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下奴甜甜萱诗桂桂 欺你欺上瘾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4月23日 来源:互联网 1029 次 收藏

如果她现在能看到少年的话,一定可以看见他眼中的坚定不移,为了自己决定烨烨生辉。

苏可正一本正经:“姐,我准备报考军校。”

“欸?为什么?”苏蕴好奇,“你之前不是没有这个打算吗?”

“因为啊,因为我不想再受你的照顾了。”苏可正松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做了一件错事,想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弥补,不然我会很难过。”

苏蕴在电话那端轻呼一口气,想到上次发生的事给他带来的打击,真是巨大的,也许人生就从此发生了转折。

“好吧,既然你决定好了,那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你也别太累了,不要给自己施加太多压力。”

眼前浮现出温厚和暖的年轻人的面庞,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做错了事想要自己去承担,承担不了也想做一些身体力行的事情来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

“嗯,姐姐我知道啦。”苏可正笑了笑,说了声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秦执在一边听到他们的对话,想到这件事给少年带来的巨大打击全是出自自己的手笔,心里一刺。

苏蕴握着手机不免失落起来,军校的审查很严格,发生了那样的事,怎么会查不到。

恐怕少年的一腔热血又要白费了。

她咬了咬牙抬头对上秦执宠溺的目光,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想和他说话,却不得不问他:“秦执,那次车祸,你处理的怎么样?”

“放心吧,没事的,不会留下痕迹的。”他的话明明是安慰她,听起来却像安慰自己,告诫自己没事,没有人会发现的。

“真的?”苏蕴眸光闪烁,眨着晶莹澄澈的眼睛问他。

“恩?你不相信我?”他的语调轻柔,嘴角轻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苏蕴,我想请你帮我一件事。”

苏蕴下意识的感到奇怪,他能有什么事需要自己帮忙,语气还这么诚恳。

她诺诺的开口:“你先说什么事,我再考虑帮不帮你。”

秦执俯下身,捏着她柔嫩的小脸“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

“我?只有我?”出奇的,她竟然有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他看着女人的呆呆的反应觉得好笑,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恩,只有你。”

“苏蕴,为我生个孩子吧。”他沙哑的吐出这句话,却看到女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变得惊慌起来。

难道是自己吃避孕药被发现了,但又不直说,所以旁敲侧击?

她攥了攥被子,指节泛白,“我不想那么早要孩子,况且,我还年轻。”

更何况自己还在上学,要是大着个肚子在学校里的话,同学们该怎么看她。

苏蕴摇了摇头,在心底苦笑,这是什么荒唐的请求。

男人见她这幅可怜的模样,心里泛起酸楚。

虽然自己也很想要孩子,但是既然她不愿意的话,再等等。

等到她毕业,安心的呆在家里做她的少夫人的时候。

秦执低低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一直在吃药吗?很伤身体的,以后我吃药吧。”

苏蕴听到后半句顿时松了一口气,捂着嘴笑意却从眼睛里跑出来,“我怎么没听说过还有男人吃的药?”

男人笑了出来,伸手刮着她的脸蛋:“你不知道的还多着了,放心吧,我以后会尽量克制的。”

嗯,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

这句话说得真好,没错没错,一定要克制!

“恩,那就好。”她的脸上再度扬起微笑,“我睡觉啦,你要出去吗?”

这个女人脾气真好,明明之前还那么生气,现在不用哄就好了,真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才能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小媳妇。

秦执似笑非笑的看着已经钻进被窝的她,露出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

“我走了,可不要想我哦。”滚烫的薄唇落在她的额头上,“要是想我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就算我参加世界顶级会议都会接的。”

苏蕴嘟着嘴歪头不看他“谁会想你啊。”

她并不是不想他,有时候会做着一件事,做着做着就会发起呆来,想到他对自己的呵护宠爱,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有时她也会多想,哪怕一个眼神,她都会在心里犯嘀咕,是不是哪里又惹他不高兴了。

“你回来的时候带一份桂花糯米藕给我。”苏蕴躺在床上嘀咕,“要是很忙的话,就算了。”

“你喜欢的话,为什么不让厨师做?”秦执目光带着笑意“苏蕴,这是你的家,你想要什么可以直接让他们去做,不需要自己去,也不要怕麻烦别人。”

苏蕴心尖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自己的家?吗?

秦执蓦然升起一阵心疼。虽然她从二月中旬就住进来,到现在四月中,足足有两个月的时间,即使他们越来越亲密,越来越习惯彼此,但是她从来不把自己当做女主人。

也是,她毕竟是少夫人,家里还有一个老夫人。

她一直很尊敬长辈,连王妈都一并尊重,所以她几乎不会差遣王妈为自己做什么事,也不会随心所欲,因为怕叶琳会不理解年轻人的东西,所以她每次有什么事情,秦执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对象。

但即使是他,也隔着十岁的距离,无法真正的心意相通。

秦执披上衣服不舍的蹲在床前捏着她的脸,“苏蕴,你太过在意别人的感受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为了养你啊,你可以尽情的花,如果看什么地方不合心意,你完全可以改造他,不需要过问我的意见。”

苏蕴情不自禁的感到心里一阵温暖。

可是她却淡淡的对他说,“秦执,你不懂。”

她的话轻若羽毛,在他心里却占据着极大的重量,让他不得不酸楚。

是啊,他可以一眼看透她,可是却不懂她。

就像她的画,很好看,可是说不出哪里好看。

秦执声音低沉“我也想懂你,可是你把自己包裹的太严实了,你都没有对我说过你的童年,就算生气了也说自己没事。你是我最爱的人,我很想走进你的心里。”

他的话仿佛带着一股魔性,苏蕴怔怔的看着他,伸手抚上他的眉心,目光温柔。

我很想走进你的心里。

听起来是一句很美的情话。

其实,他们两个人何尝不是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恪守着自己的心事,从不轻易的告诉对方。

虽然她尽力的告诉自己,让自己适应这个身份,可是心底始终保持着一份小心翼翼,也许,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让自己放松起来。她有时候很羡慕程可可,可以无拘无束,高兴了就笑,不开心了就闹,不用顾忌对方是谁,在什么场合,只坚持着自己开心的原则。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她从小就学会看父母的脸色,从来没有依赖过一个人。

因为苏蕴知道,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她从来不敢放松自己,更别谈放纵。

懂事的孩子,最让人心疼。

看着秦执期待而又隐忍的目光,她的心里忽然触动了一下,对着他扯动了嘴角,“秦执,我知道啦。”

秦执这才舒展了眉毛,“我走啦,好好休息。”

苏蕴心里一阵柔软,忍不住提醒他“别忘了帮我带桂花糯米藕。”

男人低低一笑“我不会忘记的,小吃货。”

房门被轻轻关上,苏蕴缩在被子里期待自己的美食早点回来,想到这里,肚子忍不住咕咕的叫了起来。

算了,还是先睡一觉,说不定睡醒了,他就带着好吃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呢。

秦执正准备去公司一趟,尽快完成程家的收购方案,让霍深和徐千利看看,他秦执,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被吓倒的人。

被打压,被恐吓,而变得战战兢兢,从来都不是他的风格。

特别是出于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秦家要是表现出退缩软弱,以后更是抬不起头。

迎难而上,才是他的一贯风格。

他上去那么久,不知道有没有和苏蕴商量要孩子的事情。

叶琳一边觉得自己心急,一边又想要早点有个小家伙能陪陪自己。

看着秦执面无表情的从楼上走下来,细看之下,他的脸色比第一次下楼拿东西的时候好了许多。她实在忍不住凑过去问秦执,有没有和苏蕴说啊,她是怎么回答的。

秦执再次点燃一根烟,缓缓地吐息着:“她说太早了,还不想要孩子。”

叶琳不免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但是想想也是,现在的小女孩,哪一个愿意很早就要孩子,把自己的青春拴在孩子和家庭上面。

“妈,您别着急,我们从认识到现在也才五个月,再说了,她还有一年的学业,一边上学一边怀着孩子,也太辛苦了。”秦执安抚着叶琳,虽然他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一个孩子。

“哎,那就等等,最多还有一年。”叶琳嘴上虽然这么说,面上却有不掩的失落,忽然眸光一亮,“欸?!这孩子需要十个月才能生产,也不一定要等到她毕业了才能受孕啊,怀着孩子三四个月,去拍毕业照都看不出来。”

秦执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人想要孙子都到了这个地步,连几个月的时间都不放过。

“那您就好好算算。”秦执含着烟一脸哭笑不得“算好了告诉我,我严格按照您的指示执行,一个月都不放过。”

“哼,你脑子那么好使,还让我这个老人算。”叶琳站在门口看着秦执钻进车里,转身回屋拨通了秦念的号码。

这小子就会糊弄自己,从二十几岁让他结婚,一直拖到三十岁,要相信他的话,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无论如何,一定要让苏蕴重视起来。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