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宠妃高H 呃呃呃好大师傅

懒得换懒得换 2020年04月04日 来源:互联网 1459 次 收藏

东方日升之处,仙山终年云雾缭绕,山中奇珍异兽栖息,乃世外桃源人间圣地。

纯净之至,不容异物入山半步。

一青色素衣男子置身于漫山遍野山茶花中,俯身采撷茶花。山间晨雾浓厚,染湿男子一身青衣。

数只小巧竹鸟衔篮飞绕他身边,清脆鸟鸣更显山间空灵。

不闻人间烟火,更不问人间疾苦。

晨雾颜色微变,青衣男子纤瘦手指微顿,直起身来。

天边蹁跹飞来一只青鸟,落于他指尖。

“连我都不让进来,你这仙山是藏了什么绝色美人儿吗?”

青衣男子对这轻佻嗔意不作回应,素净的脸上毫无表情,“近日山下血腥味愈浓,闻着不舒服,索性封山了。”

声音也是温雅淡宁,如同这漫山素白山茶花,纯净清灵,却不近人情。

“难得大家都来人间玩儿了,你跑这儿种什么茶呀。我都无聊死了,你也不陪陪我~”

青衣男子收回手,任青鸟浮在空中扑腾,继续采茶花。

“瞧这人间乌烟瘴气,没劲透了。前些日子去找乎戎,他跟西边一圈人打得贼欢腾,还不带我玩儿。”

青衣男子沉眸。

青鸟不依不饶,“希言哥哥~好哥哥~你再不理我,我会死的~”

“我不是你好哥哥。”希言抬眸,眉目俊秀较人间男子多几分温柔恬静,令人十分舒服,情不自禁想贴近,但那润泽的淡唇说出来的话又划清了距离。

“你不就是找不到他吗,成天作妖。”

好了,现在又多了几分刻薄。

“时机到了,他自会出来。时机不到,你即便找到他也不会看你一眼。”

青鸟安静下来,兀自飞了几圈,那慵懒声音便又传来,“别这么一针见血啊,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啊。”

“睡了几百年了还没睡够,他怎么就不像你一样儿嫌血味儿恶心呢?”

希言眼里青光忽现,青鸟迸散成一团青光,散落空中渐渐消失。

终于安静了,希言眼梢青痕渐褪。

李国重鸾殿中,泓襄窝在金丝狐裘圆榻里,抱着青鸾正发牢骚,守灵突然给强制扔了回来。

朦胧晨光中侍女们轻推开门进来服侍,发现往日本应还在睡觉的神君床上空无一人,再向里边屏风后面走去,被衣衫凌乱抿着嘴闹脾气的陵光神君吓了一跳。

而此刻在西边儿跟人类打得欢腾的乎戎早早醒了,着一身镶金劲装负手立于大堂之上,壁上是一宏雕漆墨龙盘踞图,手边桌上沏有茶,雾气升腾。

堂下中央有一八尺高大笼,用黑布裹得严实。几个西域之人奇装异服,神色古怪坐在一旁。

乎戎转身坐下,翘起腿,“想不到西域之人也会信奉东方神灵,有趣。”

他轻笑,端起茶盏,轻嗅茶香。

座下一人开口,“谁又会料想到天上之神也爱人间清茶。”

口音别扭,却偏咬文嚼字。

乎戎轻掂茶盏,饶有耐心地看着杯中茶水轻漾,杯底慢悠悠浮上一根茶尖儿来。

堂下众人互看几眼,以为口出狂言冲撞了这位神仙大人,赶紧掀开笼上黑布,“神君请看。”

笼中有一六尺高的男子,不着寸缕,脸上、身体、到脚上都涂有几色花纹,黄肤黑发,额上缠一圈蓝色头巾。

乎戎顿时失了兴趣,将茶盏放回桌上,撑起手肘,懒懒问道“抓一个蜀山药人来变戏法吗。”

声音低沉磁性,带有一股浑然天成,不容抗拒的威严。

完全不复方才那般豪放洒脱,让人忘了这是镇守西宫之位的白虎将神。

“这一位可是蜀山蛊尸族最新精炼的五花蛊的药人,药性猛烈,很多人求而不得呢,要是往人群里一放,多少人都...”

“丢沙牢里看看。”乎戎不耐烦说完,腾空消失。

几个西域人语塞,好半天蹦出两句本腔话,又挥手招人一起将巨笼抬下去。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懒得换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