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夜操60岁大妈n次 小龙女与公孙谷主

小榄小榄 2020年03月02日 来源:互联网 1464 次 收藏

“说白了,出身于有权有势家庭的公子哥,与穷苦家庭出身的学生相比,有更大的机会被入取。”

霍尔顿冷笑着揭穿米德嘉德大学招生制度的本质。

海拉尔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却也只能无奈地承认霍尔顿所言属实。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米德嘉德大学是一所私立学校,殖民公司的商业巨头们掌握了校董会的话语权,商人开办学校可不是为了做慈善,通过教育产业盈利还在其次,更关键的是用心经营校友圈,建立一个以‘校友’关系为纽带的人脉网络。”

“这个圈子里的人,要么有钱,要么有权,如果没钱也没权,就得在学术上取得突出成就,总之都是社会精英!”

“米德嘉德大学研究院,就是培养精英的‘摇篮’,有钱有势的子弟当然要比穷学生的起步优势更大,这或许不太公平,然而无论你们喜欢还是讨厌,想在社会上立足,就得接受这套社会法则!”海拉尔正色道。

“财富和权势当然都很好,可惜这两样我都没有。”乔安叹息道。

别说有钱有势的亲戚,他的最后一位直系亲属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海拉尔对乔安的苦恼并不意外,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鼓励道:“既然财富和权势比不过别人,你就只能在学业上多下功夫,设法在简历中表现出自己出类拔萃的聪明才智,比如附上一个原创法术。”

“原创法术?你开什么玩笑!”霍尔顿忍不住插嘴,“瓦雷斯世界的人类从精灵那里学到施法技艺,迄今为止已经有数万年之久,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每个年代都有众多卓越的天才法师涌现出来,这些先辈几乎把奥法领域所有能探索的道路都探索过了,所有能挖掘的细节都挖掘过了,后人想在前人留下的伟大遗产基础上有所创新,变得越来越难,就连奥法学院的教授们都要花费无数心血,才能发明出一个未必实用的原创法术,现在距离报考截止日只剩不到两个月,你让乔安这样的低阶法师搞什么原创法术,不是存心难为他么!”

海拉尔不得不承认霍尔顿的指责有理有据,抚弄着垂在肩头的双马尾,有点心虚地讪笑道:“其实原创不原创的……只是一个噱头,未必真要发明出一个前无古人的法术,在现有法术构型的基础上加以优化,勉强也算得上原创,写在简历里,充充门面还是可以的。”

她这话大概是经验之谈,报考米德嘉德大学奥法研究院的青年法师,普遍会拿这样的所谓“创新”写进简历里冲门面,然而乔安听在耳中,内心却被深深刺痛了一下。

当初在莱顿学院就读的时候,罗尔斯导师最反感的行为就是在学术上耍小聪明,投机取巧,而这种对法术构型进行无意义的调整,强行称之为“创新”的做法,就是罗尔斯导师眼中“学术不端”的典型做法。

比如一个法术,持续生效时间是10分钟,最大射程是100尺,你对这个法术的架构加以调整,改成持续时间9分钟,最大射程110尺,调整前后的魔力能级不变,魔力的利用效率也不变,称之为“优化”都很勉强,又哪来的勇气称之为“创新”?

这种调整纯属拆了东墙补西墙,只能证明你对这个法术很熟悉,是一个“熟练的魔网编织工”,看不出天才的闪光,看不到灵感的火花,谈不上有什么学术价值,更不必说创新。

如果奥法研究者以这样的心态对待学术,说难听点就是一个“混子”,终其一生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如果乔安也采用这种投机取巧的做法粉饰自己的报考简历,首先就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等于亲手糟蹋了自己的理想,更对不起罗尔斯导师的谆谆教诲和在天之灵。

乔安暗自拿定主意,绝不能干这种自欺欺人的勾当!

既然不想走“捷径”,那就只能花心思搞一搞真正具有独创性的法术研究了。

这条路当然不好走,正如霍尔顿所说,好走的路早就被前人走过了,留给后人的,都是深不见底的巨坑,一头扎进去就爬不上来的那种!

不过,乔安还是有点底气的。他曾独立研发出6个1环“神话法术”,虽说不便在公开投递的简历中暴露自己的“神话力量”,至少这些法术的研发经验可供借鉴。

海拉尔见乔安闷闷不乐,就换了个话题,试图化解沉闷的气氛。

“乔安,你打算在自由港停留几天?”

“明天一早就走,搭乘麦克维尔先生的‘水星号”货船,我已经在船上谋得一份‘航海法师’的职位,顺风顺水的话,最多航行一周就能到达米德嘉德城。”乔安如实回答。

“本来我还想带着你在城里多玩几天呢,既然你急于赶路,那就等以后有机会再回来玩,明天一早我也陪你上船回学校,‘航海法师’向来是船上薪水最高的人,船长也得给你几分面子,应该不会向航海法师的朋友收船票钱。”海拉尔笑呵呵地说。

“或许吧。”乔安无法推辞海拉尔的同行请求,只能等明天早上再请麦克维尔先生允许她免费搭顺风船。

“到了米德嘉德大学,有学姐我罩着你,管保没人敢欺负你!”海拉尔自信地说。

“既然乔安明天就走,我一个人留在这鬼地方也没啥意思,反正我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旅行规划,走到哪儿算哪儿,不如陪你们同去米德嘉德城,试试看能否考取米德嘉德大学的艺术学院。”霍尔顿兴冲冲地说。

“就你?艺术学院?”海拉尔嗤笑着挖苦霍尔顿,“你懂什么艺术?臭不要脸的艺术,还是耍嘴皮子的艺术?”

“庸俗市侩的乡下村姑,我懒得跟你废话!”霍尔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眼瞅着这俩活宝又要吵起来,酒馆敞开的窗口突然吹来一股凉风,一只头戴白色水手帽,颈间扎着蓝色三角巾的海鸥径直穿窗而入,降落在海拉尔面前的吧台上。

海鸥挥动翅膀,拍了拍桌上的空酒瓶,抬头冲海拉尔瞪起一双乌溜溜的眼眸,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本文系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文章

更多

发布评论

共0条评论

评论列表

加载中...
  1. 没有

小榄

作者简介

他的文章

随机推荐

标签云