应,手机已经自动弹出了对话框,屏幕随着电话的结束也随即黑了下来。

握着手机,苏挽歌枉然的看着地板,耳边夜司爵的话像是咒语一样不间断的响起,她不敢相信夜司爵就这样带着想念离开了。

捂着肚子,此刻的她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她重新将电话拨给了夜司爵,嘴里还不断喃昵着:“对,我要告诉夜司爵,我怀孕了,我要告诉他……”

手忙脚乱的打开了最近联系人,她打算再拨一个电话给夜司爵,但是由于过于匆忙她都没注意自己按得是夜瑞的名字。

将手机贴在耳边,她握着拳头敲打着自己的小,脑子里慢慢梳理着自己要说些什么,比上一通电话接通的要快。

苏挽歌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留给对方就开始哀求着:“夜司爵,你不可以抛下我,我怀孕了,你不是说想要再生一个陪想念吗?我现在怀孕了!求你了,别抛下我好吗……”

再也没办法坚强了,她一想到夜司爵要放她自由她就觉得恐怖,好像是坠入了无底司爵渊一般,她现在只想挽回夜司爵的心。

整个人都楞在了原地,夜瑞听着苏挽歌那悲伤的声音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没想到事居然严重到了这个地步,自责一下笼罩着他的心。

见对方不说话,苏挽歌以为夜司爵是被打动了,她赶紧继续保证道:“夜司爵,我真的和夜瑞没有关系,今天我已经改了合约,我不再做他的设计师了,你回来好不好?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哽咽的说着这些话,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一颗多汁的葡萄,眨眼间不断的有泪花滑落下来,越哭她越觉得悲伤。

屋子里静悄悄的,除了她的哭声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电话那端也是静悄悄的,苏挽歌悲伤夜瑞更是心疼。

他没想到自己的出现居然破坏了苏挽歌平静的生活,这本不是他本意的,现在变成了这样,他简直有些后悔起自己的决定。

“对不起,挽歌……是我。”声音有些沙哑,他原先好听的声音被掩盖在了那司爵司爵的愧疚之下,那双灰的眸子里现在全是浓郁的悲伤。

像是拿到了烫手的山芋一般,苏挽歌迅速甩开了手机,夜瑞的声音像是地雷一样轰的她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反应过来时,她也不说任何话,就直接果断的将电话挂断,快速抹掉了两颊的眼泪,她还有些缓不过神。

她分明就记得自己是打给了夜司爵,但却不明白怎么最后拨给的是夜瑞,拍了拍自己受惊的心脏,她重新将电话拨给了夜司爵。

再三确认了两三遍名字之后,她才敢将手机贴像了耳边,然而这一次却是比夜瑞那通电话更让她失神。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中英文互换了好几遍,句句都在提醒她夜司爵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不敢相信的看着屏幕,她手划过屏幕喃喃道:“夜司爵,接我电话啊!我怀孕了,你不回来我怎么办?”

然而已经关机的夜司爵肯定是听不到这段话的,他在听完苏挽歌电话之后,就无所谓的将电话关了机,耸耸肩对夜绍明说道:“她还在我面前装无辜,哎……”

“我早就觉得这姑娘不简单了,哼,还好我识破的早,不然你恐怕就要被她于鼓掌之间了。”已经被别人于鼓掌之间的夜绍明还在暗自庆幸着自己的明智。

或许是因为年龄的见长,他早已经没有年轻时的谨慎和明智,一旦眼前听到或看到些什么,他就立马回信以为真,而这一点,崔媛希早已经琢磨透了,袁浩也不遗余力的利用了这一点。

点点头,夜司爵没有反驳夜绍明的话,目光看向了二楼,他欠身离开了沙发,指指二楼道:“我去看看想念,她没有离开妈妈的力,这会应该有些苦恼了吧!”

“去吧!”没了苏挽歌在场,夜绍明对着想念的度也好多了,虽然还是没有过于亲近,但至少不排斥了。

楼上想念的房间被布置成了一片粉,这可都是方嫣然亲自替她布置的,由此不难看出方嫣然是多么喜欢想念。

然而坐在这漂亮的像公主一样的房间想念并不怎么开心,眼前堆满了她喜欢的乐高玩具,她不野不过是手在上面轻轻的滑动,但无论旁人怎么哄,她都不想动手玩。

“想念,我的乖乖,这是怎么了?”很少见到想念这愁眉苦脸的样子,方嫣然都快急死了,她拼命的摇晃着手中的玩具,想吸引想念的目光。

像个小大人一样,想念坐在自己的小凳子一动不动,面对玩具的也是毫无反应,撇着自己的小嘴,满脸低落。

即便是夜司爵走了进来,想念也只是微微的撇上了一眼,平日里那甜甜的呼喊声也隐匿在了沉重的空气里头。

“阿,你们先出去,我哄哄她!”夜司爵席地坐在了想念的旁边,他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既心疼却又觉得可爱。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