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雨萱校花的秘密全文 师兄不行太深了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3月01日 来源:互联网 1425 次 收藏

吃着碗里的饭,虽然宁致远对于外卖的口味早已麻木,不得不说,爷爷叫的这家外卖的味道还是很可口的,竟然感觉到一丝家中的味道。

爷爷似乎是没有什么胃口,只是简单的吃了几口就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宁致远。

宁致远似乎饿了一天,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的吃过饭了。从不上班以后,一个人吃饭更是草草了事。

感觉到爷爷炽热的目光,宁致远抬起头看向爷爷。宁爷爷双手撑着桌子,蹒跚着走到沙发跟前,边走边说道:“小远。你不用瞒着我,我已经知道公司的事情了。”

话音刚落,宁致远正咀嚼着饭的口停了下来,扭过头看向宁爷爷。

宁爷爷脸上一脸平淡,靠在沙发上,双手平放在双腿处,眼睛直视着前方,知道宁致远正看着自己,更是面不改色道:“公司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吗,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发展,都不能太过于彰显了。当然这不是公司出事的最主要原因,而是公司中的漏洞早就存在之久,而我也没有告知你,其实也是想让你明白一些道理,对于工作,可舍可求。人活在世,不是什么都能够紧紧攥在自己手中的。”

宁爷爷说了一大堆,宁致远到底听进去多少,宁爷爷没有去问,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孙子不会就这么自甘堕落下去。

宁爷爷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小远,对门的那个姑娘,你没有和那个姑娘好好处处吗?”

宁致远顿了好一会儿,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相处了一段时间。”

并不意外宁致远的回答,宁爷爷接着问道:“那后来呢?”

“分手了。”宁致远如实回答。

“哎。”宁爷爷叹了一口长气,像是有些可惜宁致远最后的这个回答。

此时的我,正在坐在桌子跟前,看着网友们对于网文更新的评价。新书的连载效果似乎看起来还比较乐观,而这也是我所没有所料到的。

似乎不要太在乎结果,将过程做好了,那么自然而然就会水到渠成。

良主编建议我乘胜追击,每天多更几章,稳固粉丝基础。可是我要忙着每天的打工,没有多余的功夫精力花在更文上。主编说我当初打工只是单纯的想体验一下上班人群的生活,现在体验也有一段时间了,可以放下来,安心搞创作了吧。

可是我对于每天定时定点的打工,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再次让我回到之前让我现在想起来有些浑浑噩噩的日子中去,我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莎莎说我就是多想了,更文大不了每天多更两章,时间不够就挤出来,就不信,多更一文的时间挤不出来。

于是,在工作间隙,我满脑子都在构思文章,与客人打交道的时候,有时候都忍不住吐露出几个人名和故事情节,闹得让顾客有时一脸懵逼的看着我。

都以一副看神经病的神情看着我。

小贾问道:“你干嘛呢,一副无精打采又神经兮兮的样子。”我快要脑子被轰炸了,说道:“我太难了。”

小贾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只是摇摇头接着干活去了。

晚上回家,接着趴在桌子面前码着字,同时深深感叹人生的不易,自己选择的这条路就是跪着也要把它走完。

写着写着,眼睛顿时有些模糊起来,睁不开眼,慢慢的就趴在了桌子上,

梦里梦到我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宁致远,看着脸上一点血丝都不见的宁致远,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十分沧桑,虽然空有一副好皮囊,但是双眼无神的他,此刻看起来就像是空架着一副躯壳,毫无元气可言。

二人面对面,相对无言,我看着对面的宁致远,双眼顿时湿润,走近宁致远,抬起头鼓足了劲,朝着宁致远的脸上就是一巴掌,响亮清脆。

宁致远没有躲避,眼神呆呆的看着我,苍白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了一个红彤彤的手掌印。

我声音有些激动的说道:“这么多天,一声不吭的消失不见,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宁致远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呵,只有这三个字,就想轻而易举的打发掉我。我接着咄咄逼人道:“在一起分开都是你,凭什么都是你说了算?”我似乎有些赌气。

宁致远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毫无面部表情。此刻的他看我就像是看一个笑话。

我往后退了退,声音颤抖的说道:“好,我知道了,是我一厢情愿。”说完我就转身离去,宁致远看向我远去的身影,脸上此时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道:“对不起,佳琳,你可以找到属于你的幸福的。”

“佳琳,佳琳,起来了,怎么又是在桌子上睡的啊,你这孩子。快,乐乐要下楼玩去,你赶紧起来收拾收拾下楼转转。”

大冷天的玩什么不好,非要下楼去玩。这小家伙一看就是很少经历生活的历练,完全还不知道生活对于人生的残酷。

和乐乐二人裹得厚厚的下了楼。看着小区外一片银装素裹,许多小孩都在小区院子里嬉笑打闹着。

原来一夜之间,雪下得竟然这么厚了。

和乐乐开始玩起了推雪人。小家伙堆起雪人来可是毫不含糊,一点细节没处理好都要重新做一遍。我说这小子是不是继承了刘佳琪的强迫症,堆了一会儿,有些腰酸,我就直起身子,往小区周围看去。

小伙伴们有的玩着打雪仗,有的在玩溜溜滑。我也在地上堆起一点雪球,朝着乐乐身上打去。

乐乐看到我在往他身上砸雪球,也来了兴致,于是也开始了打雪仗。

跑着跑着,我们就和大队伍汇集在一起互相打起了雪仗,乐乐小的缘故,老受欺负,于是我就担负起了保护他的责任。

玩了好一会儿,有些精疲力尽,于是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一群孩子们继续玩着。

看着这群孩子无忧无虑的玩着,每天似乎都不会感觉到疲惫。也许正值不知年少的时候才是最轻松的时候,但反而小时候的我们反而最想着快点长大。

虽然不知道长大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却会认为长大之后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等真正长大之后,才会发现,那些所谓的自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不过也是在一定的限度内来做,大多数下人们不能真正做到毫无界限的自由。

一个小朋友坐到我跟前,看到我看着前方,问道:“姐姐,你在看什么呢?”

被一个和乐乐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孩子叫着“姐姐”,心里顿时高兴起来,声音有些轻快的说道:“姐姐在看这雪白的一片大地啊。”

“姐姐,是不是长大之后,就不会玩这些游戏了呀?”

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脑袋里竟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我不想太过沉重,只能通俗易懂的和她说道:“因为小朋友长大之后,就会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了,也可以偶尔玩一玩这些游戏。”

“嗯,那就好。”小姑娘像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接着跑到人群中玩了起来。

乐乐玩了一会儿,终于有些疲倦。两个人连爬带滚的走回到单元楼前,一步一步上着台阶。

好不容易爬到自己家门口前的楼梯,刚直起身子上最后一节楼梯时,看见了宁致远和他身旁的爷爷。

原来,梦中梦到的人真的可以见到的。

我两眼呆呆的看着宁致远,宁致远亦是看着我。

身旁的乐乐叫着我,我醒了一下神,接着拉着乐乐走上台阶,与宁致远擦肩而过,打开自家的门,进了屋。

宁致远同样打开门,让爷爷先进,接着扭过头看了看对门。

消失不见的人又突然出现,虽然没有出现梦中时的情节,但是这一幕像是戏剧性的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既感到不真实又有些难以置信。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宁爷爷坐下来,对着宁致远说道。宁致远用抹布擦着桌子上的灰尘,近一个月的时间,屋内空无一人,房间内已布满了灰尘。

“准备去房地产,从销售做起。”宁致远简短的说道。

“让你从基层做起,恐怕你受不了那些难以应付的客户,不如我拿出积蓄·······”宁爷爷刚说到这里,宁致远就打断了他的话。

“爷爷,不用了,我这次想要凭借自己的双手,看看自己到底能够走到哪一步。”

宁爷爷有些欣慰,自己的孙子虽然平常看起来话不多,但是脑中非常有自己的想法。可也是由于这一点,也造就了他什么也不往外表露,什么苦难都自己一个人承担。

对面的那个女孩,虽然自己不问,但是从两个人的表情来看,彼此还是放不下彼此的。宁爷爷心里想到,对于年轻人的事情,宁爷爷比当事人似乎还要清楚几分,看的比任何人都要透彻。

宁爷爷可是一个过来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