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让人看了就硬的照片 三阴焦位置图和作用

八卦小王八卦小王 2020年03月25日 来源:互联网 982 次 收藏

这事儿过去都快半个月了,红柳听了她娘的话这半个月一直在家里绣嫁妆,不管闹腾多大反正不是她的生意,她只在乎吴三郎会不会来娶她。

一开始出了这样的事儿红柳娘觉得吴三郎就算是对红柳没多大心意,可惧怕杜老爷的势也该早早上门提亲。可这一晃半个月过去了,不仅吴三郎没有过来提亲,红柳娘去找杜老爷说女儿的亲事也被杜老爷挡了回来。

他之前对这女儿过于宠爱,一个继女竟然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杜家小姐,惹出这样的祸事。

他亲儿子都知道在当官的手底下夹着尾巴做人呢,就这样的性子这次要是管了以后不定能闹出多大的事儿呢。杜老爷是打定主意撒手不管,红柳娘求了几次没什么办法,她还有一个儿子呢,也怕自己完全失宠,连带着儿子都不好了,也再不敢说什么了。

好在这一天郑氏终于带着礼物上门了,红柳和红柳娘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纳妾!”红柳的声音尖锐的无可比拟?

“纳妾,三郎要纳我为妾?”

郑氏被她吵的耳膜生疼,“不纳你为妾,怎的你是不想进我吴家的门?”

她自然想嫁给三郎,可她要做的是三郎的正妻,而不是一个随意可以发卖任由主母打骂的妾室!红柳看着郑氏,“你说这是三郎的意思,三郎他要纳我为妾?”他竟然要纳她为妾,难道他以前说的那些都是哄她的么?

郑氏点头,红柳娘却不悦万分,“吴三郎只不过是一个秀才而已,我们家红柳也是清白的女儿家,凭什么嫁给他做妾?这些年红柳给了你们家多少银子,我这个当娘的不是不清楚,就想这么打发了我们家红柳?”

“亲家母,不是我说,那天的场景是什么你是没看见,红柳都被人看个全了,我家三郎日后是要做官儿的,怎么能有这么一个正妻?”郑氏道:“而且不论旁的,我家三郎从前也没说过要娶红柳的话,本来就是你家女儿一厢情愿,她一个死囚的女儿,三郎一个读书人疯了去沾她,三郎心善,出了这样的事儿还愿意纳她为妾,你们就该知足了。”

这话谁听了都要气,红柳娘到底吵了什么,红柳没有听见。

她感觉她的心都凉了一半儿了,她一心一意为的三郎居然从来都没想过娶她。有些事情一旦看穿了那所有劲儿都没了,红柳越发心凉的看着跟郑氏吵架的娘,过了好长一会儿她才伸手拉住了她娘。

“别吵了你们,三郎愿意娶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红柳脸上带着僵硬的笑意,又看着郑氏,“我愿意嫁给三郎当妾。”

又一字一顿道:“更会好好伺候婆婆,以后三郎要是娶了正妻,我也会好好伺候她的。”

郑氏没有听出红柳话里的不对,反而是扬起下巴,“早这样就好了。”

红柳娘满脸不忿,红柳呆呆的坐在原地,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吴家和杜家的婚事就这样定了,继女去给旁人做妾杜老爷也没说什么,反正是个祸害,嫁出去他就烧了高香了,反正以后跟他家是没什么关系了。不过因着红柳娘的原因,到底也是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寻思着也是最后一遭了。

杜老爷还是给了红柳不菲的嫁妆,其实后爹做这份上也算可以了,毕竟红柳也惹了这么大的祸。

——

年过了没多久,毕竟红柳和吴三郎出了那样的事儿,也怕在家里肚子就大了起来,再说就是纳个妾,不需要搞多大排场,没两个月红柳就出嫁了,一身的粉红衣裳再加一顶小轿子,就这么从杜家的后门抬了出去。

红柳娘虽然不满女儿成了别人的妾,可到底成亲是喜事儿,还是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衣裳,硬生生挤出了一副笑脸。然而这幅笑脸儿也没称多久,到了夜里的时候衙门里突然来人了,红柳给吴家一家人下了毒。

吴三郎和郑氏当场死了,连带着吴家做工的下人都死了六个。

本地县衙一直平平安安没出过什么大事儿,这一次人命案子一下就死了将近十个!

红柳是在酒水饭菜里下的毒,她自己吃了自己当场也死了,抓不到红柳这个人,那么只能究其家人了。杜老爷作为一个继父虽然没牵扯到里头,可却还是进了衙门,惹了一身的骚不说还赔了吴家亲戚一大笔钱。

这下彻底红柳厌恶了,连带着红柳娘感情都淡了,红柳娘要给红柳烧纸的时候都被骂了一顿,“以后你要还认这女儿就从家里头滚出去!”

红柳娘抱着儿子,哭的可怜。

她突然想起了原先的丈夫走了之后她就汲汲营营想嫁给杜老爷,人是嫁到了,可却没有好好的管教女儿,闹到现在这样的后果。如今人没都没了,再后悔也是不行了,她还有儿子,总要好好过日子。

至于吴三郎一家,主家人死了光,吴三郎的吴家的亲戚,还有郑氏娘家的亲戚,跑来把吴家的财产瓜分了个干干净净,可到最后给这两人收尸却没人愿意。红柳还好,有个亲娘惦记,好歹人给埋了,吴三郎和他娘的尸体都快烂了,最后实在没办法,县衙要收了这个房子,才差人把两人拿席卷给埋了。

吴三郎死了半个月眼睛都是睁着的,到死他也不明白,一个全心全意爱他被他哄着的女人,怎么敢下毒杀了他?

这样一个只关心自己仕途,把女人当工具的男人,到死都没觉得自己错哪儿了。

——

吴家一门都被新纳的小妾给毒死了,这在小地方那可是一件大事儿,一传十十传百的人都知道了,红柳成了有名的毒妇,死了还被人用来吓夜里不听话的小孩儿。

倒是慧娘听了这回事儿心里头有些不舒服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红柳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害死了原主,可真正一个人就这么没了她心里还有些不舒坦,一连还是十人都没了,吴家人虽然可恶,但那些下人却是无辜的,这一下都没了他们的家人儿女要怎么生活?

玄奇朝看这女人发呆就知道她又想的多了,“别想了,这世上每个人都有缘法。”

慧娘却没有搭理他,谁说她现在就原谅他了,之前他亲她那事儿还没完呢。

“之遥怎么没见人”,慧娘寻了个话茬子,来来回回在屋里看了好几遍没有看见沈之遥,“奇了怪了,这么一大清早的他去哪儿了?”

玄奇朝心里有数,但他明白沈之遥估计不想让慧娘知道,便缄口不言。慧娘拿了一张纸,开始写招工帖子,如今医馆的病人多了起来,药材药量也大了起来,不止是如此,总有好些个头大的病人她抱不动,沈之遥又是个读书人,力气都不定有她大。

“想找他写个招工的帖子关键时候人就没影了?”

慧娘对着毛笔和墨水都都大了,凭良心说她字儿还可以,古代的繁体字对着书也能认出来,可偏偏就这毛笔字让人难受,她又没练过,写出来斗大一个墨团连字形都认不出来。写废了好几张纸了,玄奇朝接过了她手里的笔,无奈道:“我来吧,你来念,我来写。”

慧娘看他拿着笔垂着头的样子,牙关咬了咬,最后还是忍了下来,先写招工启事,她两的事儿以后再说。

“得招四个工,不然夜里头不安全”,出了红柳那样的事儿慧娘也把安全放在了她的日程上,她这边生意红火难免有贼惦记。玄三天天不着家,沈之遥文弱书生顶个屁用。

而被慧娘念叨的沈之遥这段时间真的是屋漏偏偏连阴雨。

他原本是在镇上干活做工的,后来他姐开了医馆便在医馆里头帮工。慧娘是个心有成算的,沈之遥既然能读书便要供着沈之遥继续读下去,不止一次的说过这回事儿,沈之遥身为一个男子当然不想一直让姐姐养着,便也想给自己找个活干。

可偏偏刘秀琴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

经过上次的卖假药的事情,镇上大部分的人对她都有个脸熟了。原本是不牵扯沈之遥什么的,可偏偏沈之遥在做活儿的时候就被刘秀琴给看见了,刘秀琴现在知道慧娘是个不好缠的,可沈之遥一个读书人怕什么。

反正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被刘秀琴缠了两三次了,但凡是附近的人都知道两个人的关系了。

刘秀琴本来在村里乃至镇上的品性都已经臭名昭著了,连带着沈家的人也不招人待见,沈之遥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名义上也是她的儿子,于是有些人连带着对他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沈之遥的性子和慧娘有点像,姐弟俩都好强,他虽然有时候去【妙手回春】里帮忙,但平时买书买纸都是花的姐姐的钱,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街边给人写信,以此挣了点小钱。

但如今因为刘秀琴的缘故,很多人都不愿意找他写信了,失去了挣钱的来源,沈之遥非常的沮丧,又很难过,然而更难受的是也因为他的蠢笨,让姐姐遭受了这么多糟心事和麻烦,自己真是无用!

沈之遥一连好几天都很消沉,慧娘看在了眼里,她知道这个弟弟比两个哥哥有良心多了,也很有志气,之前的事情她也不怪他,毕竟年纪小,容易受到坏人利用。

“我瞧着你这两天都不怎么读书写字了,莫不是把学业给荒废了?”慧娘一边整理着晾晒的草药,看了眼坐在一边望天发呆的沈之遥。

沈之遥沮丧的叹了口气,“阿姐,都是我不好,别人说什么都信,以后与你有关的事情,我一定保持警醒,绝不能再被人这样利用了,我……我真是太蠢了!和吴三郎认识了这么久,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八卦小王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